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八十章 宴会之二

    一个人畏畏缩缩的看着聂倩倩,说道:“老爷说要把小姐打扮的像个淑女,而且大红色的并不搭配今天小姐的这副装扮。”最近小姐的脾气不好,房间内的仆人她们都很害怕。

    何其可悲,聂倩倩心叹。可悲的她只能人有人摆布,只有说不的权利没有反抗的能力。而下面的人也可以拿着父亲的赐予的宝剑,告诉她“不可以”。

    聂倩倩挑眉,嘴角挂着轻蔑的笑意。胸中一团火焰,目光在房间内环视,所有人都垂下头不敢看她,她觉得自己很可笑,忽然便又没了脾气。“我说着玩的!”聂倩倩懒散的说道。“继续吧!”

    聂倩倩被打扮的像一个小公主,头发柔软的垂在她耳边,一张精致的脸孔经过装饰之后更显瓷透,尤其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每一次眨动都好像诉说着一句话。

    宴会的大厅来了很多人,男的西装革履,女的或浓或淡的转折各色晚礼服,但是都带着同一副面具,那就是:高贵。

    从楼上看去下面一片歌舞升平。聂倩倩了解,这是所谓的上流社会。她带着厌倦,带着无可奈何,手放在旋转楼梯的扶手上,一步一娉婷,脸挂着不浓不淡的笑容及其优雅的从楼上慢慢走下来,活脱脱一个公主。

    许鹤溪今夜也在受邀群列,随着聂倩倩的出现,突然,他喝香槟的动作顿住,眼好像某一个行星跟随着只属于他的太阳。杯中金色的液体晃动,许鹤溪唇边荡出初一抹醉人的笑意。

    聂倩倩挽着自己父亲的手臂,听着父亲向各个商业名人介绍道:“这是小女,倩倩。”好像是拿着自家的商品供大家品赏,然后价高者得。而聂倩倩挂着一张永远不会哭的笑脸,淡淡的倒:“您好。”一边听着周围人虚伪的赞赏。如此重复,直到她嘴角僵硬,她还在笑。自己的脸上也带着一张面具,聂倩倩了解那是一张不能够脱离的面具。终于可以得到解脱的时候,聂倩倩走到自主餐桌上,拿起一杯酒水,想要冲淡自己的烦躁。

    “这位漂亮的小姐,你可愿意与我共舞一曲?”一只手伸在自己身前,熟悉而陌生的声音,聂倩倩把酒杯放在桌子上,回过头便看到绅士风度的许鹤溪。

    聂倩倩慢慢地转过身子,任由许鹤溪保持着半弯腰伸着手的样子。聂倩倩心中有些好笑的看着许鹤溪,她是故意的!

    而许鹤溪呢?许鹤溪也不为松动就这么等着她的手放在她的手上,等着公主的答复。周围有几个人已经把目光投在这边,聂倩倩明白了许鹤溪这是有恃无恐。她可以任性,但是她不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无理!

    聂倩倩把手放在许鹤溪的手上,许鹤溪立刻笑开了话,牵着她的手带往舞池中间,与里面正在跳舞的人们融在一起。

    许鹤溪带着聂倩倩跳着华尔兹,伴着曼妙的乐曲,聂倩倩每一次举手投足间,每一次裙摆旋着,都是一次动人的美。这些无不让许鹤溪的心,快乐的跳动着。

    然而实际上的气氛却有些僵硬,只听聂倩倩低声说道:“不要以为和你跳舞就代表我原谅你了。”

    “你最好不要原谅我,要多惩罚我一些!否则我会更加心痛。”许鹤溪深情望向聂倩倩的眸中。

    许鹤溪想走进聂倩倩,可是她却总在远离他,并且明确的告诉他:止步。可是他却没有劝服自己止步的理由,却有无数个走近她的理由。但是聂倩倩不停,她好像捂住了耳朵,好像闭上了眼睛,不停他讲话,也不去看他,可是实际上她没有捂住耳朵,也没有闭上眼睛,她也看着他,也听他讲话,可是看着他却是要把他遗忘,听着他说话却是为了把他的话转为利剑刺进他的胸膛。无疑,聂倩倩是许鹤溪的命脉,他不能对她怎样,除了爱,而聂倩倩却可以让他肝肠寸断,尽管她总是无视他,冷漠对待他,可是这一切就够了!这一切就够让他心碎的了。

    一曲终了,聂倩倩飞快的离开许鹤溪的身边。许鹤溪只感到好像一只蝴蝶,围着他飞转了一会儿,便很快离去了,当他凝眸的时候却只看见它振翅飞远的影子。

    聂倩倩跑到外面的庭院,坐在有泉水涌出的池子的边缘上,忽然泪水如同珍珠一粒一粒掉落,掉在粉色的裙子上,变成了粉色的忧伤。

    心脏还是会快速的跳动,当许鹤溪靠近他的时候,她还是可以感觉到那种莫名的悸动。是还爱着呢吗?怎么还可以爱着他呢?不是那么,那么的怨恨他的吗?怎么可能还有爱意尚存?

    聂倩倩垂下头,双手捂住脸,却要我依旧挡不住忧伤的泪水。

    一处鲜花开满的庭院里,走出一名男子,他手持一朵红色的蔷薇花,聂倩倩听到周围有声响抬起头,便看到一名男子慢慢向她走来。只听他说:“鲜花赠美人。”

    聂倩倩立即用手揩去眼角的泪珠,不希望自己的狼狈被任何人发现。

    这是一个素未蒙面的男人,有着英俊的脸孔,聂倩倩接过花,轻轻道谢。男人很是自然的坐在她旁边,笑着说道:“今天的宴会让你不开心吗?为什么不去和别人一起玩乐?”

    聂倩倩拨弄了花瓣,摇摇头。

    “小小年纪,本不知烦恼为何物。”这男人微微摇着头,忽然转过头故意开玩笑说道:“怎么,你也学那些大人家的那些坏毛病了?”

    聂倩倩抬起眸子,男人只见她眼中波光荡漾,好不美丽动人。再去看,便可以发现这女孩腮边便荡着浅浅的笑意。如此男人甚觉得这女生生的美丽动人,天真可爱。

    聂倩倩抬起头想说些什么,但是懒懒的就什么也没说的复垂下了头。男人见她兴致颓败,笑容乍现乍灭,虽感遗憾,却见她面容似是忧郁,却也有着一种朦胧的美丽,好像天边的一弯月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