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八十四章 家破

    “你父亲之前投资的项目是个骗局,而且很有很多人也受你父亲鼓动参与其中,资金被卷走,现在很多人的资金都在里面,而你父亲却消失不见。所以这里的东西现在都要贴上封条,什么东西都不许碰。”说着一旁有个人,递来一张法院的单子。

    聂倩倩腿一软,扶着一旁的沙发,破产?破产了?可是父亲却消失不见了!

    聂倩倩勉强站稳,伸出手拿过那人手上的那张遍布字迹的纸,一字一句,聂倩倩看的很是仔细。此时聂倩倩才相信,这个家真的被封了。

    聂倩倩心乱如麻,闭着眼睛想要试图冷静。“我们现在是不是都要离开这里?”

    “是的。”那人说道,这次是真的没有转圜的余地了。聂倩倩了解到。

    “那么我可以会楼上那些衣服吗?”那人见聂倩倩穿着一件睡裙,于是点点了头,“快去,除了衣服什么都不去再拿了。”

    聂倩倩转身对身后的仆人说道,“大家现在回房间收拾一下自己的衣服,其别的都不要动,然后离开这里。”然后对警官说道:“这样可以吧?”那人点点头。

    走出大宅,聂倩倩看着张家大门贴上一个大大的封条。聂倩倩低着头,原来如此,难怪有好久时间不见到父亲了,看样子父亲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提前离开了。“所以她是被抛弃了吗?”聂倩倩忍不住抬头问天空。

    吴宅,当许鹤溪听到有关聂倩倩的消息的时候,立刻开着车离开了家。他心想,聂倩倩此时一定不知所措,而且被自己的父亲丢弃了,她又是何等的忧伤。

    于是在许鹤溪焦急的时候,车子越开越快。终于在一条街道上找到了,一抹淡薄的身影,落寞、茫然不知所措的聂倩倩。许鹤溪从车上走下,奔至聂倩倩面前,一把抱住了她。“还好,还好,让我找到了呢!”许鹤溪把聂倩倩紧紧的拥着,他紧张到他的手臂都在颤抖。

    聂倩倩有些迷茫的微微侧着头看着许鹤溪,“他来找她了?他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关心着自己?他是在害怕吗?”她心中想。这个人为什么不可以想她一样,放手。然而自己做到放手了吗?好像也没有。

    “和我走,从现在开始你的未来由我负责!”许鹤溪说道。聂倩倩感到这人还是一如以往的霸道呢!可是这个怀抱为什么却这么,这么的温暖呢?为什么就这么的想让她依赖呢?为什么要当初从她身边离去,如果不离去自己不就能堂而皇之的占有他了吗?现在却让她这么为难,是的很为难!聂倩倩闭上眼。

    许鹤溪从聂倩倩手上接过行李箱,一手拉着她的手把她安放在副驾驶的座椅上。路上聂倩倩时而看着窗外,时而看着许鹤溪。许鹤溪见她望着自己便把聂倩倩的手抓起,然后凑到唇边轻轻的一吻,见聂倩倩没有反抗,便肆无忌惮的一直抓着不放手了,直到带着她来到一处环境优雅的别墅。许鹤溪从后备箱拿过行李,一手揽住她的腰,带至门口。门里早有仆人等候多时,仆人接过行李。

    许鹤溪说道:“你要不要去房间休息一下?”

    聂倩倩仰头,目光幽幽的望着许鹤溪。“你为什么要对我好?”聂倩倩说道。

    “我爱你!我一直都想要走近你,可是这次回来之后你却把 我拒之门外,这次就让我来保护你,陪伴着你吧!”许鹤溪拥着她,而后望着她眼睛毫不掩饰感情的说道:“悠悠,我求求你了。”

    “爱我?”这就像是一个催化剂,聂倩倩的泪忽然落下,“爱我,所以你当初一声不响的离我而去?爱我所以你也可以一声不响的再出现在我眼前?现在你抱着我,说你爱我要照顾我。许鹤溪,你是不是有病!”聂倩倩最后怒吼出来!

    聂倩倩的心一直没有痊愈,再加上又被父亲刺伤,所以她的情绪,她的悲哀,她的痛苦全部爆发了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许鹤溪紧紧拥住聂倩倩,除了这句话再也说不出什么。这么久以来他看见她又害怕看见她,他害怕她带着冷漠的眼光看着他,可是当她连冷漠的目光也不在她身上留恋他才发觉他是更深的痛苦。

    “你知道你走了之后我有多么难过吗?后来妈妈又去世了,更是连个温柔的抱我的人也没有了,后来我想忘掉这些不开心的事,所以去交朋友,去玩乐,可是朋友也是假的,她们和我玩都不是真心的,他们骗我,而且联合坏人一起绑架了我。”聂倩倩流着泪趴在许鹤溪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倾吐着自己的一切,不快乐的记忆,没有许鹤溪的时光,倾吐自己当初的脆弱。

    “我知道,我都知道!后来我都知道了。”许鹤溪无不痛苦的说。

    “当年我那么脆弱,什么事都希望依靠别人,想要靠外力去改变自己的内心,可是这就像是只能借着太阳发光的月亮。现在不同了,我已经成长了很多,我想要自我发光。所以,你再也不可能会回到我身边了,我们再也回不到曾经了。那么多的事,那么多的伤痕,那么多你我之间对彼此的空白的感情,用什么也不能填补那些空洞和缺憾了。”聂倩倩深吸了几口气,慢慢冷静下来,把自己早已想清的想法一一道出。

    “你好绝情!为什么要这样?我已经回来了,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我们为什么要让过去的伤痛惩罚现在的我们,你也像我爱着你一样爱着我不是吗?为什么要这样惩罚相爱的我们?如果非要惩罚,就让我用以后的生命来爱你,让我用一辈子给你的幸福来作为惩罚的后果,如果你非要惩罚我就这样惩罚我吧!我的一生,你拿走,我想要给你的一生的幸福,你也一并拿走吧!”许鹤溪抓着聂倩倩,与他眼睛望着眼睛,嘶吼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