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八十一章 飞翔大大鹰

    第七百八十一章 飞翔大大鹰

    瑟琳娜看着他的眼睛,害怕说错了话,但为了自己的气势,还是说了“你讨厌。”

    周子恒将自己的脸更贴近了瑟琳娜一点,这次周子恒的呼吸,说话的气流瑟琳娜都能清楚的感觉,在她脸上有一股温热在移动。瑟琳娜不敢说话,也不敢呼吸,更不敢动,轻轻动一点好像就可以挨上周子恒。

    瑟琳娜屏住了呼吸,眼睛调皮的斜视出去,包围了不到巴掌大的地方,她觉得太不公平,为什么周子恒的眼光就可以随意的扫描,他今天还穿了一个V领的短群,从上往下的视角使得胸部一览无余,瑟琳娜最得意的地方就是自己的胸部,平时不管穿什么衣服,胸部就像凸起的两坐小山峰,加上雪白的肌肤,再怎么淡定的男人都会多看几眼的。

    太不公平了,让周子恒足够享受了眼福,而自己就这么大一块儿的地方,周子恒像是在蓝天下飞翔的大鹰,而自己就是井底之蛙。不过从这个角度刚刚看见周子恒的鼻尖,再仰一点就可以看到眉毛了,45度角仰望看见的东西最美好,果然是真的。周子恒的鼻梁不算高,但稍微有点像鹰钩鼻,从下面看上去像是别有洞天的一个小山谷,目光从山顶扫过,浓密的眉毛,像是密密麻麻的森林,加上小麦色的皮肤,男人味十足。

    还好,吃亏吃的还不算大,这点风景还可以迷恋一会儿,但还是要装出一副傲慢。

    “周子恒,你看够了没,快放开我。”周子恒突然抬起了头。

    瑟琳娜输了口气,但心里却在埋怨“这男人真不解风情,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抓住,哼,这次之后可就没有机会了。这么愚蠢的男人,要不我主动吻上去吧。”

    瑟琳娜假装没站稳,因为她今天穿了一双细跟高跟鞋,崴脚是不容易露出破绽的。脚轻轻往后退了一点,假装一只脚不小心碰在墙上,然后另一只脚一歪,快要倒的样子。这应该是女孩暗示自己喜欢的男生要亲密接触的最俗的套路了吧,但是也是最管用的。

    这世界很奇怪,好像一切生物的出现都是有缘由的,女人天生就是社会的一群弱势群体,而男人就是来保护这群弱势群体的。尤其是看到可爱娇小的女人,男人的保护欲望会更强。当瑟琳娜身体一晃的一刹那,周子恒一瞬间伸出了手挡在了瑟琳娜的腰部,他很用力将瑟琳娜的身体扶正了,这让瑟琳娜很意外也很尴尬。正当瑟琳娜要生气的时候,周子恒却来了一句更让她生气的。“瑟女士,以后出门穿一个站的稳的鞋,毕竟像我这么扶你的人只有一个。”周子恒向瑟琳娜抛了一个媚眼。

    “多谢。”气炸天的瑟琳娜准备提包回去,看来这个男的真的不接风情,几个意思,这几天对自己的态度大有转变,并且经常还去自己的咖啡馆喝咖啡,还说要聘自己当私人秘书,还有刚刚的壁咚,那么长时间的对视,瑟琳娜在周子恒的眼里看见了灵光闪动的时刻,难道这还不是喜欢自己的表现吗,难道他不喜欢我。

    瑟琳娜想一把推开和自己面对面的周子恒,使劲一推,却一点都没推动周子恒,女人在男人面前,除非是男人自愿的,否则你使用多大的力气都无法摆脱。男人的力气和女人的力气是没有可比性的,女人在男人面前就如大象和狮子。接下来的一刻让瑟琳娜很震惊,也正   是这一个动作,留住了瑟琳娜,也使他们之间的关系上升了一个高度。

    瑟琳娜推开周子恒的时候由于是在生气的时候推的,推得很用力,但并没有推动周子恒,于是在力的反弹下把瑟琳娜弹了回去,可是还没等瑟琳娜的手从周子恒的胸口移开,周子恒就一把把瑟琳娜搂在了怀里。“什么都不用说。”周子恒在瑟琳娜耳边轻轻说着,而瑟琳娜听着就像是山间朗润的风,清晨荷叶上的露在滴下。

    周子恒温润的嘴唇轻轻碰上瑟琳娜的红唇时,就像是酒精在氧气中碰到了醋,散发出香味,更像是春日早晨的阳光照耀在花瓣上,艳艳欲滴。两人正享受这时间如此美好的事,瑟琳娜把手从周子恒的胸前缓缓移开,搭在了周子恒的脖子上,正准备更炽热一点。突然有人夸门而入,而那个人刚进门就立马转过了身,一副无辜的表情。“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见,”正准备出去,却被周子恒叫住了。

    “李秘书,这几天夸了你几句,你就这么不守规矩了,进经理办公室都不知道敲门吗?”

    “周总,我敲了的,只是你太投入了,没听见,这可不能怪我。”

    周子恒向秘书使了一个眼色。    “恭喜周总喜得女朋友,这位美女应该是瑟琳娜女士吧,经常听周总提起,周总说你人长得漂亮又识大局,一个女子管理那么大一间咖啡厅着实不易,今日见到真人,还真是令我刮目相看,不仅长得漂亮还有一种独特的气质。”李秘书这张小嘴平时总能说的周总乐呵呵的,有这样一位既能说话又忠诚的秘书真的是周子恒的福分。

    瑟琳娜听到李秘书这样说心里很是开心。

    “对了,周总,你刚刚让我通知的懂事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嗯,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我稍后就到。”

    “走,和我一起去会议室”

    “我又不是你们公司的董事会成员,这不合适吧。”

    “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的。走吧。”

    “公子,要非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哎。你这姑娘真奇怪。”说话怎么这么奇怪,我只是拿了你的笔,牛头不对马嘴。

    “把我的笔还给我。”

    终于说了句正常话。“除非你来抢,你抢到了我就给你。”

    许鹤溪一直闷在这院子里,真的是闷坏了,就出来溜达溜达。他是被一种奇怪的花香吸引而来的,就顺着这种花香走了过来,却没想到在丛林的深处竟然还有一个亭子,精神病院竟然还有这么静谧的地方。可能是为了调节患者心情的吧,我怎么之前都没看到,这儿可真是个好地方,不过像我这么浮夸的人是不适合这种幽静的地方的。

    许鹤溪看了一眼没太在意,咦,今天的天气好像还不错,就去哪儿吸收一点新鲜空气,晒晒太阳也挺好。于是就径直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看着这路边的话,看着还挺美,许鹤溪就这儿摸摸,哪儿摸摸,他觉得他整天待在房子里,与外界都快隔离了,今天就可以好好的亲近一下大自然了。路两旁有红的像霞的月季,白的像雪的梨花,还有一朵朵粉扑扑的樱花,还有特别小的不知名的野花。反正这些花他都叫不上名字,他只认识玫瑰,因为过去总是用玫瑰来收买少女的心。现在看着这些花觉得还挺漂亮,他们都没有玫瑰的娇嫩,看起来很坚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