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七十七章 巧然

    不是每一场爱情,爱了就回有结果的,多少人,多少枝头花,刚结花苞,以为爱情会是一件美丽的事情,于是充满期待,可是后来经过风吹雨打,霜雪烈焰,便已萎去。很多爱情,不都是还未开始便已结束。

    如果爱情本就是一种磨难,那一定是某个恶作剧的天使,把他置在人间,看着大家又是欢喜又是忧伤的,那人就像看着一幕幕哑剧一样,趣味多多。又或者是,第一个懂得爱的人,把爱这种东西像基因一样遗传下来,一代一代要后世之人,为情所困,所苦,所伤,再大声叫:我依然要爱!就算这是一条荆棘之路,我依然要爱!

    于是周落莉想:为什么有的人的爱情可以那么顺利,而她的爱情总是曲曲折折,磨难不断。就好比她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一个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的女生,无论从学业、工作还是到爱情,似乎总没有什么太大的波折。似乎她的运气很好,总能什么事情到最后风平浪静,可是她也很幸运,无论家世还是才貌,工作学业样样也不输给好友。唯独爱,自从发觉喜欢莫尚谦这种感情之后,她就失意,失意,一再失意。那是一枝只开花不结果的爱情!

    记得好友和她的男朋友相爱八年了。八年意味着什么?从高中到工作,漫长的时光,最动人的年纪,最肆无忌惮、最真、最痛的青春。记得周落莉笑过他们,那时候是怎样说的呢?

    她笑他们小两口从高中到大学一直到现在各自工作,他们的爱情跑了8年,虽然没有结婚,却还能那么的坚持。高中时周落莉问朱小甜你们以后会不会结婚,大学问什么时候结婚,到现在你们怎么还不结婚!朱小甜每次的回答都不一样,高中时肯定的说结婚,等我年龄到了我俩就领结婚证去,大学时她说毕业了就结,到现在已经二十多岁了朱小甜回答,急什么,还怕他跑了不成?

    周落莉坐在冰淇淋店内,一边吃着冰淇淋,窗外的阳光很美丽的照射在她的身上,她的褐色头发上。冰淇淋融化的时候,她的眼中也落下了一滴晶莹的泪水,像是雪花融化过后的美丽。

    周落莉想:是呀,有爱的情哪怕没有那一纸婚书,也可以爱到海枯石烂,无爱的人就算拿命去换也丝毫得不到什么。这就是爱情,不是等价交换。爱情很不公平,不是你给予就会有所获得,只有幸运的人最后才获得了两情相悦。她恰恰是不幸的那一类。

    吃完东西,周落莉看着窗外的行人匆匆,目光幽幽。回过神收拾了一下皮包,一身简单的t恤,周落莉的下一个目的地是Zreo旁边的一家图书店。她不愿意再把思想都沉浸在痛苦的爱情之中,她不愿在这样苦恼下去,否则她会如同一个困兽一样,只能挣扎而致使徒劳。

    迎面开门一首平淡却情意绵绵的歌曲缠绕着,周落莉走过一排排书架,漫无目的的随意的看着书的目录,最后目光被最上排的一本做的陈旧的淡黄色封面所吸引,书名如墨般线条流畅的停在那里,迟来的三分零三秒。

    周落莉盯着这本书好长时间最后轻轻地笑了,她想起和柏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嘴里就说着类似的话,“十三分零三秒。”他当时对时间近乎完美的追求和苛刻,使得这个人在周落莉的脑海里留下深刻的记忆。

    周落莉想着便行动起来,点着脚尖,伸着手打算拿下来这本书。但是周落莉高估了自己,她今天穿的是一双帆布鞋啊!她看了看鞋子,再次踮着脚用着力气,几次下来周落莉的额头上就缀了星星点点的汗粒。周落莉后退一步站稳身子,她深呼一口气,抬起手决定做最后一次挣扎,并且心里想着:“如果这次再拿不到这本书我就放弃。”

    这么想着周落莉,平稳呼吸,再次点着脚尖,试图努力。

    “想要的是这本么?”一道好听的声音,一道好听而且并不陌生的声音。雪儿吃了一惊。

    一只比女性的手骨骼略微大些的手伸向周落莉头上方,他的胳膊挡住了周落莉探向他的目光,然而这声音。周落莉却怎么回味怎么觉得,那么耳熟呢?

    直到他拿下那本书送到周落莉的面前,她才回过神。

    “怎么是你啊!”周落莉声音无不惊讶着。吃惊的看着一身休闲衣服的柏林。

    “你说这话真不可爱,我帮你拿了书难道你不应该先感谢我吗?”柏林蓝色的眼睛微微闪了闪。

    我周落莉笑的接过书,被他逗乐了似的说道:“先谢谢柏林先生帮小女子拿书了!”接着又问道:“你怎么来这里了?”上次还想着再也不会见面了的,谁知到这么快就又见面的,莫不是这就是传说中的“猿粪”?周落莉总感到这是一种灾星到来的味道,毕竟姐姐联合自己对这个人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尽管对这个男人并没有实质上的伤害,但是周落莉还是有些心虚,唯恐东窗事发。

    “这里安静,你呢?”也许是这次周落莉正常的和别人说话,这让柏林感到有些意外,于是心情也很好,便也有好好的回答了她的问题。不过柏林似乎从来没有不礼貌的对待过周落莉,这也是一件事实。

    为了安慰自己那颗受伤的小心灵,所以才来这里,想要平复情绪的。周落莉淡淡的笑了,说道:“和你一样。”

    之后他们两人之间陷入一阵沉默。颇有几分尴尬的味道。周落莉心里疑惑:“之前我们并不这个样子的,就算谁也不理谁也不会因为这种沉默而感到尴尬。”也是上一次,两个人一个想着怎么把人惹怒最好再也不要见她,一个被惹得总想要逃离对方。于是这种尴尬和沉默颇有些诡异。

    “你,”周落莉和柏林同时开口,惹得又是一阵尴尬。周落莉实在忍受不了这种状态,便一改心态,大大咧咧的先开口打破这沉默的僵局,“前面有位子,我们坐那边吧。”周落莉说的有些快,回过神之后她颇为后悔,为什么要邀请他呢?哎呀!心中懊恼不已,躲着还来不及了,自己撞枪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