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三十一章 聂倩倩极力维护许鹤溪

    第八百三十一章 聂倩倩极力维护许鹤溪

    “你怎么跟个小孩子似的。”雪儿像是一位母亲看着顽皮的孩子一样微微的笑着。

    “我的技术怎么样,你没看这样我在练几年能飞出这片海域。”

    “估计还得一二十年。”

    “那到时候我就能带着小猴子飞了。”这片岛只属于他们两,只属于他们两的秘密。晚上,他们拾拣一堆柴火,彼此围着火烤着香喷喷的鱼。

    许鹤溪每天都会把鱼洗好然后插在一根棍子上,然后架在火上烤。等着鱼冒出一股香味,差不多就快好了。

    “来,快尝尝。”许鹤溪撕下一块鱼肉,递给雪儿。

    “嗯,好香呀。”

    “来,多吃点。”

    “你也吃呀。”

    “你就只允许吃那么一点,剩下都是我的了,你以为我全给你吃呀。”许鹤溪把鱼肉举了起来。

    “你给我,你快给我,我要吃。”雪儿在许鹤溪的身旁抢肉吃,仰着头,像一只饿急了的馋猫。

    “快给我呀。许鹤溪,你。”雪儿就围着许鹤溪转圈圈,许鹤溪故意撕掉一块儿肉放进自己的嘴里,“哇,真香,”许鹤溪故意做出一个非常香,想馋死雪儿的表情。

    雪儿气的直接开始抢了。雪儿抓住了许鹤溪的一只手,使劲把许鹤溪的手往下拽,“你快给我,我要。”

    “就是不给,就是不给,除非你亲我一口。”许鹤溪低下头,等待雪儿的亲吻,谁知雪儿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拉下了许鹤溪的手,手没有捏住,肉和棍子一起重重的砸在了雪儿的脸上,顿时雪儿和许鹤溪都傻了,由于鱼肉是刚刚考出来的,肉还很烫,上面还带着油,虽然只有几滴油溅在雪儿的脸上,就把雪儿的脸烫了几个疤。

    雪儿当时愣住了,有一滴油溅进了雪儿的眼睛,雪儿感觉眼睛里一阵火辣辣的灼热感,好几分钟都睁不开眼,并且脸上也是火辣辣的。

    “我是不是瞎了,也毁容了。”雪儿不敢去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

    “雪儿,没事的,等一会儿就好了,你别担心,脸上也没事,只是刚才可油溅到上面了,有一点点的红,没事的。过一会儿就没事了。来,你先坐下,我去给弄点凉水敷一敷。”许鹤溪扶雪儿原地坐下,然后用叶子去海边弄了一点水,用手轻轻的给雪儿敷在了脸上,看着雪儿脸上好几大块红肿的地方,许鹤溪觉得心里很难受,要是自己不那么调皮就好了,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雪儿的脸上留疤。

    “泗泗……”雪儿嘴里发出痛苦的声音。

    “雪儿,你忍一下,忍一下就好了啊。”

    “我一定会毁容的,本以为眼睛可以看到了,以后就可以好好的生活了,我的命就是这样悲苦,命运总是对我不公,总要夺取我身上一点东西才甘心。”雪儿留下了眼泪。

    “雪儿。你别哭了,你在哭,泪水流到伤口上,这伤口就会留下疤的。”

    “已经毁了,保护还有什么用。”

    “现在好好护理,还有可能不会留下一点疤,你要是这样不在乎,肯定好不了,你相信我,我一点不会让你脸上留疤的,你还是之前那个美丽的雪儿。”雪儿已经彻底死心了。

    “聂总,他们强烈要求撤销许总在公司的股权,让把股权给大家一份,或者是直接总这一部分钱来投资新产品。”聂倩倩的秘书给聂倩倩通报。

    “你通知下去,下午三点开懂事会。”

    “好。”

    “莫总,许总已经死了,这继承权按说就该我们公司了,我们公司得再往上爬一个台阶,所以我觉得应该把这批钱拿去投资新的产品。”

