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六十六章 道是天凉好秋

    聂倩倩默不作声的退出这场舞台剧,眼睛看着道路前方,阳光很好的洒在地上。脑中思考着:青春是个什么东西呢?像未发育成熟的青果子,又像飞舞的黑色的头发,总是那么张扬的真实的,而青春在这个年纪,总是风姿卓越的。

    她笑,年轻的何止是周落莉,她不也还未成熟,似乎无论思想、年龄、身体怎么成长,总处在一种不成熟的状态,一种不圆满之中。

    比如她因为厌倦重复的生活,而任性的逃离了囚笼一样的家。现在她需要一份工作来保证生活能够维持下去,然而求职之路并不那么容易,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工作经验,再加上尽管她反复申诉她已经成年的事实,可他人仍抱有怀疑的婉拒了她的求职。

    聂倩倩瘫在公园的一座长椅上,午后的太阳照得聂倩倩张不开眼,她不禁感叹:“这年头吃饭最不容易。”求职都已经那么的艰辛了,未来的路她一个人走的还真是渺渺茫茫,风雨凄凄呀!

    吃了点东西,稍做休息后,聂倩倩重新打起精神。她了解在人生这条道路上行走要抱有小强一样的精神力以及生命力,否则她会被自己害死,而死因是————作。

    “老板,拜托你了!请收下我吧,我真的很能干,并且保证少吃多做!而且我确确实实是成年了!拜托拜托!”聂倩倩双手合十,恳恳切切的请求道。

    这是一家餐饮店,老板是一个有些肥胖年近五十的男人,只见他抖动着他那肥硕的双腮,“不行,你既没有工作经验,看起来又那么年纪小,就算你已经成年了我们也不要。”

    “可是我特别会做活,我家里做饭、打扫卫生全我一人承包。”聂倩倩扒着吧台,使劲的想要凑近老板。伴着一阵清脆的铃铛响声,从门口进来两个漂亮的女生,手挽着手。

    “不要不要,你快走吧!”老板摇着头断然拒绝,堪比四川变脸挂着淡笑对那两个女生说道:“你好!”

    两个女生在经过聂倩倩身旁时候,咬着耳朵,又偷偷瞄着她,低语道:“那男生真的好帅气呀!”说完一阵羞涩的笑。

    聂倩倩一听,耳朵一动,眉毛一挑。手臂变作漫不经意的搭在吧台,身子半倾斜着,漂亮的大眼睛抛出一个媚眼,声音刻意的作出低沉而充满神秘的磁音,浑身上下散发出低调又桀骜的味道,“嗨!两只小猫咪,有什么需要的吗?”

    两个女生一声尖叫,俩人激动的攥着彼此的手。聂倩倩目的已经达到,转脸对老板笑道:“老板,拜托就收下我吧!嗯?”

    老板摩挲着他那剃的干净的下巴,咂摸着,衡量着,终于回道:“好吧!”

    于是乎,聂倩倩就这样既充满波折又及其幸运的找到了工作。自此之后,一家挂着太阳标志门牌的餐饮店里多了一个帅气又机具绅士味道的小跑堂。

    一杯越喝越香醇的茶,红褐色沙发上露出半个脑袋,让我们再把镜头向前延伸到落地窗前,一支越品越动人的乐曲,额前的发很随意的垂在莫尚谦柔和的脸上。

    聂倩倩把这想象成是一场super start的演奏会,而她是一个不具有艺术细胞,却附庸风雅的俗人一枚。茶盏送至唇边,她浅浅的品了一口,又品了一口,归放原位。倚靠着沙发她惬意又慵懒,满足的半眯着眼盯着落地窗前的人儿。再没有比这更美好,更安宁的时光了。

    此时,一座明亮的机场里,带着墨镜不掩冷俊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又一架停落的飞机。一切就像风雨来前的宁静美好。

    一曲终了,过了很久,传来响声,聂倩倩拍着手,脸挂着餍足的浅笑。“说真的,我能和你做邻居真是三生有幸。”

    莫尚谦笑了像阳春白雪,他谦虚道:“彼此,彼此。”

    聂倩倩放下二郎腿,微微弯身,一手拿着方小红泥壶,微微一倾一碧玉液全付诸茶盏中,把茶盏中的水倒掉,再蓄上,放下小壶,片刻间一盏茶已送至莫尚谦面前的桌上。

    “好茶!”一口之后莫尚谦攒到。

    聂倩倩顿时笑开了,手肘点在桌上支着脑袋,“好会夸人。”顿了顿又说:“好会夸自己的人呀!”

    安静时候的聂倩倩干净、纯粹的就像一个孩子,就连她调皮的短发也变的安静,看着这样的聂倩倩,莫尚谦心中有种不知名的温柔蠕动,他觉得这样的聂倩倩真的很美好。

    在这纷纷扰扰的时间,两人很享受这似乎难得静谧的时光,阳光透过窗子温暖整个房间,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极度和谐的味道。

    任何喧嚣的终会被打破,静谧的时光也是一样。聂倩倩回味着香甜一阵子后说道:“曲子也品,茶呢也喝完了。那我就告辞了!”笑着起身,看到莫尚谦也站起来了,连忙说:“你就不要送了,咱们两家离的也怪近的。”说罢潇洒的离去。余莫尚谦似还在怔忪之中,似乎时间走的太快,他脸上露出一丝惋惜之情。

    是夜聂倩倩守在阁楼那扇窗户下,星星闪烁,连着她心也似乎飘忽不定了。怎么会这样呢?这种不安的感觉?这种无论怎样都无法安宁的感觉?为了打发这种讨厌的感觉,聂倩倩拿出那个蓝色笔记本,一支蓝色的笔,写下她的心事,写下一行行蓝色的忧郁。“是一片一片从枝头剪下的秋,是一片一片的愁,是一字一滴的泪水,凝固成血,斑斑点点,是你,是溪流的顶端,是我思绪中一条一条河流,是不能截止的情仇。”

    在夜晚,这份冷寂中思念总是分外清晰,且往往伴随着痛楚,往事如一幕一幕不能谢幕的剧场,反反复复把同一种感情刻了再深刻。

    “我记得与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可你却把我遗忘在了这个时空的另一端。”停下笔,聂倩倩看着窗外闪烁的星星,轻声呢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