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六十九章 有情无?

    早饭后,她准备要去工作,整理整理了衣领,耍帅似的一甩额前的碎发,赞叹道:“真帅!”

    这个名叫阳光多的餐饮店,是聂倩倩工作的地方,只听里面传来聂倩倩的声音,“两份冰淇淋,两份慕斯。”对着吧台聂倩倩说道。

    “倩倩,我发现自从你来咱们店之后店里的人好像变多了。”一个服务生和聂倩倩小声交谈着。

    “是么?”聂倩倩笑着反问道,“没觉得呀!”然后把客人点的东西放在餐桌上。“请慢用。”两女生看着聂倩倩羞红了脸,“呀”的叫了一声。

    聂倩倩和另一个服务生一起返回到吧台,聂倩倩低声说道:“我觉得你说的话有那么几分道理。”

    另一个服务生是个很秀气又有些孩子气的男生,他轻笑了几声,说道:“你不知道,在你来了之后咱们后面的 人都在议论你,说你是个漂亮的美男子,可实际上你却是个女生。”聂倩倩听完就乐开了。

    下班回家的路上聂倩倩一直咧着嘴,今天她发工资了,真是没有比这更美的事情了,她决定要买一块蛋糕,然后还要请莫尚谦一起吃。聂倩倩一手拿着蛋糕,顶着自己一头短碎的头发,晃着脑袋一蹦一跳的走着。

    “小辛辛,要不要来我家和我一起吃蛋糕呀?我今天买了好好吃的蛋糕哦!”聂倩倩拨通了莫尚谦的电话后说道。

    “好呀。”

    “那你现在就出门吧,我已经走到路口了。”聂倩倩不经意的一瞥,发现她的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身子比较挺拔,是不是莫尚谦,她有些怀疑,于是对还没挂电话的手机说道:“小辛辛,你已经到我家了么?”

    “没有我刚出门。”刚刚好的凑巧,走到莫尚谦家门口,聂倩倩就看到拿着电话正出门的莫尚谦。

    聂倩倩挂掉电话,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会,说道:“咦!那是谁在我家门口?”

    “会不会是你朋友?”莫尚谦思索了一会小心的问道,毕竟从聂倩倩搬来直到现在位置,他从未见过有人造访过聂倩倩的家,或是朋友或是家人,他似乎没有见到过。聂倩倩像一个过着隐居生活的人,除了上班,她几乎是深居简出。不禁的他也在想:“会是谁呢?”

    俩人就这么一边想着,一边走近了聂倩倩家前,聂倩倩对着背对着自己的那个男人道:“嗨,这位先生找哪位呀!”

    “嗨!亲爱的。”男人慢慢的转过身体,噬着似是而非的笑,道:“在外面玩够了么?该回家了!”

    聂倩倩心脏先是猛一紧像被一只手攥住了似的,再接着忽然一送,要不是莫尚谦扶住了她,她恐怕会瘫倒在地上。聂倩倩整了整语言,脸上挂着僵硬的笑,道:“噢!原来是许鹤溪先生,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请问有何贵干?没事的话就滚开,好狗不挡路,懂不懂?”每说一个字就像美人鱼走在刀尖上那么疼痛,最后她实在有些狼狈的吼出来。

    “倩倩!”莫尚谦惊了一跳,轻轻呼唤道。

    “你好,我是悠悠的未婚夫。”许鹤溪伸出一只手,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

    莫尚谦惊讶了一刹,顿时回道:“你好,我是倩倩邻居,我叫莫尚谦。”莫尚谦也伸出手表示了友好。

    聂倩倩却及快速的否认道:“他不是我未婚夫,我和他没有关系。”她转过头很认真的对莫尚谦说道。

    可莫尚谦又怎么可能相信?这两人就算不是未婚夫妻也必然是在感情上有所牵绊的。否则一个不会愤怒到没有理智,另一个也不会惬意到有恃无恐。是的就是这么极端又那么高度契合,让他心叹。

    “悠悠,我好想你。”许鹤溪一步上前,把聂倩倩搂在怀中,紧紧地,两人之间再无一丝空气。

    “放开我!”聂倩倩片刻怔忪便以回神,她奋力挣扎,用尽身上所有的力气,又打又是脚踢的,可是许鹤溪就想章鱼一样把她攥的死死的,总之她没有挣出分毫。“放开我,你给我放开。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不让我就这样忘掉你。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好!让你孤独了。”许鹤溪把头埋进聂倩倩的脖颈间。

    一瞬间聂倩倩感到有冰凉的液体在她皮肤上行走。“当初一声不说走的是你,现在一声不响出现的也是你。许鹤溪,你这个男人太自我,你连爱都给我的那么廉价。我的世界你说进便进,说出变出,爱你让我没有了自我。桔我爱不起你这样的男人。”

    沉默,唯有更深的沉默才能让许鹤溪有语言倾吐,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辩驳,这份伤,这份痛是那样深那样沉重,想当初他离去的时候是那么的悲痛,而悠悠一个他疼爱的脆弱的女孩只会比他有更深的痛。

    “好了。桔,放手吧!快一点。我觉得我的心脏就要爆炸了,你再不放手我就要死掉了!快!放手,给我活下去的权利,好么?”聂倩倩头抵着许鹤溪的肩头,一手攥住胸口,身子渐渐变的轻飘飘,慢慢的下滑。

    “倩倩!”莫尚谦激动的往前走了一步,紧张的呼喊。

    “悠悠!”许鹤溪一把脱住聂倩倩的腰,一声一声呼唤。“悠悠,悠悠。”

    聂倩倩攥着胸口,一口气一口气却怎么也吸不上来,痛苦到要死。眼泪就那么忍无可忍的无助的划下。“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如果能就这样死去是不是更幸福一些?至少是死在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怀里。”

    “倩倩,倩倩!”一声又一声,那么欢快的字眼却充满了担忧,聂倩倩张开眼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到莫尚谦,那样一个温润的人,现在也急的满头大汗。

    “莫尚谦。”聂倩倩的手伸向莫尚谦,很努力很用力的伸向他。

    “你知道她是怎么了么?怎么会变成这样?”许鹤溪急红了眼,急促的向莫尚谦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