    “谁告诉你们许总死了,他好着呢,他只是回国办事去了,过些日子就回来了。”

    “你就别再骗我们了,我都让渔政局查了,说许总已经掉到大海里呢,那么深得海,沉下去早被鱼给吃了。”

    “许总,也真是可怜,爱了五年的人如今和别人在一起了,这么年轻还没结婚就离世而去,许总真可怜。”

    “你们说什么呢,不要在这儿信口雌黄,况且现在还不确定许总在哪儿,你们就公然讨论这些,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莫总,你要接受事实,许总已经沉入海底,可能骨头都被鱼给撕碎了,你去哪儿找他的尸体。”

    “莫总,我知道这公司是你和许总花了很多心血才建立起来的,其中有你们的很多努力,你和许总的感情也很深厚,我们知道,你也很伤心,不想接受事实,我们也是这个公司的一员,面对许总的离开,我们也很伤心,可是这公司还要发展,还有公司上上下下这么多人要养活,我们大局为重,不能把私人感情掺杂在里面,这些你都是知道的。许总肯定也希望公司发展的越来越好的,也愿意把这些钱拿来投资公司。为公司做一点贡献,要是公司上一个台阶,许总在天上会很开心的。”

    公司的人都是这样,全是冷血动物,这许鹤溪的消息才传来几天,就要求分股权,也太不像话了,生意场就是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大家都是把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能多捞的绝不少捞一份。

    “真是因为我和许鹤溪是一起建立起这个公司的,看着公司一步步发展到今天,所以我了解他,他不会放弃公司的,他还会再回来,还要和我一起见证公司的十年、二十年。他是不会就这么轻易的离开的。我再告诉大家一个故事吧,就在去年,我出国旅游,在一个海边玩的时候,一个小孩儿在海边踩浪花,当时不小心被浪水冲走,我跑去救那个小孩儿,可是在浪花的击打下我离海岸越来越远,我男朋友看到后,跑去救出了孩子,再去救我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向下沉了,由于他没有那么多体力,最终我们一块儿沉了下去,大概有十来米深,我们以为永远的要离开这个人世了。我们彼此看着对方,尽力保持微笑准备一起面对死神。”

    大家都惊呆了。“怎么可能。”

    “我现在不好好的站在你们面前嘛,许鹤溪一年后也照样会好好的站在你们面前的。”

    “莫总,你给大家讲讲你是怎么上来的呗。”

    “醒来的时候就躺在沙滩上了”

    大家一脸疑惑的看着聂倩倩,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呢。

    “如果大家信得过我,就先把许总的股权留下来,如果不同意我的观点想退出也可以。”

    “怎么可能退出,我们也在这里投入了不上心血,是肯定不会放弃的。”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谁也别想打这部分股权的主意,散会。”

    “你说这女的是不是疯了,人都沉入大海了她还相信活着,她怎么就这么固执呢,非要把这部分股权留着。”

    “莫总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肯定要顾及许总,我们应该理解。”

    “就你还重情重义,被一个小女子就给说服了。”聂倩倩走后,大家议论纷纷,争吵成一片。

    聂倩倩很是气愤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这群没有一点情意的家伙,这次要换做是我,他们可能也会这么做,真想把他们给销了。

    “聂总。你别生气,我想他们暂时也不敢怎么样,毕竟他们还是害怕你的”。

    聂倩倩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面对公司现在的这个局势,他觉得很无助,好像现在其他的股东都在针对她一个人,

    她望着窗外,突然又想起五年前和许鹤溪一起创建公司时的场景。那个时候他们又苦又累,但是他们有梦想,有目标,他们俩一起为目标而奋斗。每天都在苦中作乐中过着充实的日子。聂倩倩突然想起一句话“五年前我们曾在这个城市中穿梭,迷茫的,在街道上望着林立的大楼,五年后,我们一定要站在大楼的楼顶,望着这一片繁华的城市。”这是他当时和许鹤溪共同许下的梦想。想想梦想,开始的时候,他们也迷茫过,也曾面对过很多困难,他们都一步步走过来了,现在这么一点点小困难只能打倒她,他一定要振作起来,把公司建的越来越好。

    他望着窗外的那些林立的高楼。面对自己现在处的位置,当年的梦想是已经实现了,可是这些远远不够。他坚信十年之后许鹤溪一定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一定还是当初那个努力工作,认真负责的许鹤溪。

    “喂,周小姐,你晚上有时间吗?”

