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八十二章 蓝宝石迷案之二

    雪儿一听瞪他一眼,却带着几分嗔意,一收兴奋的态度,雪儿便的冷淡高傲,只听她声音也冰冷冷的,说道:“这样可以了吗?可以的话,带我过去吧!”说着扯着许鹤溪过去。

    走到近处,雪儿听着大家左一言右一句的,如此一来雪儿把这次事情的经过了解了七七八八,心中也有了一番思量。

    “和我一起去案发的房间看看。”雪儿自听了许鹤溪的话之后就没在嬉皮笑脸的玩笑了。聂倩倩心中疑惑不已,总觉得这女人善变,一会一个样子。但是又想看看这人接下来会做什么,于是也跟了过去。

    丰瞿觉得这几个小孩子挺能折腾事,他想看看他们会折腾出来什么。凑巧目前的状况也令他无事可做,于是几人一路来到刘女士的房间。

    雪儿找来掌管房间钥匙的负责人,在进房间之前,雪儿先在房门口看了一会门锁,她心中想:“门锁还完好无损。”走进去房间,里面也很整洁不像有被人乱翻过的痕迹,听说宝石项链是放在有密码锁的盒子里。也就是说这并不是外面进来的人,进行的盗窃。那么这次宴会上的所有人都会成为此次的嫌疑人。

    雪儿手指摸索着下巴,低着头目光幽幽。几人不说话,或是四处看看,或是看看雪儿。

    雪儿又看了看那个置放蓝宝石项链的盒子,在灯光底下反复的看了看,放下盒子,她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间房设置在三楼的位置,距离地面并不很高,房间下方不远有个水池,周围的环境从植物上可以看出很是有用心的打理过。

    后来她又到各处打听了一下,发现在案发当时有四个人没有不在场证明,在后厨工作的小胖,打扫卫生的小金,还有两个侍者一个叫小丁,一个叫小梅。

    在一处拐口的位置,雪儿对着许鹤溪说道:“房间下面有个池子,我们一起去看看有什么发现。”雪儿好像漫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拐角,突然她捂着肚子,说道:“谁知道卫生间的位置?我肚子好痛,大约是吃坏了什么东西了!”一只手她抓住许鹤溪的手,暗中用力。

    许鹤溪被抓住,看到雪儿对他的暗示,于是接口说道:“我带你去。”

    见拐角没有人影之后雪儿直起弯着的腰,对大家神秘的眨眨眼,说道:“轻点,跟我来。”说着带头走去。

    众人目瞪口呆,聂倩倩问道:“你肚子不疼了?”

    “不疼了!”雪儿笑道。哪有什么肚子疼,不过是装出来的,为了把犯人逼出来!

    几人尾随着雪儿来到水池旁发现,那里有个人影。雪儿了然的一笑,众人皆不明所以,只见雪儿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对着那人照过去。笑着说道:“人赃并获!小丁。”

    众人看去,惊讶:果然是小丁!

    小丁惊吓!

    小丁做梦也没想到后面会有人跟着自己,他回过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雪儿。雪儿也不给他反驳的机会。开口说道:“刘女士的宝石项链是你拿走的,这个水池上面就是刘女士的房间,你拿到宝石项链直接把他扔在了水池里。你尾随我们几人听到我们的对话,当你听到我说警察会因为这个水池离这个房间最近,一定会来调查的,你着急了,见我肚子疼要去厕所,你立刻马不停蹄的跑来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拿回这条蓝宝石项链。”

    小丁摇头,想要说话,可是被雪儿打断了。“你不用急着否认。其实种种迹象已经表明犯人在你和小梅之间。因为可以拿到钥匙的只有需要打扫房间的类似你和小梅这类侍者。而且负责钥匙的人也说过他并不清楚钥匙是几点钟还回去的,因为那时候他去了别的地方。至于置放蓝宝石项链盒子的密码,大约是刘女士没有小心,所以被你看到了。这个案子是一件临时起意的盗窃。”

    雪儿走近他,“还有你手拿着的就是最最重要的证物,那条丢失的蓝宝石项链!”说着抓起他的手,小丁的手心里赫然躺着一枚泛着蓝色幽光的宝石项链,如果刘女士在场一定认出这就是她的那条蓝宝石项链。

    小丁心慌,不知道所措,快速的推开雪儿,拔腿就跑,就连不远处传来的声音也没有注意到。身边的许鹤溪动身想要拦住他,雪儿一伸胳膊阻住了许鹤溪的去路。雪儿对着那道背影大声说道:“小丁,你听听外面是什么声音。”原来外面已经传来的警笛声,小丁腿一软坐在了地上。

    后来,经过警察的盘问众人才晓得,小丁最近因为赌博已经负债累累,所以当他不小心看见刘女士收放那条蓝宝石项链便动了歪念。

    原来一切都是一霎的贪念所造成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想要财富便不回去赌博,然后负债累累,然后偷盗。而且一次比一次陷入泥潭更深。

    刘女士得知自己的蓝宝石项链找到,高兴不已。抓着雪儿的手,说什么都要奖励她一份大奖,于是开口道:“你要多少钱?”

    众人咂舌,聂倩倩觉得好笑,许鹤溪无奈,丰瞿想到一句古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雪儿摸摸鼻子,迟疑了一会说道:“助人为乐,是我平生最大快事。”许鹤溪一听这调调,还没 想下去,就见到雪儿贴近刘女士轻声说道:“您就给这个数就成了。”雪儿伸出手比了个数字。

    “这样太少了,您可是帮了我大忙了。”刘女士不乐意,迟疑的说道。

    “太感谢您了,您的这份盛情实在让小女子感动。”雪儿抬起头,仰着眉毛颇为骄傲的说道:“恕小女子难以从命了。”酷酷的说:“这是原则!规矩!”刘女士被雪儿这幅样子打动,于是很是开心的答应,还承诺,雪儿有事情可以找她帮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