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七十六章 金丝鸟

    聂倩倩悲哀她又要做回金丝雀,一直不快乐的金丝雀,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做一只每天风里来雨里去的麻雀。每天都可以在天空中自由的翱翔,每天只要想就可以飞去想去的任何地方,那么的自由!

    聂倩倩回道楼上,打开衣柜,拿出行李箱。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她的东西要自己收拾,就像来的时候一样,也是她自己把这里打扫的那么漂亮,那时候这地方还是灰沉,在有人居住之后这里多了人情味。

    难道她的命运的注定了的?一生被他人固定,只能做一只扯线木偶,只有被别人摆布的命运?不可以拥有自己的思想,不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人无论活的伟大还是渺小,都要有价值上的体现,这样人才得以认可自己是活着的,认可自己生命的存在的意义。

    然而她的人生为何会这样的疲累。聂倩倩拖着行李箱从楼梯上走下来,尽管她希望时间可以走的慢一些再慢一些,可是还是走到了终点。

    走到门口保镖从聂倩倩手里接过行李箱。

    聂倩倩回过头看着身后,这个短暂美好的她所待过的地方。承载了她美好的记忆的地方,再见了我喜欢的房子。转过头,看见庭院里那些花儿,那些草,后来这些植物有经过她精心大理的,因为她想做一个有爱的热,她想试着去爱别人而不是找各种借口,各种不爱的借口去拒绝一切美好的事物。

    再见了,小花儿们,小草儿们!我走了,也许再也不会胡来了,但愿你们活的比我更自由,更快乐,更坚强一些。

    聂倩倩一手拿着一个信封,还有一个人她还要再见一面。便对张父说道:“我要去隔壁家一趟,送个东西我就回来。”害怕被父亲反驳,于是她很快速的,有带着祈求的味道说道,“我会很快就回来的!”

    见张父点点头,聂倩倩飞似的跑到莫尚谦家门口,“丁玲,丁玲”悦耳的铃声像是最后的告别,然而却没有人来开门。聂倩倩感到无比失望,莫尚谦他不在家!聂倩倩思索了一阵子,于是拿起手中的信,从门的下方塞了进去,一边心中祈祷,“莫尚谦,你一定要看到呀!”然后转身离去。在上车之前,许鹤溪走到聂倩倩身边,轻声说道:“还会再见面的!只要心中抱有对对方的想念,还会再见面的。所以不要再伤心了,好吗?”

    聂倩倩坐在车上,忍不住的趴在后窗看着周围的街景一点一点倒退。

    别了!聂倩倩心中轻轻说道。

    在聂倩倩离去很久之后,莫尚谦才从外面回家。任他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不久之前他心心念念的聂倩倩,已经褪去聂倩倩这个面具,成为真正的聂倩倩,离去了!

    离去,是一件多么令人忧伤的事情。

    莫尚谦刚进门觉得脚下有一些一样,于是低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白色的信封,他想:这是谁放在这里的?有事谁写的呢?于是拆开了信,俊秀独特的字迹那么熟悉,一个字一个字跳跃进莫尚谦的眼中。

    莫尚谦心中突然涌现出不好的感觉。他发誓他从没有把一封信,读了再读!

    只见白色的纸上飞舞的字迹这么写着,他不敢置信的看着。上面写道:“我走了!我的家在A市,父亲接我回去了。”可以从字面看出其主人的心中是多不开心多不甘愿的离去,莫尚谦的手有些发抖,他接着往下看,信上说道:“一直以为不会有挥别的一天,可是离别却来的那么突然,快乐的时光通常都是短暂的,美丽的总是转瞬即灭。留给你,我最深的祝福!朋友,珍重!让我怀抱着再次相见的期待吧!但愿重逢的日子不会太过于漫长。署名:聂倩倩”。

    一封信,写着无限悲哀,然而读者亦伤心不已。聂倩倩尽量的减轻自己的悲伤,用轻轻的文字表达,但是还是难以掩饰这其中的伤感。莫尚谦看完信就跑到了聂倩倩家,“咚咚咚”他敲了很长时间的门,没有人,“咚咚咚”还是没有人!这一次他肯定这不是一次赌气,是真的离去,那么突然,那么猝不及防的!此时此刻,莫尚谦深深感受到那句,了解到“何为人去楼空”。莫尚谦后背依靠着门,仰望天空,无不显示出此地的凄凉,以及他的无可奈何,“下次再见可是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否?”莫尚谦心中幽幽想到,李煜那首感伤的词。此时对于几句诗词,他已有了深切的体会。

    自从聂倩倩走后莫尚谦一直处在一种失魂落魄的状态中,每天睡不好,吃不香,就连他最爱的小提琴,每一次奏乐也拉的没有了往昔的灵性。

    同在一个音乐学院学习,再加上周落莉有刻意的跑去接近莫尚谦,自然不像以前那么死缠烂打的味道,而有些朋友的味道,陪在莫尚谦身边。

    就连和莫尚谦说话的时候,莫尚谦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每天看着莫尚谦这幅样子,周落莉看在眼里痛在在心里。她想要走近他安慰他,可是莫尚谦的心却好像完全封闭,周落莉发现,莫尚谦对聂倩倩有种一样的情愫,也许连莫尚谦自己也没有发觉,他似乎只想,对着聂倩倩才愿意敞开他的心。

    周落莉知道,莫尚谦这幅样子是坠入爱河了!果真如她预言一般,当初究竟是预言,还是早已勘破他的这份情?

    莫尚谦是个死心眼的人,现在聂倩倩走了,莫尚谦的心中更了除了聂倩倩再无她人了,哪里还有她的半似位置?周落莉苦笑。果然爱情,只是一种感觉上的东西,有人擦肩而过便一见钟情从此以后除去巫山不是云,然而有的人出现的最早,遇见的也最早,陪伴的也最久,却永远擦不出爱的火花!比如她和莫尚谦,在批次最美的年华相遇,却不是爱情。可笑她年复一年,疲惫的爱着同一个男人,却还是没有结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