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六十章 想要孩子?

    第七百六十章 想要孩子?

    这天,聂倩倩想去旁边的村子买点吃的,突然被人打晕,醒来之后是全身被捆绑放在一张大床上,并且嘴巴也被塞住,聂倩倩拼命挣扎,想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到底是谁要绑架她,绑架她的目的是什么?这一连串的问题从聂倩倩的脑子里蹦出来。

    她环顾四周,房子里还挺整洁,屋子里的摆设也算奢华,不像是劫钱的,完了完了,难道是劫色的,自己都30多岁的人了,又不是20多的小姑娘,还有人劫色。

    聂倩倩看见床头放了一把刀,于是拼命的把手移向那把刀,打算割断手上的绳子,趁机会溜走。上天总是留给你一丝希望然后彻底的把他磨灭。手刚刚碰到刀子,刀子掉在了地上哐嘡一声,这时有人从门口进来。

    “倩倩,我们又见面了。”许鹤溪为聂倩倩拔掉了嘴里塞的布。

    “怎么是你”聂倩倩很是惊讶。

    “你想干嘛?”

    “我想干嘛?,周落莉都有了莫尚谦的孩子了,你问我想干嘛,我当然也是想要孩子了。我要你为我生个孩子。”许鹤溪疯疯癫癫的,感觉有点不正常。

    我看今天谁还能来救你,许鹤溪直接撕破了聂倩倩的衣服。聂倩倩已经在抽泣。此刻聂倩倩对许鹤溪彻底的失望了。

    “许鹤溪,你疯了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你忘了我们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吗?我答应你,答应做你的女朋友,反正现在莫尚谦已经有周落莉了,我们在一起吧。”聂倩倩很着急,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现在只有得到了你才是真的。”

    “你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我们还有商量的余地。你先不要急,我们之间肯定有误会,你先帮我把绳子解开好不好,我们慢慢说,我们还可以在一起的。”聂倩倩希望许鹤溪能解开她的绳子,让她有一点反抗的机会,这样绑着她一点机会都没有。

    “哈哈哈,我才不会相信你呢,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很快的,不会感到疼痛,你要是不配合的话,你到时痛的叫都叫不出口,不过我喜欢你叫的声音,你的声音好温柔,哈哈哈。”

    许鹤溪又把聂倩倩的衣服撕开了一道口,里面的嫩黄色内衣已经露出来了,聂倩倩已经恐怖到了极点,他不知道许鹤溪下一步还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她真想一头撞墙上撞死。可是他根本起不了身。

    聂倩倩大声的哭泣,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此时没有一个人可以救他,许鹤溪把手放在她的胸上使劲的揉捏哐嘡,门一脚被踹开了,进来一个男的拉起许鹤溪就是几拳,打的他鼻青脸肿,接着又是一拳,直接打的许鹤溪鼻子流了血。

    这时赶快取出一件衣服披在倩倩的身上,还好没被许鹤溪侮辱,要不然倩倩这辈子可能也不会见莫尚谦了。看着莫尚谦突然出现在他身边,聂倩倩哭的更加厉害了。

    一旁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许鹤溪竟然哈哈大笑起来。莫尚谦觉得他是得了精神分裂症了,所以才这么不正常,之前和倩倩在一起五年,对倩倩也从没非分之想,最近老是胁迫倩倩干这种事。

    一旁的倩倩由于刚才的惊吓,已经泣不成声,莫尚谦紧紧的抱住倩倩,自己真该死,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要不是刚打电话给聂妈妈,自己这辈子肯定都要在后悔中度过了。

    看着脸已经被哭花的倩倩,莫尚谦的心似千刀万剐都不为过,自己怎么会这么愚蠢。

    “倩倩,都是我不好,我没能保护好你,等我们回去了,你怎样惩罚我都行,好吗?你不要再生气了,现在周落莉已经被我赶出西卜市了,等我们回到西卜市就没有任何人阻碍我们、打扰我们了,我们就可以好好在一起了,以后你再也不用担心被别人陷害了。”

    倩倩在他的的怀里渐渐停止了哭声,示意给她解开绳子,莫尚谦刚刚太激动,直接把倩倩抱在了怀里,却没注意到倩倩身上还绑着绳子,于是为倩倩解开了绳子。倩倩甩了甩被勒疼的手腕,拿起衣服披在身上,打开门就走了。莫尚谦上前去追,可倩倩刚下楼打个车就跑了。

    莫尚谦想到还在楼上的许鹤溪,并且神经有点不正常,于是冲上了楼,只见许鹤溪已经脱掉了上衣,看见莫尚谦进来,就摇摇晃晃的走到莫尚谦身边,一下子包住了莫尚谦。

    “倩倩,倩倩,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下次我一定听你的。”许鹤溪傻乎乎的。

    “乖啊,现在就听我的,跟我回去。”莫尚谦应着许鹤溪。

    “嗯,我最乖啦,我们回家,回家你给我做好吃的。”莫尚谦确认许鹤溪是得了精神分裂症,是不是脑袋被撞了,他还不确定,得到医院去检查一下。

    他拉着许鹤溪下了楼,上了车。许鹤溪一路都疯疯癫癫的。

    “这是哪儿,你怎么会在这儿,你要干什么,莫尚谦。”许鹤溪突然又像醒了一样。

    他感觉浑身疼痛,摸着他肿着的脸,更觉的疼了,你打我,你为什么打我。许鹤溪正要把手从副驾驶伸过来打莫尚谦,被莫尚谦一巴掌顶了回去。

    “哎呦,好痛呀。”许鹤溪嗷嗷大叫,一下子又安静了许多。

    “我不要,我不要进去。”走到医院门口许鹤溪怎么也不肯进去。

    “乖,进去有糖吃,”

    “骗人,里面都是坏人。”许鹤溪像一个受了惊的孩子。

    “进去就能看到聂倩倩了”莫尚谦想用这个办法应该管用。

    还真是,许鹤溪听到这个屁颠屁颠就进去了,不莫尚谦拉自己就进去了。

    “医生,怎么样?”莫尚谦急切的问医生。

    谁知许鹤溪看见楼道过来一个护士,就去拉着护士的手说“倩倩,倩倩我们回家吧。”

    “你神经病呀”护士说出口时才注意到这是神经病院,不由得楞了楞。

    “嗯。我们回去吧。”

    那个护士把许鹤溪带回了医生办公室。

    “根据你刚才讲述的,和他刚才的表现,他确实是得了精神分裂症,这原因呢可能是太爱哪位姑娘,最后因为爱而不得使得他精神长期压抑,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病人需要尽快住院,我们会对他心里治疗,同时进行药物治疗,这种心理疾病是可以恢复的,只不过需要一段时间。”

    “好,那谢谢医生了,这是我电话,我是他朋友,如果有什么需要,你随时给我打电话。”

    “好的。没问题。但是有一点,前一个月你们不能来看他,看到熟悉的人之后可能会影响他的病情好转”医生嘱咐到。

    莫尚谦走的时候,许鹤溪哭的歇斯底里“倩倩,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我害怕。”医生还是强制的拉住了许鹤溪,每一个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住进医院的第一天情况应该大都类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