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六十章 一人一房

    莫尚谦还需要等待,等待一个时机,等待命运碰撞出火花。

    莫尚谦看着王悦,他想起曾经他也无数次想王悦这个人,她确实很漂亮,波浪一样的卷发看起来总是那么的优雅,而栗子色总是让她的脸孔的线条那么柔和,那么的动人。王悦确实很美,在他的面前却永远少了一种味道,一种他一直追寻的一种味道,也许是因为王悦不够安静,也许是因为她不够火辣,总是她不对他的胃口。

    想来想去,似乎王悦的身上总没有聂倩倩所带给他的那种感觉,时而平静的就像大海,他想也许是因为聂倩倩的名字的缘故,大海总是那么平静却又那么汹涌,聂倩倩总能够传来大海的感觉。

    想想也觉得奇怪,总觉得聂倩倩有点与众不同,总有那么一丝的怪异感觉吗,这感觉说不清,却让人觉得新鲜,或许是这新鲜感让莫尚谦和聂倩倩相处的这样融洽。想到这里莫尚谦已然忘记他眼前那个失落的姑娘了,莫尚谦因为想到有趣的事情嘴角勾出一个很好看的笑。

    王悦沉默着,沉默着,她的眼皮耸拉着,她甚至没有发觉此刻的莫尚谦已经走神,他的心已经不在她的身上,而飞奔到了另一个姑娘的身上了。哦,不!莫尚谦的心从未在王悦身上停留过,哪怕只是一刻钟。也许就是这个原因而造就了今天的局面,令大家都感到不愉快的局面。

    王悦抬起眼睛,也就是那么漫不经心的往莫尚谦那个方向看了一眼,随后王悦的眼睛就无法在移动俩了。莫尚谦的脸上挂着不可思议的微笑,那是种柔和的散发出温暖的光的笑,那微笑很美,王悦已然发觉莫尚谦的思绪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王悦只是这样盯着莫尚谦看,便想:他是不是想起了什么愉快的事情竟会露出这样的笑容?可是他刚刚还在对着她发火,刚刚他还是那样充满了怒气,可此刻竟变得这样温柔?王悦脸上的神色更加落寞了,因为她明白莫尚谦是绝对不会想起她的,因为她就站在他的眼前,她相信莫尚谦永远都不会因为想起她而露出温柔的笑。于是她猜测,莫尚谦究竟是想着哪位女生?

    可是无论王悦怎么想,凭她猜疑,可能会是其别的女生,可是是他以前的某位青梅竹马,又或许是聂倩倩,那个像男生的女生,她都无法不感到一阵悲伤,和嫉妒。

    此刻间,这世间的所有女生的存在都有了错误,因为她不知道下一秒谁会出现在莫尚谦的面前。此刻世间所有见过莫尚谦的女生都有罪,她们的罪过就是因为她们一睹了莫尚谦的风采。王悦此刻单是这样想象就已经醋坛子不知打翻了多少。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怎么忍受其别的女人,其别出现在莫尚谦眼前的女人。

    她想了一下,她空有班花的美名却独独留不住莫尚谦的心,莫尚谦甚至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多在她身上多停留处3秒钟,这是多么悲哀的境地啊!她发觉她就算有个天仙般的美貌,只要莫尚谦不喜欢她,她有了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留给其别的男人看,真没意思。这样想着王悦有些不开心的把眼睛移到了地上,对着地板死死的看,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得罪了她需要她用眼光杀死它。

    莫尚谦想到聂倩倩便已发觉他是要去看聂倩倩的,于是莫尚谦临走前最后一眼不放心的看了看王悦,他刚迈动一个步子,同时也把背影留给王悦的时候,一个东西又抓住他了。莫尚谦觉得有些无奈了,他回过头,不用猜也不用想,他就知道是王悦。果不其然,那支拉住他手的另一种白皙的手是王悦的。

    莫尚谦转过身子用眼神表达自己的语言,干什么?他的眼神中有一种耐性快要磨光的东西,他的眼睛有些急急的。

    王悦也不在乎,也不去管莫尚谦的眼睛里出现的是怎么样的一句话,直接的问道:“你是要去找她么?”王悦说的很明白,她指的无非就是聂倩倩。聂倩倩始终是王悦心中的一根刺,即便他们才见了一面,但是这刺已经扎进了她的心中。她不能忽视聂倩倩,聂倩倩从她出现在莫尚谦身边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她是自己的情敌。

    王悦已经认定了,聂倩倩是她的情敌了。可是聂倩倩确实没有对莫尚谦动情,此刻熟睡在自己床上的聂倩倩翻了一个身,砸吧了一下嘴巴继续会着周公。

    “王悦。”莫尚谦示意王悦撒开拉着他的那只手,他需要去找聂倩倩,而王悦他已经把自己的立场对她说的明明白白,她不应该再拉着自己的手不放了。

    王悦脸上立刻放出了悲伤的神色,她的眼睛里好像流淌着一股忧伤的溪流,“可不可以,不要去?”王悦此刻用着祈求的话语问道。

    “你知道,不可以的,王悦。”莫尚谦又一次明确的说明了自己的立场。谁也不能阻挠他此刻要去聂倩倩身边的心情,谁也不能阻挡,就算王悦眼睛里流动着的是一跳河,他也一定要夸过这条河,到达聂倩倩的那端。

    王悦立刻涌出一股子坚定,她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就是无放开他了。莫尚谦抬起另一只手放在王悦的手背上,王悦的眉毛轻动了一下。

    莫尚谦的手试图拉开王悦的手,可是她的手好像固定死了一样,他拉不开。于是他微微使用了一点力气,接着说道:“别这样,王悦。你知道的,你拦不住我。”于是王悦的手就在这句话结束,便又一次掉落了下来,孤零零的掉了下来。

    莫尚谦头也不回,快步的离开了这里。

    这是多么坚决,他竟是这样想迫不及待的离开她的身边。王悦这样想着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阳光孤单单的从落地窗穿过,再孤单单的落在王悦半个身子之下,虽然这是盛夏,却没有多少炎热的气息,王悦轻声的呼吸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