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六十一章 枉然

    莫尚谦离开之后这个房间里只剩下了王悦,她落寞的背对着阳光,而阳光却从她的身上投出一个影子,在暗暗的房间里投下一个暗暗的影子。

    “他就这样走了,这样快速的离开了。”王悦眼望着门口的位置,喃喃道。尽管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平静,可她的声音却十分的落寞。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了她,还有一把聂倩倩坐过的椅子,此刻他们两者竟显的十分的孤单。王悦突然之间萌生了一种颓败感,她发觉她浑身都已无力,她此刻就像骨头都被抽出了身体,而她人软瘫瘫的躺在地上,没有任何时刻比此刻更让她无力的了。

    必须要去找她么?非要去找她么?王悦一屁股做到地上,连衣裙托在地板上,王悦的力气已经被抽干了,她想不明白莫尚谦为什么非要去找聂倩倩。似乎问题已经不在聂倩倩身上,而是她。

    聂倩倩已经不是重点了!王悦心中明明白白,对于这点。

    王悦感到悲哀的是,被莫尚谦抛弃的她此刻竟是这样的孤单,隐隐的她都觉得她周身的气温降低了,她觉得身体有些发冷的搓搓手臂,然后不安的眼睛向这个房间的四处瞄着。

    王悦不知道自己喜欢莫尚谦到底哪里出错了,似乎今天就是个不幸的日子。莫尚谦对她发了火,那是从未有过的,一个好好先生发脾气了,就算她当年不像个女孩子,抛却了矜持跑到他的面前向他表白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生气,可今天生气了。

    而且莫尚谦竟然正视了她对他的感情,想当初那可是他之不及的,今天虽说是正视了她,但是莫尚谦的话却句句向刀,像剑一样刺向了她,差点使她站立不稳。莫尚谦从未这样子对一个人说过话,还是这样毫不掩饰自己情感,丝毫不在乎别人想法。今天真是破天荒了头一次,竟然还都让她遇上了。王悦虽然觉得自己今天有些出师不利,虽然觉得后来发展的似乎越来越和聂倩倩无关,但是今天的起因却是她。不得不的王悦心中又是一份气恼。可如果再追究的话,如果她不喜欢莫尚谦,那么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那么莫尚谦今天会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都与她无关。

    可王悦不认为自己喜欢莫尚谦错在了哪里。爱一个人有错么,她追寻着一个她喜欢的男人,苦苦的追寻了三年了有错误么?她只是单纯的喜欢一个男人,可她忘记了她今天涉及到了莫尚谦的私人问题,那么她就不是单纯的喜欢或者是爱慕他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悦已经领莫尚谦产生了厌恶感。并且王悦此刻已经感觉到了。

    王悦认为莫尚谦已经讨厌了她,已经厌恶了她,她想她已经没有了希望,或者说是从来就没有过希望,她爱上了他就注定是场必输的赌,可是她的赌注却是自己的感情,那么美好,那样感性,那样复杂的。

    她的赌注是自己的青春,可她并没有老去,她想这是幸运的,如果她爱一个人爱的年老色衰,从年少到横纹满脸。王悦庆幸的是她的感情只付出了三年,很幸运的是她还年轻,还有资本,最起码她的美貌就是她的资本,她还可以利用这些试着去挽回莫尚谦的心。

    王悦想想,她觉得莫尚谦已经讨厌了她,而且是那样的讨厌她。空荡还是空荡,王悦抬起头大量了这个房间,这个屋子。她发觉这里竟然是这样的大,这里竟然是这样的宽阔,宽阔的就只有她自己坐在地上,而一边放着一个椅子,一个孤零零的椅子。王悦把眼睛移到椅子那边。

    想想真觉得悲哀。王悦心中想。她真的对于自己感到了悲哀,她何时这样落魄过,她是那样美丽动人,此刻竟像个失魂落魄的人坐在地上,哪里还有美丽,哪里还有她的修养,她曾学过的那些知识,那些受过的教育此刻竟然被抛的远远地。

    其实阴暗的房子是有好处的,最起码它遮阴,它透着凉。王悦已经深深的感觉到了这个房子的好处,她心中既流动这一种淡淡的忧伤,脸上有流露着一抹强颜欢笑,她的嘴角轻勾着,眼角周围也挤满了皱纹,但是她的笑却不达眼底,她是悲伤的,有种无名的伤流动着。

    可是这无名的伤却没有能留住莫尚谦,莫尚谦是被另一种无名的伤而吸引走了,他被另一个女孩无名的流动的伤吸引走了,所以此刻王悦就要被抛弃了,孤零零的一个人呆在这栋房子里,还是一栋不属于自己的房子。

    王悦已经不在乎了什么,她把手掌放在地板上,以左边的那一只胳膊支撑着自己的上半身身体的重量。王悦跪坐在地上,双腿都埋在了裙摆之下,她歪斜着身子把自己的身子向着那个手臂那里依靠,她已经是深感疲惫,深感劳累。

    王悦已经对于这场爱情,无可奈何了。这爱情里充满了疲惫,充满了苦涩,充满了太多太多她不能言语的情感,因为她一路上追逐,一路上奔跑,照着莫尚谦那个方向。她仿佛一只追逐着太阳,一直追逐着,可这个太阳从来就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过一秒钟,这个太阳总是走,走的太快。

    这样想着,王悦无力的倒躺在地上,栗子色的头发散落在了地板之上,她的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像星星闪烁着看着天花板。裙子散落在她的周身,两只莲藕一样的白手臂,在一旁躺着。从天花板向下看,王悦此刻竟是这样孤单,这样落寞。

    这已经不是一个盛夏的季节,这已经是一个飘雪的寒冬,一片一片冰晶的雪花,凉凉的落在王悦的脸上,脖颈上,褐色的衣裙上,然后消融,但是寒冷却沁入了心骨。王悦冷的不能行,她感到自己的心和自己的身体都已经僵硬了或者是麻木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