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八十八章 传说的猎人之一

    聂倩倩穿着粉色的t恤,下面一条白色的长裤,慢慢的走来。张璞玉见这么一个粉雕玉琢的美人,心中无不赞叹,于是拿她开玩笑,“说真的,之前你可真狼狈。”一身的泥土,那里还看的清对方是个什么模样。聂倩倩低着头笑了笑。张璞玉打开医药箱说道:“来,都是哪里受伤了?”张璞玉拿出药棉准备为聂倩倩上药。

    聂倩倩迟疑了一会,便把胳膊上的衣服往上拉了拉,露出几道刮痕,不深却有些难看,张璞玉小心翼翼的给她擦拭上药,不住问道:“痛不痛?痛就告诉我。还有没有哪里受伤?”

    其实最重的一处伤在后腰,她被那个傻子拖着在地上行走了很长时间。但是她并没有告诉张璞玉,大约是出于女生的矜持,当张璞玉把她小腿上的伤处理好之后,聂倩倩摇了摇头,回道:“没有了。”张璞玉信以为真。

    当张璞玉收拾着医药箱,聂倩倩却正在盯着桌子上的苹果。她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说真的,现在她已经真的很饿很饿了!于是聂倩倩端起杯子,咕嘟咕嘟把水喝了个见底。

    “你很渴?”张璞玉见状惊讶的问道。

    聂倩倩愣着点头,心里却说,“我其实更饿!”但是她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不知聂倩倩心事的张璞玉拿起杯子转身又给聂倩倩到了杯水,不经意他发现聂倩倩的目光总是游移在那几个苹果香蕉上面。于是他拿起一个苹果放进她手里,又把装着水果的盘子往她跟前推了推。“我听说这些东西对女生皮肤很好!你吃晚饭了么?我还没有吃,你陪我一起吃吧!”

    聂倩倩大口咬着苹果,一对乌溜溜的眼睛乱转,脑袋不住的点头。心中呐喊道:朋友,你太上道了!之后张璞玉把医药箱放回了房间里,便走到厨房做饭去了。聂倩倩客气的问道:“要不要我帮你?”当然也没有真的要去帮对方做饭的意思,她现在浑身软弱无力,想帮也帮不上。不过是不好意思对方又是救她又是给她衣服,现在又要吃人家的。

    “不用帮忙,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就休息吧!”张璞玉笑着回道。

    没过多久张璞玉端着两份炒好的蛋包饭走出来了,张璞玉把食物放在聂倩倩面前,说道:“请用!尝尝看我的手艺如何?”

    聂倩倩一看见食物立刻两眼放光,手快速找到勺子,往嘴里送了好大一口米饭。等到聂倩倩吃完了,张璞玉的盘子里还剩下大半碟,张璞玉此时可以肯定聂倩倩实在是饿坏了,看着聂倩倩那双汪汪大眼,张璞玉说道:“锅里还有很多,再要一些吧?”

    聂倩倩点点头,想起之前他问自己的话,说道:“你做的饭超级好吃!”然后继续说道:“我自己去盛!”

    张璞玉觉得这女生太真诚可爱了,伸出的手收回,笑着回道:“可以!”

    当聂倩倩吃掉第五盘的时候,她喝了口水,满足的笑了。张璞玉很是担心聂倩倩的身体,便问道:“要不来点胃药?”

    “不要,不要。这里都是存量,不知道以后还要饿多久呢!”聂倩倩可怜兮兮的说道,“不瞒你说,我已经饿了好久天了。”然后对着张璞玉双手合十,十分认真的说道:“真的很谢谢你请我吃饭!今天你真的帮了我很多,要没有你我都不知道现在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聂倩倩不敢想象之后会发生什么,索性今晚遇见了一个好人,便也不去向不愉快的事情了。

    张璞玉笑道:“原来如此!我说你这么小的身体胃口怎么会这样大,还以为你的身体是特殊体质呢!那你在这里休息,我去洗碗。”

    “我也帮你。”聂倩倩站起来说道,吃了那么多蛋包饭聂倩倩此刻已经满血复活,体力十足。

    “不用了,你手不要再见水了。”张璞玉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聂倩倩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钟表时针已经指向夜里十点了,聂倩倩明白不能在这样呆在这里,静默的时间里传来厨房的流水声。“张先生。”聂倩倩开口叫道。她改告辞了,这个人今天帮助了自己很多,不可以再给对方添麻烦了。

    “张小姐。”就在这个时候张璞玉也叫道,发现两人同时出声接着笑道:“张小姐,我突然想起我妹妹托我给她买的杂志,我今天还没有买。我现在要出去一趟,附近有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商店,你可以不要出去等我回来吗?”张璞玉从厨房里走出来说道。

    聂倩倩的话卡在喉咙,觉得也没有什么问题便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会好好看家的。”

    “那好,你就请自便吧。我去去就回。”张璞玉换好鞋子又叮嘱了一番这才出门。

    聂倩倩转回客厅,喃喃说道:“这人还真放心!”她一个才和他相识几个小时的人,她就这么放心别人一个人在他家里呆着。

    聂倩倩坐着等了一会,忽然觉得后腰上的伤口很痛,身体也似乎有些不那么舒服,于是她想要找到之前那个药箱,聂倩倩认为她需要给自己的后腰上药。

    “记得他好像把药箱放在了卧室!”于是聂倩倩慢吞吞的走到卧室门口,一开门一阵扑鼻的香味直冲她的鼻腔里,聂倩倩惊叹:“哇,这人这么爱熏香呀!”

    看到药箱就在床头柜上放着,聂倩倩走过去,拿起药箱,然后坐在床边,拿出需要的药品,扭着头费力的往腰上上药。“好痛!”额头不知不觉得出了很多汗,就连她的脸颊也变的微微的红。等她把腰上的伤处理好,她觉得她的眼睛有些花,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她怀疑,“该不会是发烧了吧!”

    张璞玉的床整理的可真整洁呀!聂倩倩手抚摸着被子,心中想到。聂倩倩觉得身上一阵一阵热的难受,又一阵一阵的发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