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八十七章 颜料署名

    第七百八十七章 颜料署名

    是啊,这已经是我人生最悲惨的时刻了,不会有比这再惨的了,还有什么过不去的呢,女孩儿经过了这一段时间也想通了,原来所有的一切不开心都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这姑娘竟然骗我,眼睛这么好,还说自己失明,一定是个骗子,现在这些人呀,表面上文文弱弱的,却竟做一些骗人的事,许鹤溪开始不开心了,想起身就走。

    “你这就回去呀。这么好的天气,不多在外面透透气吗?”

    “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哈哈”

    “你为什么要骗我,我现在也没钱?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一个女子身处他乡,自身难保,为何要骗你。因为你身上有一种香奈儿蔚蓝男士香水,这种浓郁的香味和你上次用的一模一样,并且用这么高档的香水,这家医院也就应该只有你了,这浓郁的香水味中夹杂着一股汗味,一猜肯定是刚刚运动过,当然就知道是你了。”

    “高明,在下佩服”许鹤溪听了这番解释感到不可思议,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人,超强的嗅觉,超强的判断力,竟然还是一个盲人。

    “那你是怎么坐在我身边距离刚刚好的。”

    “因为你刚在拍腿呀,我根据声音的大小,就知道离你的远近,还有这香水的浓郁程度,这根据其中一项就可以判断了,更何况这一共有两项。”

    “根据你用的香水,就可以判断你一定是某个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或者是艺人,但是从第一次见你说话的口吻,幼稚,不成熟,没有一点艺术色彩,所以艺人排除,只能是某个公司的高层管理者,或者说是继承了爸爸的财产,从小就是小王爷,身边的女朋友成群。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推测而已。”

    “太牛了,我不得不佩服。但我想拜你为师的不是这个,而是要你教我画画。”

    “这个我不能教你”

    “为什呀”许鹤溪一脸无奈。

    “不要这么瞧不起人嘛,我也是很有天分的,而且我学东西学的很快。”

    “可不可以嘛,我知道你最好了。”莫尚谦像一个小女生一样对着这个温柔的姑娘。

    “画画首先得你自己喜欢,然后根据自己的意像去画,所以别的我教不了你。”

    “我这么有天赋,相信在你的指导下,一定会画的很棒的。我答应你,只要你教会我画画,我一定会帮你把眼睛治好”。女孩儿笑了

    “那以后我就是你的老师了,学习的时候都得听我的,如果犯错了,我一定会不客气的,从明天开始学习。”

    “从现在就开始吧。”许鹤溪开心的像个孩子,终于可以学习自己像学习的东西了。

    “师父。你在这儿等我,我去拿画板。”许鹤溪说完就起身了。

    “你知道去哪儿拿吗?”

    “不知道。”许鹤溪太激动了。

    “好。我答应你,我晚上把资料给你发邮箱。”

    “好,合作愉快。”

    “回国了请我吃饭吧,老朋友”

    蔡新宇,你个王八蛋,敢耍我。”

    “这话怎么说,我变了个音你就不认识了,可是你要是整容的话我都会认识的呦。”

    “是你的技术高”

    “没问题,今年年底就回来了。”

    “好,我等你,到时把你的男朋友莫尚谦也带着。”

    “尚谦,完成了,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放心吧,到时我们三个一起回国。”

    “你真棒”

    “说到油画,很多人的第一印象都是“好高端“。其实,油画并没有想象中难,循序渐进人人都可以很好的掌握这项技能。你完全可以直接用油画颜料实验,不过,等你连笔都清理不干净的时候,会深刻体会到什么叫“挫折感“而已。

    下来我们先看工具,

    油画入门工具包括:油画颜料、油画笔(笔刷比水彩画笔硬,虽然长得差不多。)画刀、调色板、稀料(入门使用松节油和亚麻籽油两种就可以了)画布、洗笔溶剂(可以用松节油代替,但是建议使用专用洗笔溶剂。

    下来看颜料,你是初学阶段,所以用9支温莎牛顿或马力的油画颜料即可。这两种颜料常见,温莎牛顿还有一种水溶性油画颜料,不用松节油和亚麻籽油就可以使用了,效果也不错,只是心理上会觉得少了油,就不该叫油画了。

    下来看看这9支颜料,分别是:钛白(titanium white)象牙黑(ivory black)浅镉黄(cadmium yellow pale)镉橙(cadmium orange)中镉红(cadmium red medium)茜红(alizarin crimson)钴紫(cobalt violet)群青(ultramarine blue)永固绿(permanent green)

    这些颜色就可以调出几乎所有我们熟悉的颜色了。至于好听的什么地中海蓝之类,价格又贵又没用。白色会用到很多,建议买大支。调色是蛮大的一门学问,下次再教你。”姑娘认真的讲着绘画的工具,她讲一个,许鹤溪就拿起一支笔仔细观察。怎么颜色还有这么奇怪的名字。这就是你们美术的专用名词吗?

    “这是统一的这样叫,现实生活中我们也有别的叫法,只是这些颜色都不常见,现实生活中颜色都会有色差。”

    “要早知道是你,我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劲了,直接给你说不就行了吗,你小子到好,早知道是我,非要绕这么大一圈,之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

    “19年前的我不辞而别,现在的突然相遇,有很多肯定都变了,五年都足以改变一个人,何况这么多年,总有一些变化的。”

    “也对呢。”

    “但是对你的心是不会变的。”

    若是19年前的你不会不辞而别,或许我会等你,会爱上你,可是这么多年。你杳无音信。人生最悲哀的事就是明知没结果却还是要去努力,摔得遍体鳞伤的时候又开始后悔。你不辞而别的那天我哭的撕心裂肺,以为我们这世不会再见,我把所有的记忆都深深的埋在了土里,我恨你,恨你一个转身就把童年陪你的女孩儿弃之脑后,可是19年后,这些被埋在土里的记忆却开出了花儿,我想。这应该是最美的结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