    “今天晚上可能会加一会儿班,可能会晚一点儿才有时间。”

    “那晚上一块吃个饭吧,九点之后我到公司楼下接你。”

    好的不见不散。

    这段时间,在这周落莉悉心的照顾下,卡里儿的母亲渐渐的恢复了,并且可以自己坐起来了。卡尼尔很感谢这萝莉这段时间对他母亲的照顾,并且也很感谢周落丽这段时间一直鼓励他。卡里儿想起这段时间和周落莉在一起相处的日子,觉得这个女孩还挺有意思的。

    从小生活在一个家庭富裕的环境里。表面上看起来心狠手辣,做事不择手段,其实内心深处也有一颗善良温暖的心。照顾起人来,还挺细心的。

    “小周这么晚了,还没下班呢。”

    嗯,我在整理一些资料,整理完了就下班了,你怎么也没走。

    “你早上拿给我的卡里儿的合同,我看了一下,没什么大的问题。这次真的谢谢你了。”张总对于这个项目说了很多次谢谢。

    “这么晚了,乘车也不方便,我送你回家吧。”

    “不了,我约了别人。”

    “约了别人,你在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我可以冒昧的问一句,是谁吗?”

    “这个保密,少八卦。”周落莉给张总寄了一个斜眼笑。然后就起身收拾包准备走了。

    “刚好我们一块下楼呀。”

    “走吧。”

    以前曾和张总一块儿下了楼。张总一眼就,认出了卡里儿的车。

    张总立马迎上前去。“哎哟,稀客呀,这么晚了还来我们公司。”

    “不好意思,我不是来找你的。”

    “我们公司已经没人啦,这么晚了,你这样堵在我们公司门口不合适吧?”

    “周小姐,上车吧。”

    “那你是我的员工,当然是要我送她回家了,这么晚了,把她交给你,我不放心,我作为他的领导要对她负责。”

    “落莉这个城市可乱了,这么晚了,还是不要出去了?走我送你回家吧。”周落莉一脸尴尬,这个张总到底是想干嘛?

    “张总没事儿,你先回家吧,我还有点事儿。”周落莉还没说完就上车了,把张总气得在地上直跺脚。

    “真不好意思呀,那是我们部门的领导。”

    “我知道的,我们之前合作过很多次了,毕竟关系挺不错的。。”

    “原来你们是旧相识。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周落莉似乎有点儿生气。

    “看他对你还挺不错的。怎么样一块儿工作,积累出感情来了。”

    “你胡说什么呢。”

    “我告诉你,你了千万不能爱上他,他可花心了。年轻的时候有好几个女朋友,你看啊,现在嗯三十多了还没结婚,就是不像找一个安定的过日子,就是喜欢过几天喜欢一个,尝尝新鲜感,他这人他不靠谱了,你可不能上当受骗。”卡里儿的看到刚才张总的那个样子,肯定是喜欢上周落莉了,自己一定不能输给她。

    “这样坑好朋友不太好吧。我怎么听公司的人都说张总人挺好的,他把自己的青春都献给了sunshine公司了。他和我们公司那么厚的情意,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工作了,哪儿还有时间谈情说爱,这才是他这么多年没结婚的原因吧。”周落莉这么聪明有心机的情场高手早就看破了卡里儿的这点小心思。

    “那都是大家谣言,大家胡乱谣言的,有哪一个员工敢说自己的领导好好工作,那是不想活了。不想在公司混下去了吧。再说了,这种事。他怎么能和你说呢,我和他已经有六七年的交易了。我对他最了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