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七百九十四章 被拐卖?

    第七百九十四章 被拐卖?

    周母给莫尚谦拨通了电话。

    “尚谦,你能来看看平安吗?他说他想爸爸妈妈了,孩子现在大了,也能说话了,他有权利知道父母是谁,现在落莉又不能回国,总不能让孩子从小就没有父母吧,不管你和落莉有没有感情,这孩子是无辜的,你抽空来看看他,让孩子知道爸爸是谁?”

    “好,你放心吧,我过几天回国就去看平安。”

    “太谢谢你了。尚谦,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件事。”

    “阿姨,您说”

    “你能不能有空时带孩子去国外看一下落莉,自从孩子出生才还不到一岁,落莉就出去了,孩子现在都这么大了,作为母亲我理解一个做妈妈的心,即使落莉做的再怎么不对,她对孩子一定非常想念。”

    “阿姨,这个我不能答应你,我不能让孩子知道她有这么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妈妈,等我过一段时间回国了,就把平安接过来吧。”

    “你说什么,平安好歹也是我们周家的孙子,我和你伯父也没什么事,先由我们抚养。你有空了来看看孩子就好了。”

    “阿姨,孩子的事我回国了再说吧,现在在国外还有事情需要解决。”

    “哦,对了,听说你多年前失踪了一个妹妹,现在有消息了,查的怎么样了。”

    “多谢阿姨关心,妹妹已经找到了,我们再查当年拐卖妹妹的凶手。”

    听到莫尚谦说到这周母的心里一惊,完了完了,不会查出自己吧。

    “什么,你,妹妹,当年是被拐卖的。”

    “嗯,周母你怎么了,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哦,我没事,刚喝了口水,被水噎到了。”

    “你要小心点,慢点喝。”

    “嗯,好,记得回来看平安。”周母急匆匆的挂了电话,心里的那只毛毛虫像是死而复生,又开始蠕动了,心里七上八下的,现在已经找到莫紫萱了,他们是否已经相认,那接下来不是就要去找那家老板了吗?老天保佑,他们找不到那家老板。

    许鹤一边收拾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回想着在医院这些的日子,回想起莫尚谦送他来的那天,像是马上被关进监狱一样的犯人,他拼命的挣扎,始终还是无法摆脱这牢笼的生活,心里带着对聂倩倩的霸占而不得的怨恨和自责以及对莫尚谦抢走她心爱的女人还把他送到这个鬼地方的憎恨,刚来的那几天,他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整个人如一具行尸走肉。他痛恨自己的无能,嘲笑自己的现状。时而悲伤,时而欢喜,他在医院所有工作人员看来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疯子,就是一个神经不正常,思想扭曲的已经不能正常生活随时都有可能危害身边的人的精神病患者。他时刻被医护人员监督着,像是一只刚从森林里被猎取回来关在笼子里的老虎,他疯狂的怒吼,想要摆脱这牢笼,可是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无济于事的,只能认命在这笼子里带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等他的心底彻彻底底的变回一个正常人,遇到事情可以平静了,就是笼子里的那只老虎已经没有了咬人的能力了,才能把他从笼子放出来。这些天幸亏李医生的教导,还记得刚来医院的第一天,进房子后把房子里所有能摔得东西摔了一地,是李医生进去给他讲了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从前有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女孩儿,女孩儿长得非常漂亮,但是家庭条件不太好,男孩儿家里条件一般,高一开学的第一天,男孩儿在校门口看见了女孩儿,女孩儿莞尔一笑,就在男孩儿心里留下了抹之不去的阴影,后来男孩儿主动去找了女孩儿,向女孩儿表白,女孩儿没有同意,男孩儿还是一如既往的对女孩儿好,每天早上早早起床为女孩儿买好早餐送到女孩儿班上,女孩儿有什么事男孩儿总是第一个出现在女孩儿面前,最终女孩儿被男孩儿感动了,男孩儿经常省吃俭用带女孩儿去饭店吃好吃的,女孩儿总说太浪费,男孩儿用省了一个周的钱给女孩儿买了汉堡包,那个时候在县城里就只有一两家肯德基店,高中生能吃上一次汉堡包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男孩儿看着女孩儿吃的很像,女孩儿说让男孩儿尝一尝,男孩儿却说他之前一直吃,其实男孩儿从来都没吃过,他只是看着女孩儿吃的开心他也很开心。男孩儿还经常用自己省下的钱给女孩儿买衣服,所有的同学都很羡慕女孩儿,说女孩儿能有这么好一个男朋友真是几世修来的福气。

    许鹤溪还在摔着桌子上的东西,泪流满面,像是一个打了败仗的将军,不敢向上级汇报,只能在自己的营长撒气。

    “小伙子,你还是坐着歇一会儿吧,这里可不比家里,没有家里的好饭好菜,你未必能吃的惯,还是省省力气吧,还有呢,这是以后的房子,你把这里摔得稀巴烂,以后还是要你自己收拾的,所以呢。这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有缘由的。你自己惹出的后果你自己负责。这世界很公平,如果你的结果令你不满意。那只能说明你当时的选择是错的。”李医生看着许鹤溪这种难受的样子,自己也能体会的出来,因为自己曾经也感同身受。

    “你懂个屁呀,你知道我喜欢了五年,我这一生就遇到了这一个真爱,并且我把我所有的爱都给了她,可是最后我得到了什么,她根本就没爱过我,一直是我自己在自欺欺人,曾经我们深夜一起聊天,一起工作到晚上两点,伤心的时候她都一直陪着我,我把这当做她对我的爱,可最后她说她不爱我,她爱的是莫尚谦,那个她的领导,我对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体贴还比不上那个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并且时常批评她的领导。”许鹤溪还是很疯狂,不能停下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