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七十章 谁在飞?

    “我不知道,她从没这样过!”莫尚谦把手伸过去,抓住聂倩倩那只小小的微微凉的手。“你怎么了?”

    聂倩倩闭上眼,回忆起莫尚谦曾经为她奏起的歌曲,慢慢的她试着控制自己的呼吸,试着去忘记她依靠在许鹤溪怀抱里,慢慢的忘记一切,只有那午后的阳光,那温馨的曲调,以那盏茶,那静谧的时光。

    经过很长一段时间,聂倩倩才感觉到她心脏的平静,呼吸似乎也变的顺畅了很多。许鹤溪心思翻来覆去,他并不认为这个男人会成为他的威胁,但是莫尚谦对于悠悠而言似乎又极为特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竟让她对另一个陌生男子有了信任。望着两只抓在一起的手,许鹤溪眉头蹙的紧紧的。这一切都要怪他自己,若不是贸然的离去,也不至于到如斯地步,甚至,悠悠在他离去前是那么健康,可现在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竟让她的身体变的不健康了。几年的杳无音讯竟让他丧失了对她的了解,没有比这更让他无措的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聂倩倩的声音唤回许鹤溪的思绪。

    “你说什么?你有没有觉得好一些了?还有没有哪里痛?”许鹤溪低头轻问。

    “我这病是因你而起的,很多年前我发现当我越想念你,就越是痛苦,甚至不能呼吸。当我来到这座城市,我知道我来对了地方,知道这事我来到这里第一次发病,至少我很少再因思念你而感到痛苦。”聂倩倩轻轻的唤,“桔。”便再无下文,似乎因这一字而圆满,似乎因这一字而缺憾。

    “都是我的错!我已经了解,你,”许鹤溪哽咽了一下,“你,不要再说了。我已经都了解了。那么现在告诉我,你确定你真的不需要去医院?”

    “不需要,我已经好很多了。”聂倩倩摇摇头,垂着眸子不去看他。

    许鹤溪把聂倩倩放进莫尚谦怀中,对他说道:“她就交给你了,你送她进去吧!”莫尚谦点点头,许鹤溪转过身。聂倩倩看着他留给她一个背影,又是背影。

    聂倩倩揽着莫尚谦的肩头,一直盯着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直到房门合上,再也什么看不到。

    “我送你去房间好么?”莫尚谦低头问道。

    聂倩倩靠着他的肩头,轻轻说:“谢谢你。”

    把她放在床上,莫尚谦转身就要出去,聂倩倩抓住他的手,嘴唇几次张合,最后问道:“你没什么要问我的吗?”

    转过身莫尚谦拍了拍她的手,道:“问你什么,我只知道你还是你,这就够了,倩倩。”

    “我什么都会告诉你的,你不问问吗?”

    “我去倒杯水给你。”莫尚谦落荒而逃。他用什么身份去问,他怎么敢问那些他不曾参与过的惊心动魄。

    过了很久之后莫尚谦把水杯送到聂倩倩手上,聂倩倩慢慢开口道:“我叫聂倩倩。在我叫聂倩倩之前我叫聂倩倩。是A市张氏企业的大小姐,张家笼中的金丝雀。”

    她说的颤颤巍巍,只是听着莫尚谦就感到她心中的悲伤,于是出言制止,道:“那么你还是倩倩么?”

    “我是,我当然是!”

    “那么名字就只是代号,重要的你还是你。和我几月相处下来的也不是别人而是你,一个叫倩倩的女生。对不对?”

    聂倩倩趴进莫尚谦的怀中,忍不住一遍一遍问:“你怎么就那么好,那么那么好呢!”眼泪一滴一滴掉落。

    许鹤溪坐在车里,空气中充满了压抑和沉重,他一口接一口的吸着香烟,淡蓝色的烟雾在他手指上方蔓延,氤氲。一串号码拨通,只听许鹤溪说道:“把张家小姐这几年的事情给我查清楚,我要最详细的资料。”

    莫尚谦走出聂倩倩家,看到对面车里忽明忽灭,之间对方打开了车门,许鹤溪从上面走了下来。“她怎么样了?”

    这人还没走!莫尚谦吃惊,复有觉得自己大惊小怪,想到:倒也是他怎么可能会放心离开。莫尚谦回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谢谢你!”许鹤溪抽出一支烟递给莫尚谦,莫尚谦稍稍迟疑,接了过去。许鹤溪打出火凑到莫尚谦烟前,莫尚谦就着吸了几口气,烟雾袅袅,收火。

    许鹤溪盯着那个黑色的窗户,明知不会看到她还是固执的盯着看。“她十二岁的时候我离开了她。为了家族,为了我母亲,为了利益最大化,明知道她对我有太深的依赖,可我还是离开了她。六年了,我不敢探查她的消息,就怕一个不忍我会从国外回来她身边。这些年她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这是最可怕的。而她现在又那么抗拒我,让我只能在她身边徘徊而无法走近她。”

    莫尚谦拍拍他的肩,想要说写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别人的往事,他感到无助,他无从插口。

    “悠悠似乎经历了很多事,她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我记忆中还是以前的她,天真无邪,活泼可爱,永远洋溢着阳光般灿烂的笑,和一颗明亮的心。”许鹤溪一手捂住眼睛,不再说话。

    “和倩倩认识的这几个月以来,她即纯粹,又神秘,她的快乐之下似乎总有一条暗影。面对你她那么激动不难猜出她对你抱有怎样的情感,无论是好是坏,你都是她心中不可磨灭的痕迹。”如果你知道,倩倩,每次当我看着你的时候,很多时候我都感到迷惘。你那么纯粹,透明的就像个天使,可有些时候我发现,你离我很遥远,好像月亮蒙着一层纱,这让我看不懂你。你知道吗?倩倩。

    “痕迹?怎么能只是痕迹!”许鹤溪目光坚定,有着某种坚定的信念。

    那一夜聂倩倩家的窗外总闪烁着星星般的光,那一夜许鹤溪几乎没有断过香烟,那一夜聂倩倩站在窗前对着那个忽闪忽闪的位置望了一夜,那一夜莫尚谦翻来覆去都能安睡。那一夜注定了是不能平静的一页,注定了是愁情的一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