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三十九章 意外惊喜

    第八百三十九章 意外惊喜

    聂倩倩输了口气,她明白今后她要做些什么,对今后的目标更加明确了。“小许,你陪我去海边转转吧,我需要呼吸一点新鲜的空气。”聂倩倩对自己的秘书说到。

    “好嘞。我这就去开车,你在公司门口等我。”聂倩倩整理了一下办公桌,望望窗外的阳光,阳光明媚。今天还真是个好天气。

    “小许,左拐。”聂倩倩坐在车里想着各种事情,突然想起了什么。

    “聂总,我们不是去海边吗?左拐是去陵墓的呀。”小许很奇怪去陵墓干什么。

    “先去看个人,再去海边。”

    “恩。好。”

    小许跟在聂倩倩的后面到了陵墓,看着墓碑上写着许鹤溪三个大字,清清楚楚的印在他的眼前。把小许给惊到了。“许总不是前几天还去公司了吗?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小许用吃惊的眼神看着聂倩倩。

    “小许,你相信许总还活着吗?”

    “我当然相信了,许总好好的怎么会

    死呢?你这碑是在故意隐瞒什么吗?”

    “他是在那天去公司之后的第二天遇难的,回国的飞机因受台风的影响,坠海了。”

    小许把手放到了嘴边,显然是被吓到了,“那一个航班的人都坠毁了。”

    “只有他和一个女孩儿。”

    “那许总也太不幸了吧,我的感觉怎么是许总还在某一处活着,并且那个女孩儿也活着,但是她们现在过得并不好,许总平常的性格让我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小许看着许鹤溪墓碑,坚信许鹤溪还活着。

    聂倩倩也一直坚信许鹤溪还活着,许鹤溪一定活着的。

    他们来到了海边,聂倩倩赤着脚踩在沙滩上上,沙滩上有很多很多的回忆。美好的伤心的全都涌上心头。但最多的还是想起了伤心的事,在这里曾经沉下去了他两个最爱的人,如今还有一个下落不明。聂倩倩看到海水时心都碎了,可是在这里也曾经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忆。曾经和莫尚谦在这里一起嬉戏打闹,一起留下的欢声笑语。那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他们的气息。

    可是聂倩倩的心里还是很不痛快,于是她在海边拼命的奔跑。朝着太阳的方向奔跑,以把她心中的烦恼甩到脑后。

    小许跟在后面,已经跟不上聂倩倩的脚步。“聂总聂总你慢一点儿,我都赶不上你了。看来聂总是经常锻炼呀,身体这么好。”小许已经跑的气喘吁吁了,聂倩倩还在前面拼命的奔跑。中午的海滩上并没有多少人。只有聂倩倩消瘦的背影,在阳光下拉出一个淡淡的影子。

    “聂总聂总,呼呼呼……”小许是真的跑不动了,就坐在了沙滩上。

    聂倩倩一个人还在围着海边跑,像是跑马拉松一样,始终不放弃。貌似是一场没有终点的马拉松,她也毫不减速。

    跑着跑着,突然被一个什么东西给绊倒了。好像是一个瓶子,聂倩倩的脚扭了一下,坐在了地上。小许看见聂倩倩坐在地上,立马跑了过去。“聂总,聂总,你怎么了?”聂倩倩坐在地上抱着腿。

    脚腕肿了好大一块儿暂时是走不了了,聂倩倩忍者疼痛把腿弯了起来,感觉今天真是出门不幸。

    “聂总,你腿都肿了,我们回吧,快点。我送你去医院。”小许看着很是着急?

    “我没事,我的车里后背坐上有跌打扭伤的药,你去给我拿一点来。”小许就飞快的向车子的方向跑去。

    聂倩倩揉揉自己的脚踝,感觉里面的肉和骨头已经扭在了一起。“你这个不争气的腿,才跑了多久就受伤了,咋这么脆弱呢,还没有手臂有用,聂倩倩准备伸手去打一下,可一想着那般疼痛就忍住了。好了好了,是我平时没照顾好你,对了,是谁刚才拌我。”聂倩倩坐在地上一边自言自语的安抚着脚踝红肿的那个地方,一边转头向四周张望,眼睛突然停留在身后两米多远的一个小玻璃瓶上。

    聂倩倩不知为什么,看到哪个玻璃瓶是如此的兴奋,好像冥冥之中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暗示她哪个玻璃瓶和他有关。

    聂倩倩忘了腿上的疼痛,努力的拖着一条腿向那个瓶子奋力的爬过去。她的手马上就要抓住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手已经触碰到瓶子了,可还是就差那一点,她的腿不能再向前移一步,她觉得一点点都是扎心的疼痛,她还是在拼命的向前移,一厘米,两厘米,由于瓶子是圆的,玻璃的。很光滑,她的每一次触碰都会使玻璃瓶向前滚动,此时的她就像是战场上倒在血泊之中的战士,明明已经快接近自己死去的战友,亲人,明明这距离只有那么一点点远,拼劲最奄奄一息的那一点力气却得爬很久很久,明明希望已经在眼前,可是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奋斗,还是看不到那一丝的成就。

    聂倩倩是不会放弃的,她那怕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也要拿到那个瓶子,她努力的用一只腿站了了起来,脸上的汗不停的冒出来,她站起来了,像是被日本鬼子打到的战士,为了证明中华民族的不怕牺牲,光荣的革命她再次站起来了,她幸福的笑了,她用一只腿向前跳了一步,然后慢慢爬下去了,终于拿到瓶子了,她幸福的差点喊出来,用生命去拼搏得到东西的那一刻是多么的激动和幸福,此时她的腿已经越来越肿,或许已经失去了知觉。

    她捧着瓶子激动的看了半天,然后立马拆开,上面是熟悉的笔记“许鹤溪,对,是许鹤溪的笔记,许鹤溪没有死,他还活着,他还活着。”聂倩倩像是听到了一个非常惊喜的消息。

    上面是这样写的“亲爱的朋友,我是上次途中遭遇台风袭击的航班上的乘客(m地到西卜市。),当时不幸沉入海中,因为本人命不该绝,去阎王殿走了一圈,阎王爷说本人太放肆,阎王殿容不下本王这样的人,就把本王卞到一个孤岛上,没吃的没穿的,一无所有,所以请求好心人看到这个幸运瓶之后帮忙打个电话向附近的渔政局求救,救救本王,本王一定重金谢赏。署名:许鹤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