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七十五章 归家

    “他知道,他已经都知道了。”许鹤溪没有说话,却在心中想到。去也感到万分的后悔,为什么不早些去看看那个女生,以至于现在这种局面。

    “我们先进去吧!”张父站在聂倩倩家门前,按了几下门铃,很久之后才传来声音。

    “我不会见你了,你走吧!”聂倩倩站在门里,两手抱着臂膀,坚定如铁,声音冰冷的说道。

    “悠悠,我是爸爸,我来接你回家了!”门外张父的声音让聂倩倩惊了一跳,她有些迟疑,但是迟疑之后便问道,“真是你,爸爸?”

    “是我!”张父重重的回答,“还不快来开门!”

    聂倩倩颠颠的快速的跑过来,把门打开。老爷子嫁到,哪里敢让他久等。果然是自家老爷子。聂倩倩嬉皮笑脸说道:“爸,你怎么来了?”妄图能从轻发落。于是卖起乖来了。

    “我来接你回家。”张父几步走到客厅,往沙发上一坐,“收拾收拾和我回去吧!”许鹤溪尾随在后面走了进来,“悠悠!”许鹤溪讨好的叫着聂倩倩,奈何聂倩倩不理她。

    聂倩倩目光从许鹤溪身上飘了回来,对自己父亲说道:“我不想回去嘛!我才刚出来,就让我多在外面待些日子吧,好不好?你看我在外面也生活的很好呀!”聂倩倩坐在父亲身边,抱住张父的胳膊,撒娇似的摇了摇他的手臂。

    在张家父女俩聊天的空间,许鹤溪好好的把这房间的摆设看了一看,觉得聂倩倩尽管是一个人生活,却也可以把生活上的琐碎的事情处理的很好了,就连房间的摆设也摆的简单而好看,却不显得孤单的味道。如同聂倩倩身上的味道,曾经的味道,温暖的永远不会在黑暗中的味道。也许有些东西聂倩倩并没有失去,比如光明这种东西,也许只是因为一时的黑暗,所以她心中的光明才因此黯淡。但!许鹤溪想,但聂倩倩不是个脆弱的女孩,也许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她的心中那盏光还在亮着,只是在一处不被她自己发掘的地方。许鹤溪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耐心可以把那盏灯找出来,并且为她填上更多的灯油,因为他会永远陪伴他,等着他,就算她永远不会回头看他,他已然心甘情愿。

    许鹤溪已然坠入,情网,万劫不复了。

    “不行,你在外面已经玩的太久了。告诉你,对于你离家出走这件事我很是生气。”之后就听张父不怒而威,“不要让我生气,快点去收拾东西和我回家!”

    “不要!”聂倩倩不开心的甩掉张父的胳膊。很显然这并不是个好主意,聂倩倩知道,但是她却仍然要试图反抗,哪怕那只是徒劳。

    张父眉毛一挑,哼了一声,道:“好,这里的的东西不要也罢,家里也没什么缺的。就这样走吧!”说着张父站起来。本来他就不喜欢聂倩倩这种自感沦落的样子,放着好好的宅子不住,放着佣人不用,非要自己闹腾,明明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姑娘,多少人千求万求的也求不来。她投了个好胎,却不知道珍惜幸福,就爱折腾!一个字就是:作。什么毛病都是惯出来的,张父恨不得一巴掌把聂倩倩打出地球外面去。

    张父这一动作让聂倩倩感到害怕,聂倩倩了解父亲是个说处就做到的人。忤逆显然和以往的每一次得到的结果都是相同的,一切都是徒劳。聂倩倩心中定义。没有办法逃出的笼子,这种感觉一萦绕在聂倩倩的心头,就让聂倩倩感到胸口就要炸裂似的。有没有什么办法?

    聂倩倩垂着头思量着,有没有挽回的可能性。

    目光向外面飘去,看到外面站着父亲带来的人,恐怕就是为了预防她再次逃跑而做准备的吧!那里已经有父亲带来的保镖把守着,已经没路可走了。“逃不走了吗?”聂倩倩心想。

    想要自由就这么的难吗?为什么父亲一定要这样自己,折断自己的翅膀,为什么翱翔的鸟却不可以飞翔,难道就因为她优越的条件,可是这是顶太沉重的帽子,以让她失去了很多幸福与快乐。

    如果她是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人,那么或许她会活的很轻松。不!一定是会活的轻松的。可以不去思考,每天只需要让别人侍弄自己,可以没有灵魂,只要有庞大的家世,只要有美丽的外表就足够。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让我有自己的思想?为什么不让我只做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人?这是考验吗?如果这是考验,为什么在我飞翔的时候却被最沉重的一击即中!

    聂倩倩的灵魂在嘶叫,在呐喊!

    聂倩倩眉头锁着,只刹那间,脑中就涌出无限思绪,聂倩倩有些头痛,抬眸子看向许鹤溪,许鹤溪正紧张的看着她,脸色也并不太好。

    这个人也是在关心着我的吗?聂倩倩心中想。可他也没有办法救自己不是吗?对方是自己的父亲,是个连自己都不可以反抗的人,更何况是许鹤溪!

    聂倩倩心像沉入了海底,一点一点变的冰冷。许鹤溪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聂倩倩,她一锁眉,他就知道她的忧愁。许鹤溪为聂倩倩的愁苦而苦恼,为聂倩倩的悲痛而悲痛。

    许鹤溪举步走到聂倩倩身边,一手伸出附在聂倩倩的肩头。似乎一次来给她,他最深的安慰,和陪伴。

    聂倩倩抬头望进那双黑色的瞳孔中之中,心中猛的一个颤动。似乎自己不再便的那么孤单,似乎自己也感受到这个人给予自己的温暖,这几年来之后的第一次温暖。有什么东西不在变的脆弱,不在编的柔软。

    “等一下,我去收拾东西!我这就和你回家!”喊住已经走到门口的张父,聂倩倩无不悲戚的说道。还是会忧伤,尽管有阳光的照耀,也无法阻挡影子的存在。或许正因有光才生暗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