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六十七章 触情

    “倩倩,我们要不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今晚聂倩倩因为思绪翻涌,以至于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未熟睡,当她接通电话,传来这样任性的话语,她简直惊呆了。

    “莫尚谦?”

    “是我,打扰到你睡觉了吧?”莫尚谦满含歉意,说不出为什么他突然萌发了这一想法,于是行为先于思想,当他回过神来,电话里已经传来聂倩倩的声音了。

    聂倩倩忍不住反复确认,“莫尚谦?真的是你,莫尚谦?”

    “是我,是我!”莫尚谦越来越后悔这份莽撞。

    “哎呀,我还以为咱俩灵魂对调了呢!这说风就是雨分明是我的节奏呀!你受什么刺激了,不像你风格呀!”聂倩倩忍不住一番吐槽,莫尚谦那么个温文尔雅的人,怎么也像他似的不着调起来了,莫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莫尚谦尴尬的笑了笑,“现在有很多的人都不是这样的么?”

    聂倩倩约莫察觉出了莫尚谦的局促,立刻调笑着说道:“去呀!美男子邀约小女子哪有不赴的道理!时间地点说罢!”

    莫尚谦又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明天吧,今晚你好好休息,明天我来接你。”

    “没问题,姑娘明天刚好休息不用上班。我今晚一定好好养精蓄锐,明儿玩他个二十八小时。”聂倩倩乐颠颠的在床上蹬着腿,欢快回答。

    “你是乐意去的吧?”

    “当然了!”

    莫尚谦此时才安心,道:“那我们明天见,晚安。”

    “晚安。”

    次日莫尚谦并没有很早的来敲聂倩倩的门,然而聂倩倩醒的很早大约是兴奋的缘故。只不过,莫尚谦却还是在客厅里等待聂倩倩,这大概也是种定律女人总让男人等候。

    为怕莫尚谦在客厅里等的过于无聊,于是聂倩倩建议莫尚谦可以随便出入,由于之前有来过这里,所以莫尚谦对这里并不是很陌生。他仔细的大量了一下这个房间觉得聂倩倩把这里收拾的很干净,物品摆放的也相当简洁。

    “倩倩,白天时候你阁楼上的风景如何?”

    卫生间里传来聂倩倩含糊的声音,“你可以上去看看。”往外看了一眼发现莫尚谦并没有动于是她诚恳的说道:“真的没关系,你可以上去看看的!”于是在聂倩倩的劝说下莫尚谦来到阁楼,房间充斥着阳光的味道特别浓烈,桌子上放着几本书,还有一个蓝色的本子。

    出于好奇心作祟,莫尚谦鬼使神差的打开了本子的第一页,一个又一个如同跳跃的音符的文字跳进他的眼中,那是很清秀却又含挺立,别具风格的文字。“叹/盛极初衰,镜花空对,仍抛头撒血,搏/身前身后,望/又是一度雁南飞,思悠悠,料今世/黄泉碧落不想见,恨悠悠/无限思量,唯愿君安。”

    翻过一页上面写道:“那样猝不及防/一滴,一滴,蓝色的忧郁/我从黑夜里走来,寻/一颗,永不坠落的太阳/而此刻,我/心有悲痛,请允许,哪怕一秒,也要/勇敢的,承认·······今天有雨,我听说/听谁说,几场/必然或偶然的,雨。”像是打开了潘多拉的宝盒,莫尚谦的心脏不在频率上的飞快跳动,一页又一页翻过,他不可抗拒的翻阅,不可抗拒的想象探索,一页上面写道:“一封寄不出的信,我写了,又写/一坛越是年久,越香醇的酒,储在心窖/而乍现的欢喜,总无缘结果,想/是前世有约,像两颗行星,几次对望之后,依然行在轨道线上。”多么心事重重的女孩呀,多么灵动的女孩,莫尚谦忽而心惊这是怎样一个女孩,似乎和平时看到的她不太一样。有一篇章墨迹还很新,上面这样写着,“是一片一片从枝头剪下的秋,是一片一片的愁,是一字一滴的泪水,凝固成血,斑斑点点,是你,是溪流的顶端,是我思绪中一条一条河流,是不能截止的情仇。”多么伤感,多么纤细。

    莫尚谦开始怀疑思索,那样简单爽朗的聂倩倩,她的肉体下包裹的是怎样一颗灵魂。怀着这份深思,两人坐上了特快车。他们爬了某座有名的山,累的像条狗;后来她们一起吃了当地的有名气的小吃还是没名气的小吃。

    后来,聂倩倩坐了她今生坐的第一次船,聂倩倩新奇极了,她觉得坐船十分的刺激,每一次风吹到海面,所带来的海浪都让他们的船一阵咯噔噔,就像是走在不平的石子路上,但是这感觉在海里确实十分有趣的,因为这并不是跳出去就能脚踩到实在的地面的处境。莫尚谦侧着头观察着聂倩倩,发现她开心的像个孩子,短碎的头发在海风中一阵凌乱,露出她洁白的脸蛋,还有纤细的脖颈,莫尚谦发觉聂倩倩长的也很美。

    “倩倩,如果你留了长发一定美的像个仙女。”莫尚谦忍不住赞叹道。

    聂倩倩乐不可支,笑倒在莫尚谦怀里,扯着嗓子说道:“你这人怎么这么会哄女孩子开心呀!你知道不知道,我不经夸的,一夸我就膨胀,你懂么?”

    “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觉得你美,所以就想告诉你我心里的感觉。”海面上风声也来的那样清晰,莫尚谦扯着嗓子喊着说道。

    看着莫尚谦这幅真挚的啥样子,聂倩倩心中泛起涟漪,低声道:“呆子。”

    这是一次很短暂的旅行,但是并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是这其中所享受到的快乐及喜悦,这是这次旅行的最大目的以及收获。

    当湛蓝的天空画过一条美丽的线,聂倩倩忍不住问自己:这又是一架飞向何处的航班?海岛?还是世纪前的某座城市?有没有那么一个航班的终点叫聂倩倩!

    当聂倩倩陷入沉思的时候,莫尚谦也陷入了沉思,他在心里一声又一声叫着聂倩倩的名字,问道:倩倩,你在看着什么地方?你在思念着谁?到这里他便再也不敢想下去,也不像想下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