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八十八章 算是弥补吧

    第七百八十八章 算是弥补吧

    “想啥呢,一直把你当妹妹的心”蔡新宇在电话的那头笑了。

    聂倩倩这才松了口气。

    “接下来讲讲画笔,油画笔刷多是猪鬃和尼龙混合型,这样的笔刷硬,但有弹性,可以很好的涂抹油画颜料。有平头、圆头、扇形;初学建议准备2#、10#平头和一把刷子即可。看在你每天陪我聊天的份上再送你一只圆头22号笔,这个刷大面积的时候很好用,类似天空之类,可以做出很美的效果。”

    “谢谢师父。”许鹤溪完全被画吸引了,他觉得画里的世界是另一片新天地。

    “你个老家伙,你出去玩够了,虽说你现在岁数是大了,公司也全交给了子恒,但好歹你也在工作上指点指点他呀。”

    “他现在已经大了,我们要给他去犯错误的机会,要让他自己有判断是非的能力,并且老王,老刘还留在公司,我给他们说过了,会帮助子恒的,公司刚让他接手,刚开始两年肯定会有很多困难,他多经历就好了。”

    “那么大一个公司交给他管,你还容他犯错误,有些错误犯了就是无法弥补的。”

    “你懂个什么,妇道人家。”

    “哎,我妇道人家,妇道人家怎么了,这些年我辛辛苦苦把儿子女儿拉扯大,你管过吗?”周母很是气氛,自从嫁到周家之后,丈夫一直忙于工作,很少管家里,家里的事都是她一手操办,他在家相夫教子,这些年已经做的够好了,还经常引来丈夫的不满。

    “好啦,好啦,我知道这些年一直忙于工作,很少陪你,以后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陪你了。”周母看见丈夫做到自己的身边。并说出这么温暖的话,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靠在丈夫的肩膀上,好久都没有这种温柔的感觉了。

    “奶奶,奶奶,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呀?还有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平安突然从房子里面跑了出来。

    “呦,平安都这么大啦,”爷爷摸着平安的头,很是开心。

    “平安快叫爷爷。”

    “爷爷。”

    “你爸爸妈妈呀都去外国工作啦,得再过几年才能回来,你要是想妈妈的话,可以给妈妈打电话,但是最近几年你只能跟着爷爷奶奶,你看奶奶给你买好吃的,还有玩具,爷爷奶奶还会经常带你出去玩,你喜欢跟他奶奶住一起吗?”

    “我喜欢和奶奶住一块,和奶奶在一起,有好吃的,有好玩儿的,可是我也想爸爸妈妈,别的小孩都有爸爸妈妈。而且别的孩子出世的时候都是爸爸妈妈带着玩儿的。”

    “好,只要你乖乖的,爸爸妈妈就会回来的。”平安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嗯。

    “都是这个不成器的家伙。”

    “有你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

    “我还不能说了,都不是你从小惯的,要不是你,她现在能成这个样子吗?有家回不了,生下个孽种还要你照看。”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孩子还在这儿呢。”

    “平安呀,你先回房间啊。等会儿奶奶进来陪你。”

    “老周呀,你说孙子怎么办呀?现在女儿又回不来。这孩子又小,总得有爸爸妈妈吧,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们的亲孙子,是落莉身上掉下的肉,我们总不能把它给外人吧,要不这样,我找子恒商量商量,赶快给他找个媳妇,把婚一结,然后把这孩子让他带着。”

    “你老骨头了呀,子恒还没有结婚,就让他带个孩子。况且他现在刚刚接管公司,对他的名声来说也是有影响的,而且人家未来的媳妇不同意怎么办?”

    “那你说怎么办?到时候我们老了死了,这孩子谁管呀?”

    “要不你给莫尚谦打个电话吧,现在落莉不能回国,而且落莉这种情况对孩子也不利,按照法律程序,最适合抚养孩子的应该是莫尚谦。”

    “你才老糊涂了吧,当时落莉辛辛苦苦生下孩子,现在怎么能说给就给莫尚谦了呢?快点,孩子一出生都是我带的这么大的,我也舍不得。要是这么就把孩子给送过去,那他们莫家人还不得说我们没情没意呀。”

    “可是你想啊,尚谦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他的人品我们都了解,善良有情有义,并且这孩子也是他和落莉的,首先,按照法律的程序呢,孩子的抚养权一定会是判给他的,其次呢,他的家庭环境要比我们家好,尚谦又是一个高情商高智商的人,孩子跟着他不会受苦,并且说不定将来还会被莫尚谦培育成一个了不起的人。”

    “哎,我说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向着别人说话呢,莫尚谦又不是你女婿,落莉出国不能回来,这一切都是他和那个聂倩倩害得,他欠我们落莉的这辈子也还不清,我还要找他算账呢。”周母说自我感觉句句在理。

    “行了,你就趁早打消这些胡思乱想的想法吧,你女儿被感到国外那完全是她自己自作自受,那是在家里锦衣玉食的生活过够了,没有莫尚谦,说不定你女儿比现在过得更惨。至于聂倩倩,我瑟琳娜说过,那女孩儿善良,做事有魄力,我倒觉和莫尚谦很配,是尚谦工作上的好帮手。还有,尚谦从小我看着长大,我就把他当做我自己的儿子一样看待,怎么能说是外人呢。”

    “你,老周呀,你真的是活糊涂了。”周母捶着丈夫的胸口,不停的抱怨,说是丈夫的不对。

    “这么多年了,一些道理你怎么还是不懂呢?把你的这些妇人之见收起来吧,好了,不说这些了,晚上买些菜会来,我来下厨,给你做你最喜欢的剁椒鱼头,以后呢,你就好好享受你的晚年清闲时光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