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六十四章 乱绪

    莫尚谦变的有些迟疑,他的心中打着鼓,他胡思乱猜,他怕聂倩倩今天之后再也不理他了,他更怕没有聂倩倩之后他的日子就是围绕着学校和家中打转,再也不能够畅怀的笑。

    “叩叩叩”莫尚谦在门口敲了几下门,没有动静。莫尚谦又敲了几下门,还是没人。莫尚谦站在门外,就这样丝毫不掩饰自己情绪一样,焦急、慌乱,等等都纷然跃到他的脸上。

    为什么不开门?怎么不来开门?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焦急么?自己是多么的想要见到她?站在门外莫尚谦的心中是掩饰不住的焦虑。

    “那是一个误会。”莫尚谦呢喃,声音渺小的就连他自己也没能听到。但那确实是一个误会,有关于王悦。对,那就是一个误会。莫尚谦这样自认为,当然他也希望聂倩倩也这样认为。

    可是聂倩倩认识不到,因为莫尚谦费尽千辛万苦跑来了她的家门,他这般疲惫的,收到伤害的敲着她家的房门,她却迟迟不来。为什么不来?莫尚谦想!莫尚谦多么想,多么希望自己能告诉聂倩倩,这只是一个误会。他并不希望聂倩倩生气,更加不想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断掉。

    “叩叩叩”一声声急促的敲门声,一声声像是叫喊,像是乞讨一样,可施恩的人没有来。

    “她似乎是真的生气了。”莫尚谦转过身,他终于不再对着一扇门,对着这扇门后面产生任何的期望,莫尚谦充满了颓丧和沮丧的转过身子,就像一个街头艺人坐在了聂倩倩的家门前。为何如此说,因为他的手指在半个小时之前还优雅的拉着小提琴,那旋律那动作都是那么的优雅,那目光那神情就好比一尊神一样光芒四射,浑身上下他散发出的都是艺术、美感,令人迷幻,神魂颠倒。

    可现在只是这样一个问题就把他给难倒了。莫尚谦两条腿分开坐在冰凉的板块上,两只胳膊放在膝盖上面,一双明亮有力的眼睛此刻迷茫的四处张望,左瞅瞅,右看看,最后再回过头看一眼聂倩倩那扇紧锁的门。

    隔壁自己家的庭院里,那一树一树的绿葱,那一花一草的聘婷,那一阵阵芬香一阵阵风的飘摇。再深入一点,莫尚谦的瞳孔微微收缩。难道我要在这里坐上一个晚上?如果聂倩倩不来为自己开门的话。转念他又想,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糟糕了,他想自己或许会变成一尊雕像,已经凝固了。

    其实莫尚谦的本意是想要回家去的,既然聂倩倩不打算今天见他,那么他就明天再来找她。但是当他望向自家的房子的时候就知道,他目前是没办法回去的,因为王悦还在那里。王悦就像一个麻烦,而莫尚谦是个男人,他讨厌麻烦,也不善于解决麻烦,所以他很聪明的选择了躲避麻烦。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宁愿坐在聂倩倩家门前一夜,也不想回去那个家里的原因。

    在这夜里,莫尚谦的身影是那么孤单。又笼着落寞的味道。哦!那就是一个失意的王子,美丽而忧郁。

    固执并不是谁都有的,可偏偏固执的人这里就有两个,一个是莫尚谦,而另一个则是王悦。莫尚谦是因为家里有了麻烦,有家而不能回;王悦则是因为喜欢的固执所以她学会了等待,哪怕这种等待是千年,万年的,她心中也仍旧抱着一丝期盼。不过是个傻子一样的女人,期盼着一个不会爱自己的男人,爱自己。

    王悦在莫尚谦的家中一直呆着,直到暮色降临,一片深蓝沉沉的笼在整个大地之上,她一双环绕在窗口处期盼的眼睛始终未能期盼到莫尚谦的到来。不得不说她心中是一股失落的情绪的,不得不说她的眼中是一股失望的黯然神色。可就算如此了又能怎样?

    王悦从窗口处走了回来,每走一步裙摆就很好看的摇摆,她坐在沙发上禁不住的想。他们一定是见面了,一定是和好了,所以自己现在被抛弃了。想到这里她便嘲讽的一笑,自己什么时候是被拥有的?似乎记忆里自己从未被拥有过,她似乎始终徘徊在莫尚谦的圈外始终不曾走近里面,说到抛弃似乎是有些可悲了。但是这种单相思,怎么能是不折磨人的?

    单相思必定是要折磨人的,因为它苦,不开花也不结果,终年只是那一个模样,自己的心血都快要被它榨干,可是这植物的模样始终不曾改变。若不是莫尚谦是个冷血的动物,王悦一定认为自己心中流淌的血是毒血,不然这血浇灌的爱怎能不开花不结果呢?

    “他们一定有私情!”王悦恼怒的道出口,她想不出在一个女生的家里呆上一恶搞下午是什么概念。聂倩倩和莫尚谦的关系一定不是莫尚谦说的那样单纯,如果他们没有私情就算是说再多的话也已经说完了,解释清楚了。可现在天都已经黑了,她连莫尚谦的人影都没有看到,着意味着什么?

    但这也没什么,不是么?莫尚谦曾和聂倩倩促膝长谈,曾和她看了一晚上的星星。今天不过是短短的半天时间,这又能代表着什么?周落莉安现在心中安慰着自己,可是王悦就是不停的想。

    越想王悦的内心就越加不安,房中的钟表滴答滴答的走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敲响钟声。在这种境况下,黑暗的房间里,只有钟声聒噪的,王悦越加孤单、暴躁、不安。她就像一个受到委屈的孩子,畏惧着什么似的双手抱膝,那是种不安的表现。

    “已经9点了,他还不回来。”王悦轻声说,在黑暗中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触摸不到,虚弱的飘渺的只有她的声音。她头脑一直清晰,她查着钟声,计算着这是第几次钟响,然而她却更加的伤心,可也隐有着一丝愤怒。

    为了一个聂倩倩竟然把她抛之不顾!即便是黑暗之中,熊熊的火燃烧是依旧很明显、热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