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九十章 传说的猎人之三

    将聂倩倩翻过身去,入目的是很大一片的、狼狈的擦痕,伤口很深。“这伤口还痛吗?”丰瞿有些怜悯的问道。

    “当然痛!”聂倩倩破口大骂,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了,张牙舞爪的就像个汉子,只听聂倩倩大声叫喊:“丰瞿,我告诉你快放开我!不然我一定要你死的很难看!我说到做到!”

    丰瞿听着乐了,看着聂倩倩这幅狠毒的样子,越加的觉得兴奋,“不怕告诉你,我有几分挺喜欢你这性子的。你不知道你越是这幅抗拒的模样越是让我兴奋吗?”丰瞿似吓似真的说道。他把唇放在她后腰上在伤口处几次轻吻。

    聂倩倩见硬的不行就来软的,无论如何她都不可以让丰瞿得逞,所以费劲心思,说道:“丰瞿,我求求你放过我!你为什么会看上我?是因为新鲜么,告诉你我真的是个很没趣的人,我除了直来直往外根本没什么脑子。放过我好不好,我一定感恩戴德,天天对你供高香。”聂倩倩声音中已经带了哭音,她把自己的姿态摆的很低很低,一方面是操控权现在在丰瞿手上一方面自己心中是真的觉得这个人可怕了。聂倩倩感受到原来被人捏命门是这种感受,就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倩倩,你这话对我来说没用。我要的是一切实际可以看到,摸到的利益。就好像现在对着你,我摸到你,吻到你,这才是真实的。我给过你公平的待遇,我说过上一次是最后一次我给你公平的待遇,倩倩这一切都是你自己选择的。”丰瞿看着聂倩倩那双水汪汪,又惊恐的双眼里说道。丰瞿与她面对着面,顾忌到聂倩倩后腰的伤口,他把她放在他的身上。

    “你没得选了,倩倩,今晚我志在必得!”丰瞿一点一点靠近聂倩倩。

    “我一定会报复你!”聂倩倩心冷,无论怎么挣扎都会被丰瞿制服住,但是聂倩倩的声音更加冷的像是刀子一样,“我会杀了你,一定会!”

    “好,我等着。公主!”丰瞿笑。

    夜是那样浓郁,星星在天空一闪一闪的,有风吹过吹动了一片白色的窗帘。此时这世界的某一端,有什么声音在呼唤,恳切的悲痛的呼喊着:“悠悠,你在哪里?”

    这夜就连星星都在失眠,聂倩倩两眼干涸的麻木的对着窗外的星星发呆。左手腕上裸露着一块很深的牙齿咬伤的痕迹,那是她最绝望时候咬伤的,她试图用这种身体上的疼痛压制她心中的悲痛绝望。

    当一个人的心已经绝望,聂倩倩她的灵魂就已经死掉了,她是唤醒或是麻木自己的感官自己的灵魂,可是这些都没有用了。聂倩倩已经死了,从灵魂到肉体。她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目光也黯淡无神。

    “还和我谈什么原则么?”这时候这万恶的声音似乎还想让聂倩倩坠入更深的地方,陷入更深的痛苦中。丰瞿爬起来,一手撑住自己的头,眼睛看着没有任何表情的聂倩倩。手指跳上聂倩倩的脸孔上,一寸一寸的抚摸着,雕刻着。

    可是没用了,这些或重或轻的语言都不及心中的绝望来的更深。聂倩倩犹如在深渊之中,再也爬不上顶峰,聂倩倩只是翻转了身体背对着他,没有眼神,在没有什么语言上的就交流,就这样沉默最高语言上的拒绝对方的一切。

    “看到了么?能力才是站在最高点的刀,一把能主宰别人的刀。”丰瞿抚摸着聂倩倩柔滑的头发,一边漫不经心的说道:“你早已没有了这把刀,所以你无能自保。可是你更大的失误是不去投靠到另一个有刀的人身边。你注定了一生只能再不能拜托中挣扎。比如在这浊世,你非要活的干净。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丰瞿跟不在乎聂倩倩用什么方式来对待自己,因为此时此刻聂倩倩用什么方式来对待自己都是合理的,目前他的形象高大不起来,这一点丰瞿很清楚。

    一个从天堂凋落的公主,她以为她的骄傲就是她的刀,她以为她的思想就是她的刀,他以为她不容于世,他就是干净的,可是这个世界从人类降生的那一刻起就是污浊的了。人都有欲望,欲望促使人类做出一切龌蹉的事情,可是聂倩倩却非要与此抵抗,就好像和命运抗争一样,她必输无疑。正如水至清则无鱼,人若过于执着这只会是逼死自己的一把刀,正如同人过于污浊,贪欲过分就也会死在这些东西上面一样。世间万事都是相对的,无黑无白,又黑便有白,相生相克,相生相息,这些并不是人类制定的规则,而是这个世界本身制定的规则,或者说是这个宇宙制定了这种规则,就好像谁也不知道宇宙之外又有怎么样的是一个世界一般。

    之后丰瞿安然入睡,然而聂倩倩一夜却是心事悠悠。聂倩倩 心中空洞,麻木,就是连痛觉她都觉得自己不再拥有了,因为她已经没资格去拥有这种东西了。就好像没有资格拥有羞耻心和自尊心一样。

    第二日清晨,丰瞿起床时候聂倩倩还是一动不动的背对着他,丰瞿看了聂倩倩一眼,觉得对方是这么孩子气般的好笑。丰瞿心情甚好,脑子中想去一个好主意,丰瞿从钱包里拿出一枚硬币放在聂倩倩床头前。见聂倩倩不为所动,丰瞿恶意的说道:“没想到你还是处子,就当是一点补偿好了。”当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回过头又说:“还有你起来之后请立刻离开这里,你不是喜欢有原则的活着么?请你务必坚持到底。”丰瞿故意要挑起聂倩倩心底的情绪,他想看着这个人张牙舞爪的样子,他不介意把水搅的再浑浊一些,因为他始终都不会成为受害的人。

    在丰瞿离开房间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聂倩倩才渐渐起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