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八十三章 自由女神

    第七百八十三章 自由女神

    周子恒从旁边的柜子取出了一个盒子,一个长长的盒子,瑟琳娜以为他会从这个盒子里取出玫瑰花。好呀,原来早就有预谋,不对呀,我没给他说过我今天要过来的,不对,难道是买给别的女孩儿的,嗯,也不对,周子恒不是那样的人。

    女孩子,一旦碰到自己喜欢的人。总是喜欢胡乱的猜想。先看看再说吧。

    “这个送给你,这是我这些天刻的,上次听说你喜欢自由女神像,所以我就买了玻璃用闲霞时间来雕刻,昨天刚刚雕刻完,说准备啥时候去你的咖啡馆了给你带过去,没想到你今天就过来了,就提前送给你,怎么样,看看还喜欢吗?”周子恒的声音里走着一丝浑厚,并且说话极其的干练,让瑟琳娜觉得周子恒很成熟。并且表白的方式也很独特。

    今天为她制造了一连串的惊喜,虽然他不知道和周子恒在一起会不会幸福,但她爱周子恒是真的,她小心翼翼的从盒子里取出了这个用玻璃雕刻的自由女神像,雕刻的特别精致,瑟琳娜能够想象周子恒每晚夜深人静的时候雕刻的画面,因为他今年实在是太忙了。白天全都在工作,有时还要加班,根本就没时间来发展这些业余爱好。

    瑟琳娜小时候去美国玩,爸爸就给她讲过自由女神像的故事,那个时候瑟琳娜就很喜欢她,觉得自由女神像特别的和蔼可亲,并且她也希望自己以后的人生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开过,过得简单快乐,并且能够自由,这是她一生的追求,并且她现在做到了,现在唯一还需要做的事就是和他喜欢的人一起去做他们都喜欢做的事。

    “走,我们去花园里面转一转吧,那边有很多美丽的花儿,可好看了,但是我叫不上名字,你能帮我认认吗?”许鹤溪想拉着女孩儿去看花。

    “不去。你把我的笔还给我。”    “你这人咋这么没情趣呢,画画都画了这么久了,你不累吗?我们去赏赏花,放松放松心情,说不定你就有灵感了呢,脑洞大开,会创造去更优秀的作品。”

    “要去你自己去。”

    “一个人去多无聊呀,走嘛,我带你去。”许鹤溪拉起这个女孩儿的手,当女孩儿站起来的时候,许鹤溪才看清了女孩儿的脸,长得还挺眉清目秀的,许鹤溪盯着女孩儿瞅了一会儿,却发现女孩儿并没有瞅她,但是女孩儿的目光一动不动,眼睛长得很水灵,这让许鹤溪有点奇怪。

    “这个雕刻真精致,我很喜欢,谢谢你。”

    “这么说你就是答应做我女朋友了。”

    “谁说的。作为从小一块儿长大的好朋友。你送我个东西能说的过去吧。给你个面子我就勉强收下了。至于女朋友嘛,还需要我好好考虑考虑。”

    “行,等你慢慢考虑。”说罢,周子恒已经把嘴挨在了瑟琳娜的嘴上。

    “哎,你耍流氓呀你。”

    “开会前的时候你也没拒绝呀,我们还没好好享受呢。都怪那个李秘书打扰了我们,回头我好好收拾他。”瑟琳娜盯着周子恒看了很久。

    “得”周子恒灵机一动去把办公室的们反锁上了。

    “这下不怕别人打扰了。”

    周子恒紧紧的抱住了瑟琳娜,两人深深的吻了起来,由刚开始的浅吻,渐渐的向内延伸,从办公桌旁边到了沙发上,沉醉在爱情里的两个人享受着春风沐雨的洗礼。

    周子恒一路拉着姑娘跑到了花园旁边,“你看看这是什么花,你看这个美不美。”

    姑娘嗅了嗅鼻子脱口而出,这里面有芬兰,还有勿忘我,还夹杂着一丝淡淡的香味,这种花应该是豆科的植物。

    “你看不到吗?”许鹤溪用手在姑娘面前晃了晃,姑娘的眼睛眨都没眨一下,这才确定姑娘眼睛看不见,许鹤溪顿时觉得很惭愧,这姑娘竟然能闭着眼画出这么好的画,自己却还抢人家的笔。

    “姑娘,刚才真的是对不起,我要是知道你眼睛不太好,我绝对不会抢你的笔的。”

    “没事,不知者不罪吗”

    “你能告诉我,你看都看不见,你是怎么画画的呢?”

    “我之前是学美术的,后来因为一些个人问题,才导致了今天的结果。”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和我分享一下吗?”许鹤溪一直都是抱着看热闹的态度,因为从小自己就生活在衣食无忧的家庭,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别人的生活与他根本没有一丁点的关系,而今天他却被这女孩儿的故事深深的吸引着。

    “我是一名美术生,而我的男朋友是一名地址探险家,三年前我们大学毕业,他说他要出国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找一种岩石,当时我也没找到工作,就与他一起去了。刚好还能把世界各地的美景用笔记录下来。于是每天他去寻找岩石,我就在一处画画儿,在原地等他,这两年的时间里我们跑了十多个国家,我共画了103张画。”

    瑟琳娜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她和周子恒的爱河之中,身体已经开始发热,不能在往下发展了,瑟琳娜突然推开了周子恒。

    “去年,很不幸,我们去北极的时侯,要在哪里找一种极为罕见的岩石,哪里气候极其恶劣,我几乎受不了,可是为了他的梦想,我和他一起在雪地里呆了五天,不幸,那天我们正准备离开时,却发生了雪崩,”女孩儿一边回忆一边讲着,准确来说不是回忆,这些天,这些场景一直在她的脑子中回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