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八百三十章 荒岛之恋

    八百三十章 荒岛之恋

    许鹤溪和雪儿在荒岛上已经过了三四天了。他们过着和原始生活没有什么区别,整天靠吃鱼为生,过着餐风露宿的生活,用树枝搭的一个帐篷不遮雨也不挡风,每天还要担心海啸的来临,还要担心下雨,还害怕抓不到鱼就会饿死,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他们两相互支持,相互鼓励,相濡以沫,在荒岛上过了一天又一天,等待救援船队的到来,哪怕是随便一只路过的船只也好。

    雪儿靠在许鹤溪的肩膀上,望着茫茫的大海,又望望许鹤溪的眼睛。“你说,我们不会就像鲁冰孙漂流记写的鲁冰孙一样要在这孤单上生活个十几年吧。会不会也会遇到大猩猩呢,我们也喂个大猩猩吧。”

    “现在连自己都养不起了,还养大猩猩。我们比鲁冰孙还可怜呢,人家鲁冰孙当时漂流的时候还带了几颗粮食,还可以在孤道上种粮食,而我们什么都没有。”

    “我不觉得,我们比他可怜,我们虽然没吃的,但是我们可以找呀,好在我们有两个人,还可以交流。还可以每天说个话,一起交流,一起想办法,不至于孤独。你说挨饿比孤独那个更可怕?”

    “当然是孤独了。”

    “没事,有我呢,不会让你挨饿的。”

    “走,抓鱼去了。”

    “走喽”雪儿很开心,雪儿是一个开朗的姑娘,遇到什么事都保存着一颗向上的心。

    许鹤溪带着自己用棍子做的鱼叉,一个手拉着雪去了海边的浅水区,水里的鱼都是两三斤大的,可是一般游上来的很少,再说这几天被许鹤溪插的几个区域,鱼已经害怕了,不在往上游了,所以鱼只会越来越少,如果他们在不想办法的话,真的会被饿死在这荒岛上的。

    “哎,哪儿有一只大肥鱼,快看,快快快,插住它。”

    许鹤溪看着雪儿,开心的笑了,雪儿的视力恢复的很好。现在竟然连这么深的水下面的东西都能看的清楚了。许鹤溪有一种说不出的愉悦。

    “这样看着我干嘛,快插鱼呀,等会儿就跑了。”雪儿看着许鹤溪看她的眼神。里面吐露了一丝不寻常。

    “今天看你好美呀,因为眼睛越来越亮了。”这时雪儿注意到,就是呢,自己的眼睛变得越来约好了,眼睛越来越亮了呢,真开心。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真的是这样,上帝把他们留在了这孤单上,但是也绝不是全都是坏处,他们还有两个人,整天说说话,他们从来都不觉得孤单,上帝让雪儿重新见证了这个美丽的世界,雪儿又可以用眼睛去感受这世界的奇妙了,这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好了,雪儿做出一个可爱的动作,用手指了指水里的鱼,很小心的动作,给许鹤溪挤了一个眼神,仿佛是在告诉他,在不抓鱼,鱼就跑了,并且我们还要小声一点,不然吓都会把鱼吓跑的。

    许鹤溪给雪儿挤了一个个眼,,深邃的眼神里包含了对雪儿浓浓的爱意,侧过身去看鱼的那一刻,他的侧影是那么的帅,高高的鼻梁,小小的眼睛,深邃的眼睛,凸起的脸蛋,还有宽大的肩膀,在雪儿的眼里露出了半个身庞,尽显出冷俊的男人气概,仿佛一句话就能把你吸入无限深的无底洞。雪儿看的入了迷。没想法自己自从被男朋友抛弃后,眼睛又瞎了,觉得生活再无一点光芒,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这么多天有这么一个帅气的男生陪在自己身边,这一定是上帝赐来的,都是上帝的安排,等出了这片海之后,我一定要嫁给这个男人。雪儿心里想着各种美妙的事,想着和许鹤溪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穿着美美的婚纱,住着豪华的别墅,每天醒来都能听见许鹤溪给她说早安,能看见给她做好的早饭,每天晚上都能听见许鹤溪的晚安,雪儿做着美美的梦。

    许鹤溪瞄准那条鱼,使劲的插了下去,从鱼背一直刺穿鱼肚子,许鹤溪得意的举起来给雪儿看,“我们今天又可以美食一顿喽。”

    远处的海水还是永无止境的翻滚,水花击打在岸边的礁石上,贱起了一朵朵美丽的浪花,还很是美丽。

    远处的海面看不清,不知道是不是海鸥,还是其他的鸟在低低的海面上飞翔,偶尔叫几声,构成了这荒岛上唯一的乐曲。也偶尔有一阵风吹过,吹的岛上的树哗哗作响,和海水翻腾的声音混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曲悲壮浑厚的交响乐。许鹤溪和雪儿有时就静静的享受这种交响乐,这种交响乐只有这里奏的出来,别处肯定都有杂质的声音。由于这座岛四面环海,所以每天能看见日出日落,太阳把这座岛的四周映成一片金黄,“我们这是进了炼丹炉了,再过几天我呢就能练就火眼金睛了。”许鹤溪每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总忍不住给雪儿说。“你的理想还挺远大的,想成为孙悟空呀,先学会在空中飞再说,这样我们也不担心被困到这个岛上了。”雪儿忍不住调侃到。

    “准备好了吗?”许鹤溪拔下一根头发。

    “你要干什么,学孙猴子用猴毛变小猴子?”

    “你是不是傻?想要飞当然要先变出一双翅膀了,要么变出一朵会飞的云,你脑袋瓜子咋这么笨呢,还小猴子,我是人,又不是猴子,要孩子还是得两个人的,要不我们两在这儿生个小猴子。”许鹤溪故意想试试雪儿的态度。

    “许鹤溪,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儿开玩笑。”

    “准备好了就开始飞了啊”。

    许鹤溪向后抬起一条腿,然后张开两个手臂,“飞喽。”许鹤溪一边抖动手臂,一边向前跑,惹的雪儿哈哈大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