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八十九章 传说的猎人之二

    闭上眼睛聂倩倩慢慢的趴在床上,时间似乎过得有些悠闲。聂倩倩觉得自己睡着了似乎又没睡着,当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心中想是不是张璞玉回来了,于是她慢慢的爬起来,可是身体软面的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像有什么东西在啃噬着她,这感觉令她很痛苦。

    卧室的门被推开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进来。聂倩倩眯着眼睛看去,奈何眼前迷蒙,但是聂倩倩却也清楚的分辨出,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张璞玉。“你是谁?”聂倩倩两个手肘撑住软弱的身体冷冷的问道。

    “你说!”男人唇角一钩,泄露出一丝笑意,其中又不乏冰冷的味道。

    “丰瞿!”聂倩倩猛的坐了起来,接着一个踉跄又跌回了床上,已经快到肩膀的黑发垂在被子上面,张牙舞爪的。

    盯着床上那抹粉色的身影,那玲珑有致的身躯,丰瞿心中很是开心。一件觊觎已久的物品,就要得到手,他怎么能不感到快乐!丰瞿慢慢走近聂倩倩,坐在她的身边,半晌的凝视之后,丰瞿伸出手触上聂倩倩精致的美丽的脸孔,一点一点抚摸凝脂般的玉肤。

    “真香!”丰瞿闭上眼,往她脸前轻轻的一凑,嗅了嗅。

    聂倩倩惊慌失措,忙不迭的向后退,却倒躺在了床上,黑色的发在蓝色的床被上像彼岸花一样蔓延出一抹动人的美丽。

    丰瞿深吸了几口气,心脏咕咚咕咚的兴奋个不停。这世上惹人牵肠挂肚的莫过于,求不得。想到他的求不得也终于得偿所愿,兴奋之后心中不免又生出一丝厌味,不过好在这女孩清澈又倔强,膨胀的心让他欲望更深。

    他想:“用过一次就丢掉!就让这个骄傲的公主彻底的从云端跌落地狱。”丰瞿想想就觉得好玩,凑近她玫瑰色的唇,狠的轻的辍着,再接着狠狠的虐待她的唇。

    聂倩倩双手狠狠推拒绝着他,可又不自觉的又想要抓住丰瞿的衣服。聂倩倩抓住丰瞿的衣服,再放开,如此反复,聂倩倩的身体感到既痛苦又畅快,她脑子晕乎乎的但又有些什么一闪而过。

    “这不对!这感觉很不对!”聂倩倩心思翻转,感到心脏快要跳出胸口,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的时候对方放开了她的唇。聂倩倩几次深呼吸之后,双目怒瞪着丰瞿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在这里?丰瞿,你是要霸王硬上弓吗?”

    “你这么聪明还没有想到吗?”丰瞿点点聂倩倩的鼻头,说道:“这叫你情我愿,尽管你的语言在抗拒着我,但是你的肉体,你感觉到了吗?它在渴望着我!”他凑近她耳边,恶作剧的在她耳朵上一咬。感到聂倩倩的一阵战栗,他轻笑,“感觉到了么?”

    聂倩倩心惊,她明明十分抗拒,为何身体却不听使唤?她凝眸沉思,竟未发觉丰瞿已经脱掉西装,解开衬衣领口。当他把头凑在她的颈边啃噬,聂倩倩心中用处一股躁动和渴望她惊叹道:“你给我下药了?”

    “不是我,是张璞玉!”丰瞿回道。

    “什么意思?你们有关系?他是你的人?”聂倩倩恍然大悟,嘶声说道。难怪这个房间收拾的这么整齐,里面竟没有看到有人居住过的痕迹,聂倩倩当初还以为这个人是个很爱干净的人呢!

    “才发现吗?你比我预想的要笨了些。”丰瞿抬头望着聂倩倩,解开衬衣,将它甩在床下。

    “住手!丰瞿,你不可以这么做!”眼见着丰瞿解着裤腰,聂倩倩心慌的厉害。“你妻子呢?你不担心你妻子会找到这里来吗?还是背着你妻子做这种事情你不会感到愧疚?”

    丰瞿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戒指说道:“你以为我的妻子不知道?其实她都知道,但是她却很听话,只听我的话,从来也不敢对我有只字片语的怨言,所以你就不要指望着我对我妻子有什么愧疚的感情,因为我不爱他。”

    “你这个无耻之徒!”聂倩倩咬着牙齿狠狠的说道,“你联合张璞玉算计我!”聂倩倩想起张璞玉就想要撕吃了他,“张璞玉呢?张璞玉你这个杀千刀的!我诅咒你!”聂倩倩仰着脖子嘶声喊道。一个自己相信了的人,竟然是有预谋的接近她,并且是要暗算她的人,这如何不让聂倩倩恨,聂倩倩瞬间又想起自己年少时候被好朋友骗的那件事情,心中怒火越烧越烈!

    “怎么感觉如何?一个帮助了你的人其实是要害你的人!我说过你还太天真,而且永远不要对男人说‘不’!这会让他更有征服的欲望。倩倩没人会来救你了,放弃吧!”丰瞿用语言一点一点击碎了聂倩倩的堡垒,当丰瞿扯掉聂倩倩的上衣的时候,聂倩倩像是坠再了地狱之中。

    “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对不对?”聂倩倩冷冷问道,“那个傻子也是你安排的,对不对?为了让张璞玉利索当然的出现,为了让我更加的信任张璞玉所以你安拍了一出又一出,而且张璞玉这种温柔如阳光的性格也是经过你刻意挑选的吧?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让一个人放松警惕,更何况是正在绝处的我了,这样我会更加轻易的上当,对不对?丰瞿!”聂倩倩越想越觉得心惊,觉得和这个男人的心机实在是太深了,自己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但是他却因为自己的欲望,因为想要得到就一定得到的欲望便如此谋划。而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到这种阴谋的掉进了陷阱里了!实在是太愚蠢了,聂倩倩心中暗骂自己。

    “也不全是,那个想要强奸你的傻子不是我的手笔。你看其实你并没有自保的能力。”丰瞿托起她的后背,丝毫不为聂倩倩额话所动容。丰瞿吻在聂倩倩的胸口上。两手不住的向下游走,当触到她后腰上的一片湿润的时候,他顿了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