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七十四章 扭曲

    第七百七十四章 扭曲

    “朝阳不哭,朝阳不哭。我们给妈妈打个电话啊。”“喂,落莉呀,你最近怎么样啊”

    “妈,我好着呢。”周落莉忍住了哭声。她听见电话的一边孩子的哭声,心里更加受不了了,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落莉呀,我给孩子起了一个名字叫朝阳,周朝阳,多好的名字呀,早晨的太阳,新的希望,也警示着他这一生要光明磊落。”

    “这个名字好,这个名字好”周落莉已经泣不成声。

    孩子是母亲的心头肉,联系着母亲的每一条血管,每一个神经。孩子一生下来,妈妈注定与他不能离开,如果一个孩子一生下来就离开了妈妈,注定妈妈要心疼一辈子。

    “落里呀,你怎么了,有什么委屈就给妈妈说。”

    “妈,我没事,只是有些想孩子了。”周落莉哽咽着,如果说一个女人的痛苦远比来自地狱的各种妖魔鬼怪的恐吓,那就应该是有爱人不能爱,有孩子不能养,有家不能回,有工作能力工作却处处失误。

    上天对待每一个人都是公平的,童年时所赋予你的一切,如果你后来不努力留住,在中年或者是再后来他终究会让你一无所有。周落莉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

    出生时上天赐予了一张美丽的脸蛋,后来又赐予了一个人人羡慕的家庭,只是她被这些美好的食物冲昏了头脑,认为这一切本就该属于她的,物质、家人的爱这些都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于是她变得变本加厉,把这些都当成了理所应当,后来失去了爱情,失去了亲情,也失去了一颗理智的心。

    世界上分为三种人,第一种,玫瑰花,经过太阳的照耀、清风的抚摸和雨露的滋润。出生就带着艳丽的颜色被别人羡慕最终却被人们踩进淤泥里尸骨无存。(生的艳丽,死了浪费)第二种,梅花,经过寒冬冰天雪地的冷气孕育而生,在整天冬天开出整整傲骨,被人们称颂。(生的刻苦,死的光荣)第三种,温室的小雏菊,把生命寄托在别人手里,无论出生怎样都不理不睬(生死全无所谓)。

    其实最可怕的是第一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经历由繁荣到衰败,经历由美好到哀痛,生活就像是妈妈,微笑着带你来到这个世界最后离开时她都不曾给你一个笑脸。是多么的可悲呀。

    许鹤溪坐在病房的窗前,回忆着他和聂倩倩的点点滴滴,记得刚开始看见这个女子是在公司,觉得这女孩并不是他的菜,后来为了莫尚谦才去接近他,没想到竟然把自己给陷了进去。还记得刚开始彼此都不屑一顾,见面老是吵架,后来竟一起开公司,异国的五年,是他们两相互鼓励,共同面对公司的各种难题,他们曾一起商讨对策到深夜。曾一起看海说彼此的真心话,现在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想到这些的时候,许鹤溪只是微微一笑,他没了之前心里的怨恨,心里那种独占聂倩倩的扭曲。

    我们每个人一生出来,会去爱上很多人并会被很多人爱上,只是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方,也许过了这个时间段,离开了这个地方就不在爱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在变,何况是人心,人本来就是一个好奇心强,喜欢追随新事物的动物,除非你们两都在共同进步,共同改变。

    “来,叫妈妈”周母把电话放在孩子的嘴巴旁。

    孩子突然笑了。

    如果说这世界强还有什么真的神奇的事情,那就是你刚好想他的时候他在莫名的笑。

    周落莉听见孩子天真无邪的笑声心里更痛了,凭什么命运要这样无情的对他。他从小爱到大的莫尚谦被人抢走了,好不容易有了他的孩子还不能抚养,命运真的是对她太残忍。

    周落莉拿着电话沉默了很久,听着孩子在一旁的呼吸声,有声却触摸不到,她觉得她和孩子像是隔了一个世纪或者是隔了很大的一座冰山,而这坐山她永远也翻不过去了。

    他不希望他的孩子知道他的妈妈是一个逃犯,更不想让他知道他是一个私生子。

    “妈,你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了,孩子长大了,就给孩子说她妈妈在生他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周落莉狠下心挂了电话。趴在桌子上,像是一直刚脱壳却长不出翅膀的无奈的幼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