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四十九章 隔壁的叔叔

    第七百四十九章 隔壁的叔叔

    聂妈妈准备去买点菜,为倩倩的初赛冠军庆祝一下。结果刚下楼没走多远就感觉头一阵眩晕,倒在了一个卖书的小亭子旁边。

    小亭子里坐着一个50多岁的老大爷,手拿着一把蒲扇,悠闲的摇着,并且再看着一份报纸,上面正是省内绿色建筑比赛,老大爷还在感叹,这个小女子真厉害,她是学管理的,竟然在比赛中打败了那些建筑设计出身的。

    当有一个小伙子来买书的时候,发现在亭子的不远处倒了一个人,就马上喊到“有人摔倒了。”老大爷也跟了过去,把聂妈妈扶着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并为她倒了一杯水。老大爷看着聂妈妈说到,“看你脸色不好,你肯定是低血糖吧,来。我这儿还有几颗方糖,你先吃着。”

    “大叔,我还有事,我先走了,你照顾一下这位大妈。”这位买书的小伙子看来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

    “小伙子,放心吧。”老大爷摆摆手说到。

    “走,我送你几本书,人老了,难免有一些小毛病,在饮食上要多多注意。”

    老大爷拿了几本书送给聂妈妈,聂妈妈连忙从包里逃出钱递给老大爷。

    “你这是干什么,我女儿去了国外,就剩下我一个人在家,女儿每个月都会寄回来生活费和好多吃的、用的,也够我花大半辈子了,我就是在家闲的无聊,才在这儿看看书,不图赚钱,说了送你的。”老大爷的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有一丝光芒,吐露着女儿带给他的骄傲,同时稍稍皱了一下眉头,妻子离世的早,自己一个人过了这六七年,有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难免有些孤独。

    “你呢,你子女都是干嘛的?”老大爷把目光转向了聂妈妈。

    岁月已经在聂妈妈的额头刻下了深深的痕迹,但她深邃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一看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大美女。

    “诺,就是这个了,她下午回家,我本来打算去买菜给她做些好吃的呢,结果就晕这儿了。”聂妈妈不急不慢的说着。聂妈吗觉得这个大爷不像是坏人,反而有一种亲切感,而且他们的经历如此相似,于是两个人就聊了很多。

    “我得走了,女儿快回来了,有空记得来家里做客,我家在西卜市水街36号。”聂妈妈冲着老大爷笑了笑说再见。

    聂妈妈做了女儿喜欢吃的小龙虾,还有豆豉清蒸鱼。“在房间里整理一些物品的倩倩远远就问道了这熟悉的问道。”老妈的豆豉清蒸鱼永远都是香飘万里。

    “嘿,这小鼻子还真灵。”女儿从小就会说话,每次总能把自己夸的合不拢嘴。

    “来,快坐,今天都是你最爱吃的菜,尝尝。”妈妈为女儿拉了凳子让她坐下,自从女儿工作后,回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每次回家总免不了一桌子好吃的。“妈,您也坐,为我坐这么多好吃的,辛苦了。”聂倩倩拉着妈妈坐下,并且给她还捏了捏肩膀,随后在妈妈脸上一个吻。

    聂妈妈羞红了脸,“哎呀,都多大了。”这是我爱妈妈的体现呀。

    “嗯,我知道女儿最疼我了,”自从聂爸爸去世后,聂妈妈把倩倩当成了唯一的依靠,倩倩总是能带给她温暖,给她安全感。

    正当倩倩要坐下尝一尝好久没有的母爱的味道时。“叮铃铃,叮铃铃”门铃突然响了。

    “妈,我去开门吧。”聂倩倩心里想着这个时候来会是谁呢。

    “你就是倩倩吧。”“嗯,我是,请问您是”聂倩倩一脸懵逼。

    “是隔壁的叔叔,快请进。”不知什么时候聂妈妈已经站在倩倩的身后了。

    “隔壁老王”聂倩倩突然脑子里冒出这样一个想法,不自觉的笑了。也是,这么多年,把这事都忘了,现在自己上班忙,又不能经常陪在妈妈身边,给妈妈找个伴才是正事,这样互相也有个照应,还不用担心妈妈催自己结婚,好办法。聂倩倩看了大叔几眼,一脸慈祥的笑容,看上去不像是坏人的类型。咦,这个大叔还不错。

    “王叔叔快请进”聂倩倩礼貌的说到。

    “没打扰到你们母女俩吧”大爷小心的问到。

    “王叔叔说的哪里话,太见外了,母亲经常一个人在家,王叔叔经常来家里做客,陪我妈说说话,这样也省的我经常挂念。”聂倩倩调侃到。

    “倩倩,说什么呢。”聂妈妈还有点害羞了。

    “这姑娘伶牙俐齿,和我那姑娘特别像,哦,对了,这是我家姑娘去年回家设计的一些对我市的规划设计,绿色环保的,也许对你这次比赛有用。”王大爷小心的从袋子里取出来一些图纸。

    聂倩倩看着这些设计新颖,布局合理的画图,不愧是从国外回来的。

    “谢谢王叔叔,那我先回房了,你们聊着。”聂倩倩向妈妈挤了一个诡秘的笑容就回房去了。

    “这孩子”聂妈妈叹息到。

    “这孩子漂亮聪慧,工作能力强,谁娶了这孩子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她妈妈也不茶,温柔大方,带人热情。”两个人在客厅说的不亦乐乎。

    聂倩倩在房子里看着这些图纸,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这些布局的设置恰到好处,不管是花园,还是休息的凉亭,他都能设置在最闲适最安静的地方,没有一处是浪费的,能给人们带来最大的效益。她似乎从中得到了什么,不由得躺在床上兴奋的打了几个滚儿。

    莫尚谦正在聚精会神的刻着目雕,刻的是聂倩倩和他,他想把他两刻在一起,预示以后永远不分开。这是一种特别名贵的檀香木,散发着微微的香味,他的效果特别神奇,白天闻着它的香味可以提神,晚上闻着香味可以催眠,他想刻好后送给倩倩。倩倩最近老是做梦,睡眠质量不好,希望这个对她能有所帮助。

    想到这儿,他的兴趣更加上来了,不一会儿,就刻了两个人头,这时,一阵敲门声。

    “妈,你怎么来了。”莫尚谦一脸惊奇,妈妈不是前几天刚离开回新川老家去了吗?

    “妈妈要去一趟n地看你小姨,坐飞机经过这儿,顺便来看看你。”

    “儿子呀,你这么优秀,想和你结缘的人一长串,可时间终究是经不起消耗的,这一眨眼。你都三十多了,物色个对象结婚了。我看你身边的姑娘就挺不错的,虽然从小和周家有婚约,但那个周落莉心机太深,做事心狠手辣,对你今后的工作没什么帮助,而那个聂倩倩到是委婉大方,知书达理,又有理想,妈妈很喜欢,她也喜欢你,这样,等妈妈从小姨哪儿回来,就给你两选个良辰吉日,把婚一结,妈妈以后也不用担心你了,和你爸想去哪儿去哪儿,该去过过我们无忧无虑的日子了。”

    莫尚谦听到妈妈这样说,很开心,觉得自己真是个幸福的总裁,不仅出生在这么有钱有势的家庭,婚姻还可以自己做主,人生已足矣。他小时候看过很多总裁的电视剧,虽出身名贵,但大多数婚姻都是父母做主,因此和自己相爱的人一次又一次错失机会。那个时候他还经常感叹,当他和周落莉有婚约的时候,他就发誓,自己的婚姻一定自己做主,和集团没有一点关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