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七十九章 宴会之一

    周落莉原本以为柏林是属于那种冰冷的具有贵族气息的,不会说太多话,更不会谈笑的男人。可这一次的接触使得周落莉发现,原来第一次的认知,是反面教材。他健谈、幽默,有思想有见地。他们聊的投气,彼此对对方在心中的感觉一点点评价的渐有好评。

    时光不知不觉行走,他们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谈的兴高采烈,神采飞扬,彼此的内心中也萌发出一种他们还不曾察觉的感觉。

    回到家的聂倩倩每日无所事事,总爱在床上来回翻滚,床上有着她熟悉的味道。粉色的窗帘,粉色的床被,房间绝多数的颜色便是粉色。聂倩倩心中有些落寞,尽管是她从小住到大的房间,可还是很思念另一座城市的那栋白色的简单的房子,以及那里的人儿。

    莫尚谦在自己走之后还好吗?那个周家的小丫头会不会因为她的离开而开心?莫尚谦有没有被那个小丫头又缠住了,想着聂倩倩便轻轻笑了起来,那时候无论快乐的时光的时候,还是发生矛盾的时候,都是那么热闹。

    阳光多餐厅的生意还是那么热闹吗?大家都还忙的来了,因为走的匆忙也没能当面向老板告辞,后来聂倩倩回家后有给老板打了一通电话,表示了十分的歉意,索性老板这次还算通情达理。

    “小姐,您能回家真是太好了。”一个女仆走进来很是开心的对聂倩倩说道。

    聂倩倩笑了笑,“阿紫,好像很开心,可是我不开心呢!”打个滚,仰面倒着看着窗外。阿紫是专门服侍聂倩倩的,而且阿紫心地善良,所以聂倩倩和阿紫相处的更为愉快一些。

    “小姐,外面的花花世界再好,无论人还是动物最后都还是要回家的。这是一种归宿。”阿紫耐心的说道。

    “好!”聂倩倩没有办法辩驳这种言论于是只好无奈的笑了。

    “小姐,那么您是要现在沐浴还是先吃饭?”阿紫带着调皮的口吻问道。

    “先洗澡吧!”聂倩倩懒懒说道。

    “是。”女仆阿紫转身去浴室,里面传来流水的声音,没多久阿紫出来,说道:“小姐水已经放满了,您现在可以进来了。”

    聂倩倩点点头,走进浴室,说道:“我自己洗,你不要在这里。”刚要跟随进去的阿紫听到转身退出为聂倩倩关上浴室的门。

    在外的日子她学着照顾自己,凡事都亲力亲为,然而回到家她就有成了一个需要别人服侍,做什么都需要别人代劳的小姐。这感觉糟透了,可是她又不能拒绝。聂倩倩躺在浴池里慢慢闭上眼。

    聂倩倩放松自己,想要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感到放松,慢慢的她滑进水中,浴池上面发丝在水上漂浮着,她在地下待了一小会觉得呼吸困难,便“哗”的一声又从里面冲出来。

    聂倩倩懒洋洋的躺着,待到聂倩倩泡的昏昏欲睡,她才起身,走出浴室看到,阿紫站在床边像是恭候多时的样子,床上放着几件衣服,可爱粉、优雅紫、米白色的长裙。聂倩倩轻声说道:“粉色那件吧!”

    阿紫服侍她穿上那件粉色及膝裙,坐在梳妆镜前,阿紫问道:“小姐想要梳什么发型?”

    聂倩倩看着这一头碎发,笑了:“这么短能梳出什么发型?算了!”她从桌子上拿过一个珍珠发卡,别在一侧。帅气头发带着几丝少女的气息,聂倩倩对着镜子勾起一抹笑,越发显得她娇丽。

    张父看到如此打扮的聂倩倩很是满意,“还是现在这样子好看,多有淑女样子。再看你之前,哼,分明是个傻小子!这头发,给我留回长发。”张父发下指令。

    “您的意思是女孩子就该长发飘飘对吗?”聂倩倩坐在餐桌上,微微仰着脸看着张父满不在乎的,又有些挑衅的味道说道。

    “吃饭吧!”张父似乎是懒的再和女儿说话,张父感觉到似乎这孩子总是故意要气他,所以他选择不理聂倩倩。

    “过几天业界会有一次宴会,到时候你也来。”张父低着头说道。永远是无容置疑的口吻,永远是发号施令的口吻,永远的也不许反驳的话语。

    “我不去!”聂倩倩仰着脖子,像一个骄傲的天鹅,立刻回道。

    “又要和我作对是吗?”张父不开心的放下正在食用的食物,拿过餐巾擦了擦并没有污渍的嘴角。

    “我只是不想做个待价而沽的物品。”我要自由,我要平等,我要有说不的权利!聂倩倩抬起头目视父亲。“我是个人,父亲,您明白吗?”

    张父沉默不愿,看着聂倩倩目光如同波涛翻涌的大海。“不必多说了,这个家里我说的算,如果你不听话那么你就永远呆在你那间小房间里吧!”

    “爸爸,您太可怕了!”聂倩倩无不悲哀的说道,“我是您的女儿为什么要囚禁我?为什么我不服从你的抉择就要囚禁我?我是您的附属品吗?我难道没有自我吗?尽管我是您的女儿,我也有自己的人格,我也有尊严,我也有自由的!您怎么可以让我只做您的傀儡!”聂倩倩站起来,幽幽说道:“这样的您让我好恨!”说完转过身,一步一步倔强又柔弱的走向楼梯。

    回到房间,聂倩倩把自己锁了起来。抱着膝盖,躲在衣柜中。窗外月光柔和的透过窗户投影在地上、墙上。一所美丽的房间,可爱的粉色笼着幽光,因为主人的躲藏,而显得那么孤寂、冰冷、。

    尽管聂倩倩奋力抗争,她像小孩子一样发脾气,她用她的反抗对决父亲独有的权利。然而直到宴会的那天,她还是没能逃出什么。

    聂倩倩坐在椅子上,被人侍弄着,像侍弄一个玩偶娃娃一样,穿衣、化妆、做头发,就连她芊芊素手也被人染上了她不爱的有色物。聂倩倩低头看着那双染了粉色了的指甲,说道:“给我换上大红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