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八十三章 蓝宝石迷案之三

    雪儿挑眉对着许鹤溪使眼色:刚才的我有没有很帅气?

    许鹤溪要笑未笑,比了个大拇指。

    雪儿这才喜滋滋的,和别人说话去了。

    事后警方人员对于雪儿也表示十分感谢,大厅里的贵人们也对雪儿的身份感到迷惑或是惊讶。

    “不要这么看她,她可是一名私家侦探!”雪儿和警方人员在一边谈论着事件的事情。许鹤溪对着聂倩倩说道。

    “那么厉害?”聂倩倩惊讶,“真没看出来!”那样子,一会妖媚,一会高贵,一会冷一会热,一会调皮一会又充满了智慧,这种性格多变且复杂的人惊人会是个侦探。聂倩倩说道,“我看她倒像是个女王!高高在上的。”

    丰瞿多少也有些吃惊,没想到那么个美丽的女人,虽然也很聪慧,但是没想到从事的回事一个比较刺激的职业。丰瞿举起酒杯,慢慢的品着酒,心中回味无穷。

    事件了结,宴会也因这件事结束后气氛恢复了起初的欢乐。许鹤溪拉着聂倩倩在一边说着些什么。留下雪儿和丰瞿在一起。两人认识的时间并不久,但是这并不影响到什么。两人一个饮酒,一个吃着糕点。

    “丰先生,今晚你对着我发呆了九次,然后你却看了小妹妹三十二次。你说,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企图?”雪儿享受完最后一口美食,说道。红唇一掀,露出一个美丽的弧度,眼睛眨巴眨巴的,好不可爱。

    丰瞿觉得这女人有些意思,“雪儿误会了,丰某对着雪儿发呆,实在是由于雪儿的智慧太令丰某感到惊讶了。丰某很欣赏你,你看就连警察来了之后也对你赞不绝口。”丰瞿放下酒杯说道。

    “对张家那个小丫头,我想你并不是出于欣赏吧?”雪儿仍挂着笑容,忽然一手撑住桌子,弯腰凑近丰瞿,雪白的胸口就那么可以轻而易举的看见。雪儿眼睛盯着他的眼睛,像要看进他眼睛中的深处。

    丰瞿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因雪儿的美色。但是他并没有迟疑的很久,回过神哈哈一笑,说道:“那是个很可爱的孩子。”

    “仅此而已?”雪儿逼问的道,不愿放过一丝她认为可疑的地方。

    “仅此而已!”丰瞿毫不迟疑的,极其认真的回答。说完他端起一杯香槟,在鼻子前嗅了嗅,然后慢慢的品尝。

    雪儿笑的更美,诱惑的说道:“我不介意丰先生对我有什么想法。什么想法都可以有的哦!”说完向后一退,从包包里拿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她问丰瞿,“不介意吧?”

    “请便。”丰瞿凝视那张美丽的脸孔,不甚在意的说道。青烟袅袅,之后两人谁也没再说话,气氛就这样平淡,而无尴尬的味道。

    过了很久之后,丰瞿被别的人拉去应酬,只余下雪儿一个人,雪儿也懂得打发时间,拿来了好多甜点,“好好的享受了一把吧!”她对自己说道。

    “你要小心那个叫丰瞿的男人,尤其是当他接近聂倩倩的时候。”当许鹤溪来到雪儿的身边的时候,没有什么理由的对许鹤溪说道。

    许鹤溪皱皱眉,往丰瞿那边望去,却看到丰瞿也往这边看来,只见丰瞿微微笑着对着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许鹤溪也轻笑举杯示意了一下。

    通常情况下雪儿说的话,不是出于对事物的洞察力,便是女人与生俱来的第六感,于是许鹤溪选择相信她,回答道:“知道了。”

    聂倩倩的心头像有黑色的纱笼罩着。她怎么处理这段情?

    当许鹤溪出现时候,像压抑的夜幕陇上她整个人的时候,她震惊,诧异,惊喜,恐惧,愤怒,无措,最后眼泪汇成痛苦的溪流,叫喊压抑的呜咽。他爱海,她爱着他,爱着他爱的海。好像找到了海就找到了他,拥有了他。

    聂倩倩怨他,为什么不告而别?为何音讯全无?她不解,他去了哪里为了什么?但她更恐惧,如今为什么出现?什么时候又再消失?惊涛骇浪一般,她的心久久无法平复。

    而聂倩倩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子,雪儿却抱着一种说不清的感情,这个女人玲珑剔透,从她刚才抽丝拨茧的解开一个事件,又有智谋的把对方引进全套,可见其智慧与勇气不是一般人所有的,然而她身上有种亦正亦邪的味道,一会温柔但又不妨碍她的手段冷硬。

    这个女人让聂倩倩捉摸不透。但是聂倩倩心中清楚她对于雪儿讨厌不起来,但是也不能说是喜欢,这个女人身上又发光点总是不知不觉的会把别人的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聂倩倩环视了一眼大厅,发现有不少的男人或者女人,或是谗涎,或是艳羡的神色。

    爱?或者不爱!想到这里聂倩倩轻轻一叹气,最近许鹤溪总会寻着各种借口来见她,但是每一次也都被她拒绝了,没有一会她让许鹤溪能够见到她的。说真的,她并不想见到许鹤溪,她有好多愤怒,有好多话,想要向他发泄,可是她却又不想。

    “哎!”又是一声叹息,聂倩倩坐在窗子前,对着窗外的世界发呆。

    “小姐,这是你今天二十八次叹气了!”阿紫在为聂倩倩整理着房间,听到聂倩倩总是叹气,一边说道。

    聂倩倩清楚她现在的状态就像一只困兽,被困在笼子里。她好渴望外面的世界,好渴望自由飞翔的小鸟,她想象自己也能插上一只翅膀飞出笼子。

    “小姐,不好了。咱们家来了好多警察和法院的人。”这时候,一个仆人慌慌张张的跑来上来说道。

    聂倩倩站起来,皱着眉头说道:“带我去看看。”

    聂倩倩快步走到楼下,便看见客厅里站着几个人,一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说道:“你是张易的女儿?”

    “是的,可以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会在我家里吗?”聂倩倩疑惑的问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