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六十二章 误会中的焦虑

    王悦闭上了双眼,可她的最后一眼却露出了无奈,那一眼无奈竟是用语言无法形容了,那里包含了太多,太多苦涩。但是她闭上了,将所有苦涩,所有语言都截止了,她闭上眼睛就是选择了沉默。

    即便此刻王悦感到身和心都那么的寒冷,她感到自己整个人都在过着寒冬,但是她的手臂还是放在周身,她没有抬起胳膊拥抱住自己,没有蜷缩在一起,没有让自己显得无助,和不安。她没有这样做,她赤裸裸的坦诚诚的迎接,拥抱雪花,拥抱寒冷,拥抱孤单。

    莫尚谦从家中跑出,虽然他自知对王悦的话重了些,也比较直白了些,但是他知道这种做事有好处的,最起码这个女人不会再对着他产生任何的幻想,只要没有了幻想就是对她的好处,他是不会爱上王悦的,他心知肚明而且十分的肯定。

    王悦无论是从外貌上还是从性格上来说都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虽然王悦长的漂亮,家境也很好,但是无论她多么的出色和优秀,自己不爱了就是不爱了。这种感情观念,是不会因为王悦的外在的条件而改变,他既不攀附她的家境,也不会利用他而成就自己的任何事情。

    想想是有好处的,虽说重了些,更或者是让她最后会讨厌了,或者是在学校里再见面她会躲避着自己,或许他们从此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但是无论结果是什么,他要说的话,都明明白白的传达给了王悦,这样就是好的。

    莫尚谦脸上露出苦恼的神色,在她的心中他也是懊恼的,对于他所说的那些话。他心中十万个抱歉,但是却不能对着她说出,只能一边在赶往聂倩倩家一边怀着对王悦的愧疚。还能怎么样呢?聂倩倩的个性无论是从哪一点来说都是他喜欢的,最起码他不讨厌聂倩倩。聂倩倩是自己的朋友,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一个声称喜欢他的女人来伤害他的朋友,他绝对不允许一个喜欢他的女人以爱的名义毁掉他的社交,他和兄弟之间的友谊。

    莫尚谦是极重道义的,他对聂倩倩心中没有半分的男女之情,他对她有的只是兄弟之间的情义。莫尚谦想聂倩倩也是这样看待他的,在莫尚谦看来聂倩倩就像一个还未张开的孩子,她的思想极其单纯,他知道聂倩倩不会多想些什么。聂倩倩看待他就像看待一个好兄弟,好哥们。聂倩倩会对他毫无顾忌,聂倩倩会对他袒露心事,她对他真的好的无话可说,可说自己是聂倩倩在这个陌生城市里唯一的一个朋友。

    这样一个信任他,对他忠诚的朋友,他怎么忍心伤害了他?即便他对于王悦感到万分的抱歉,但是他还是庆幸于一点,那就是他确保了聂倩倩以后没有了困扰, 他确保了聂倩倩不会因为他的事情而感到不愉快。这点是最令莫尚谦感到欣慰的。

    快步走到,聂倩倩的家,他们两家的距离并不遥远,短短的只是几米远的距离。大步子跨着,再迈出一步就站在了聂倩倩的家门口。可是这是一扇紧闭的门扉,这紧闭的好似还是聂倩倩的心扉一样,她是不是隔绝了自己?是不是要和他绝交,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和他谈天说地,再和她看星星从黑夜直到天亮?

    莫尚谦变的有些迟疑,他的心中打着鼓,他胡思乱猜,他怕聂倩倩今天之后再也不理他了,他更怕没有聂倩倩之后他的日子就是围绕着学校和家中打转,再也不能够畅怀的笑。

    “叩叩叩”莫尚谦在门口敲了几下门,没有动静。莫尚谦又敲了几下门,还是没人。莫尚谦站在门外,就这样丝毫不掩饰自己情绪一样,焦急、慌乱,等等都纷然跃到他的脸上。

    为什么不开门?怎么不来开门?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焦急么?自己是多么的想要见到她?站在门外莫尚谦的心中是掩饰不住的焦虑。

    “那是一个误会。”莫尚谦呢喃,声音渺小的就连他自己也没能听到。但那确实是一个误会,有关于王悦。对,那就是一个误会。莫尚谦这样自认为,当然他也希望聂倩倩也这样认为。

    可是聂倩倩认识不到,因为莫尚谦费尽千辛万苦跑来了她的家门,他这般疲惫的,收到伤害的敲着她家的房门,她却迟迟不来。莫尚谦多么想,多么希望他能告诉她,这只是一个误会。他并不希望聂倩倩生气,更加不想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断掉。

    “叩叩叩”一声声急促的敲门声,一声声像是叫喊,像是乞讨一样,可施恩的人没有来。

    “她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莫尚谦转过身,他终于不再对着一扇门,对着这扇门后面产生任何的期望,他充满了颓丧和沮丧的转过身子,就像一个街头艺人坐在了聂倩倩的家门前。为何如此说,因为他的手指在半个小时之前还优雅的拉着小提琴,那旋律那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那目光那神情就好比一尊神一样光芒四射,浑身上下他散发出的都是艺术、美感,令人迷幻,神魂颠倒。

    可现在只是这样一个问题就把莫尚谦给难倒了。莫尚谦两条腿分开坐在冰凉的板块上,两只胳膊放在膝盖上面,一双明亮有力的眼睛此刻正迷茫的四处张望,左瞅瞅,右也看看,最后再回过头看一眼聂倩倩那扇紧锁的门。

    隔壁自己家的庭院里,那一树一树的绿葱,那一花一草的聘婷,那一阵阵芬香一阵阵风的飘摇。再深入一点,莫尚谦的瞳孔微微收缩。难道我要在这里坐上一个晚上?如果聂倩倩不来为自己开门的话。转念他又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就太糟糕了,他想自己或许会变成一尊雕像,已经凝固了的雕像。

    其实莫尚谦的本意是想要回家去的,既然聂倩倩不打算今天见他,那么他就明天再来找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