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零六章 四年的阴影

    第八百零六章 四年的阴影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你一个刚来的新人就给公司带来这么大的损失,有什么资格在这儿和我们谈条件。”其中一个人突然站起来了。

    “薛总,如果没记错的话,你之前也找人偷拍过ross吧。”

    “你,你少在这儿血口喷人。”

    “好,我们就给你再容两个人月,两个月之后你们两都走人。”

    周落莉走出会议室,就拿出电话给哥哥拨了过去。“哥,你能帮我一个忙吗?这次我真的完蛋了。”

    “别着急,你慢慢说。”

    “我之前因为项目上出了一点纰漏,导致公司损失巨大,但是张总一直护着我,董事会决定降张总的职,今天我答应董事会在两个月之内找到可以续约的客户,或者是找到新的客户,你快点帮我介绍几个客户。”

    “可是shnshine公司的事现在人尽皆知了,我恐怕难以说众呀。”

    “哥,你帮帮我。求你了。”

    “张总也是我的朋友,你又是我的妹妹,我当然会帮你。”

    “放心吧。”

    “落莉,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

    “张总,这件事的责任完全在于我,连累了你,真的是对不起。”

    “你不用给我说对不起,之前你哥也帮过我,现在我帮你是应该的,只不过这次却没帮到你,真是抱歉”

    “您别这样说,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张总看了看周落莉。

    “您说”

    我最近可能有很多事要忙,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去谈一个大客户。

    “卡里儿是我们的一个大客户,如果你能帮我拿下和他之间的续约,这就是一个大买卖,但是他最近母亲病了,一直在担心母亲的病情,可能不怎么接见客户,这个你得想办法。”

    “张总,对我这么信任,只怕……”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他和他的妻子离婚了,而且他母亲一直都是一个人住,一直靠他一个人供养,这次他母亲病了,只能他自己照顾,你这么聪明,你知道该怎么做?”

    “张总,我明白了。

    聂倩倩找到了卡里儿母亲所在的那家医院,买了很多吃的,并且该买了一些老人用品。”

    “这些吃的都很适合生病的老人,这是我专门筛选的。”

    “你谁呀,走开”卡里儿很是不开心的,对这个陌生的女子并不待见。

    “我是suhshine的周落莉。很抱歉看到阿姨生病了。”

    “你知道我选择任何一家其他公司,都不会选择和suhshine续约的。你今天恐怕是白来一趟了,你还是走吧。”

    “我想您误会了,你之前是shushine公司的客户,现在您母亲病了,我们有义务来探望一下,我没有逼着你续约的意思。”

    “你现在也探望完了,你可以走了吧?”

    “听说阿姨得的是半身不髓,你一个大男人照顾起来也不方便吧。”

    “他是我母亲,我照顾她是应该的,有什么不方便的。”

    “虽是你母亲,但男女有别,并且女人肯定比男人细心一点嘛。”周落莉还是很聪明的,直击要害,说到了重点。说的卡里儿顿了顿,竟然没话说。

    过了一会儿“我妻子过几天就会来照顾。”卡里儿说这些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他和妻子已经离婚4年多了,可是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卡里儿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但是这些年他一直心里都放不下妻子,每当提起妻子和妻子相关的事,他心里都会难受。

    “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和你的妻子早已经离婚了吧,并且就是因为你的母亲”周落莉突然想起昨天张总告诉她关于卡里儿的信息。

    “你胡说,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说我,你算什么?”卡里儿一直从阴影中走不出来,每当别人提起他的妻子,他总是会发怒,恨不得狠狠奏那个人一顿。

    “卡里儿,四年了,你只是活在你自己的阴影里,其实当时你妻子的离开和你母亲并没有多大关系,只是你的妻子不是那么爱你,你想想,他手上有爱其的项目。这个项目对公司来说非常重要,而你的母亲只不过是让人在里曼的数据上做了点手脚,这个项目也是由你妻子负责,并且当时完全是有时间检查的,可是你妻子却使他出现了最坏的结果,并把这个推给她的手下,导致手下被解雇,然后自己全身而退,而你的母亲告诉你她对你的妻子是有点不满意,而那个数据问题只是想给你妻子一个考验,让你误以为是你母亲的原因,让你和你的母亲产生隔阂,然后再让你对她感到愧疚,你确实没有她聪明。”

    “你胡说,不是这样的。”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以为单纯是你母亲的原因,如果她爱你的话早就回来找你了。”卡里儿不敢相信这一切,他也曾这样想过,但他的心里始终不肯承认,在他心里,他妻子是爱他的,只不过是当初的项目的事情让他在工作上受了打击,而他却没拦住母亲,这一切都怪自己,所以这么多年,他一直心怀对妻子的愧疚活着。

    “你别傻了,被这个女人苦苦的困了4年,让你也内疚了四年,其实这都是你心里作用在作祟,而你的妻子现在不知道在哪儿过幸福生活呢,真正爱你的人在这儿,就在这儿躺着。”卡里儿看了母亲一眼,眼泪不知不觉的滴了下来,他趴在母亲的床边,泣不成声。

    周落莉之前去美国的时候读过心里学,他懂得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接下来该说什么。

    “我曾经也有一个青梅竹马的男孩儿,小时候他对我特别特别好,并且在我出国前我们还定下了婚约,我出国3年,可是三年后我回来的时候,他生边多了一个狐狸精,我本以为他只是把那个女人当做我的替代品,他心里依然是爱我的,你知道吗,我回国的那天是他去接我的,并且我对他的爱和以前一样多,可是他没过几天,就开始对我变心了,处处护着那个女人,对我视而不见,我一直坚信他会回心转意,我为他做了很多事,还为他生孩子,可是他联合那个女的对付我,不给我一点好脸色,最后孩子才出生几个月,他就为了那个女的把我赶出了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