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八十一章 蓝宝石迷案之一

    两人在一起静默的坐了好一阵子,房间里面传出动人悦耳的乐曲,在这刻静谧的天空下,沉默的两人也似乎被淹没于黑夜之中。

    这时候音乐突然戛然而止,又有一个男人突然出现。他说:“丰先生。”那人欲言又止,见对方点点头才又继续说道,“里面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鄙姓丰,丰瞿。”丰瞿略微思索之后,转过头对聂倩倩说道。

    “聂倩倩。”聂倩倩淡淡的回答。

    “你也听到了,要不要和我一起进去看看?”丰瞿试着邀请聂倩倩一同前去。

    聂倩倩歪着头,想了想,会发生什么事呢?她倒有些好奇了,在这场商业人士的聚会上会有什么事情?似乎是不好的事情,既然这样不就会很有意思了吗?于是聂倩倩立刻笑颜如花,只听她回答道:“好。”说着站了起来,与丰瞿并肩前行。

    刚走进来就听到一个女人对围在身边的人说道:“宴会开始之前我还有看到项链放在首饰盒里的!”

    许鹤溪见到聂倩倩进来便走到她身边了,许鹤溪瞥了一眼丰瞿。聂倩倩说道:“这位是丰先生。”看看许鹤溪然后又说:“这位是”话没说完许鹤溪接了过去,“是未婚夫。”

    聂倩倩猛的挺直脖子,转脸对丰瞿笑道:“前未婚夫。”丰瞿好笑的看着两人,眸光流转。只见丰瞿对许鹤溪说道:“幸会。”两人表示了友好。而后聂倩倩转身对许鹤溪说道:“在你走了之后我们就解除婚约了!”

    “可是我没有同意!”许鹤溪望着聂倩倩的眼睛近乎无赖的说道。

    聂倩倩瞪他一眼,说道:“总之我们没什么关系了。”不想再继续和许鹤溪扯下去,便转而问道本来的目的,“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女人的项链怎么了?”

    “那位正在喋喋不休的是近几年暴发户起身的刘女士,在参加宴会之前行李箱里带着一颗不久前拍卖得来的蓝宝石项链。价值嘛!自然不菲了。可是就在刚才她回房间的时候,大概是想要戴上炫耀一番的吧,打开行李箱才发现蓝宝石项链已经不见了。”许鹤溪也没多做纠缠,于是把事情的发生的大概简单的告诉了聂倩倩。

    “警察已经在来的路上了,我们先稍安勿躁。刘女士,请你也先冷静一下。”一个人像是负责人的人站在刘女士身边,出声安慰着刘女士的情绪。

    刘女士被一阵安抚之后,终于坐在了沙发上慢慢的等待着警察的到来。聂倩倩冷眼旁观,宴会上几个人几个人的凑成一堆,在远处旁观。之前还欢悦的气氛霎时冷清了很多。

    这时候从大厅门口忽然吹来一阵飘香的冷风,接着只见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处在暗处。聂倩倩有些觉得冷,于是不经意的侧头,便看见一个长发半束,穿着红黑相间的小礼服的女子,身上散发着妩媚与高贵并融的气息。她慢慢的走着,好像走在T台上。

    只见那女人看了什么似的,目不转睛,毫不犹豫的直奔着许鹤溪走来,待走近那女人如同无腰蛇一样,一手抚上许鹤溪的领口,撩人的一笑,轻轻出口,“桔!”

    聂倩倩目瞪口呆,这女人!这女人!聂倩倩立刻瞪着许鹤溪,眼中火烧一样,聂倩倩此刻发誓:她再也不想许鹤溪。

    许鹤溪先是一怔,再看到聂倩倩就要喷火的眼睛,许鹤溪心中很是开心。但是很快又深感无奈,于是转头对自己身前的女人说道:“雪儿,你玩什么?电话里不是说了让你在那边好好呆着的吗?为什么回来了?”

    雪儿随着许鹤溪的雅静也瞥了一眼聂倩倩,心中暗自定义了,这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

    雪儿眯着眼睛对许鹤溪说道:“人家想你了呀!”身子前倾就要把身体往上靠。

    聂倩倩脸色越来越难看,而丰瞿却越看越觉得这几人有意思,便多了几分意味深长的味道。

    许鹤溪哀嚎,他心中叫苦。再这么下去,悠悠就又要生气了。于是双手抓住雪儿的两只臂膀以防止她在做出什么让聂倩倩生气的举动,一边又说道:“别玩了!”

    雪儿撅起嘴,说起来她的年纪要比聂倩倩打上好几岁,她已经是一个几近成熟的女人了,但是做出这个孩子气的动作却仍然有着几分天真的孩子气,不但不惹人嫌弃,反到令人生出几分可爱。“噢!对我这样冷淡?是不是因为身边有了小美女陪着,所以就看不上我了?嗯?”她撒娇道。

    “悠悠,这是我在国外结识的朋友,雪儿。”许鹤溪见劝说无法,一边武力的推拒着雪儿,一边对聂倩倩解释道。

    聂倩倩对着许鹤溪哼了一声,对着雪儿不情愿的说道:“你好呀!”

    “你好,小妹妹!”雪儿故意,嘴边挂着笑,一边又说道:“对于你我可是久仰大名了!在国外的时候我可没少听到他提起你的名字呢!”

    聂倩倩不开心,看着许鹤溪咬唇不语。许鹤溪接着介绍道:“这位是丰先生。”

    雪儿依旧攀着许鹤溪,对着丰瞿说道:“丰先生,你好。”

    而丰瞿也并没有在意她的行为,只不冷不淡的回道:“你好。”

    雪儿看了眼场中情景问道,“都没有再跳舞诶!怎么都不玩了?”再看一旁,这场商业聚会不该这么乱的呀,于是雪儿敏感的问道,“是出什么事了吗?”

    “那位女士的项链丢了。”许鹤溪目光示意那边坐在沙发上若隐若现出的女人是这次案件的主角。

    雪儿一听喜形于色,就差没拍手叫好,雪儿扭着身体就要挣开许鹤溪的手,手舞足蹈的说道:“这么好!走走走,快带我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有你这样的吗?人家丢东西你这样兴奋,好吗?”许鹤溪希望她可以收敛一下她的外露的喜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