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九十一章 传说的猎人之四

    聂倩倩裸着身子,有光从窗外射进来,聂倩倩毫无所觉得光着脚走近浴室。打开花洒把自己彻彻底底的洗了一遍,可是有些东西无论如何是怎样也洗不掉的耻辱。聂倩倩再次穿回之前那身有些破烂的衣服。整装完毕,她回到卧室,盯着那枚硬币很久,两眼恶狠狠的瞪着,最终走过去,拿起放进衣兜。床头柜上有丰瞿不小心落下的打火机,聂倩倩想了想走过去拿起来,她心中有一个邪恶的想法萌生。

    聂倩倩走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浴池里的水渐渐蓄满,渐渐的水满溢出来聂倩倩也不去关水龙头。只见聂倩倩拿过一个盆子舀水走到卧室房间然后把水倒在卧室房间的地板上,再返回到卫生间舀水再倒在卧室房间,如此反复几回,地板、窗帘,墙壁无一幸免,走近去就像是走在一条小溪上似的。聂倩倩拿出之前的打火机,嘴角勾出一个阴冷的笑容,目光中燃烧着幽冷的火焰,一个用力火焰熊熊在她手指上,聂倩倩点燃床上的被子,就这么看着它燃烧,耳边听着水声哗啦啦的流淌。

    聂倩倩感觉自己的心像是有什么在奔腾一样,心中有个什么声音在叫喊一样,叫喊着她所不知道的东西!聂倩倩肩头颤抖,她两眼中也因着火光而兴奋了起来,她兴奋的不能自己,两只手抓住股胸口的衣服,目光跟着跳跃的火焰一起跳跃着,嘴角在她不自知的情景下勾出一个美丽的弧度。

    当被子连着床一起燃烧,有的掉进地面上的水上瞬间熄灭,看着差不多了聂倩倩把身边那一大桶水全部泼在火焰上,“唰”火苗一点一点熄灭。瞬间聂倩倩又变的面无表情了,整个人麻木的阴冷的,如同幽灵一样直来直去。

    这时候聂倩倩又走出房间来到客厅,从一旁拿起一个椅子朝着电视砸去,电视机烂出一个大黑洞,聂倩倩又拿起一个椅子朝着茶几砸去,玻璃的茶几碎了满地。

    聂倩倩走进厨房里她打开水龙头,接着她翻出酱油、醋、番茄酱、蓝莓酱等等一些列东西,或是仍在墙上,或是扔在沙发上,或是丢在地上让它们和地上的水混合在一起。做完一切,聂倩倩并没有感觉到快乐,尽管她沉默的用这种方式来发泄她心中的愤怒,但是她感不到快乐,也感不到凄惨。伴着水声,她打开门再也没有回头的离去。

    人们都在看聂倩倩这个白净却穿着一身脏破衣服的女生,或是出去好奇,或是出于好笑,目光总在她身上飘来飘去。聂倩倩毫不在意,现在外界世界的人们对她来说丝毫也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力,她就这样特立独行的行走,走着,漫无目的的没有来处,也没有去处的行走。直到黑夜降临她还在行走,她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里。聂倩倩只是有一种感觉她要走,她要走!没有目的也不需要有什么方向,只要行走就足够了。

    聂倩倩思想麻木走到一处码头,几只船停在一边,看着如夜一样深邃的海水,看着海水搅腾着,聂倩倩感觉不到什么孤寂,什么悲苦,也觉不出大海有什么可怕的味道聂倩倩她麻木的坐在一个墩子上,目光呆在一个地方停住,整个人坐了好长时间。聂倩倩没想到自己在丰瞿房间里的那些举动,竟然可以让丰瞿在当夜快要器气的爆炸。如果聂倩倩知道一定会兴奋的为这个人多少一些纸钱。

    丰瞿在办公室里来回独步,额头上青筋暴起,声音中压制不住的愤怒说道:“这女人简直就是疯子!在屋子里放火!她难道不知道她这么做会害死自己和周围无辜的人吗?一个那么温暖的人竟然可以冷血的漠视他人的生命到这种地步,太可怕了。没有出什么事故实在是她太命大了!”丰瞿怒不可遏,一把把文件全部摔在了桌子上。一边心中一遍一遍的问:你不怕吗?害死别人也不怕么?你的原则呢,你的良心,竟然这就是抛掉原则的你!可是不会有谁回答他。

    身边为丰瞿做事的人,抬起头看了丰瞿一眼,复而地下头,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张璞玉,张璞玉心中想到:聂倩倩之所以能做出这么无情的事情,还不被您一所促成?若不是您用激烈的手段得到她,如不是您让聂倩倩心生绝望,聂倩倩又怎么可能不顾及别人而做一些可能会伤害到别人的事情呢?张璞玉为聂倩倩感到一阵悲伤,和聂倩倩接触的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可以感受的到这个人是个很真诚也很可爱的人。这样一个可爱的人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张璞玉心中无不叹息。

    “去找她,把她给找回来!”丰瞿对身边的人说道,“我要把他锁起来!一只渴望自由的小鸟如果失去了自由还有什么?”张璞玉应是,便出去了。房间里余下丰瞿对着落地窗外的街景发呆,窗外霓虹灯闪闪点点透露出这座城市夜生活的繁华。

    “夫人,刚刚秘书打来电话说,丰先生今晚有约不会来吃晚饭了。”一个保姆模样的女人站在房间门口说道。

    房间里只见一个长发垂肩的女人,正在陪着地上一个两岁左右的小男孩玩耍。她穿着一件雪白色的长裙,坐在地上,身前的小男孩拿着玩具。房间里摆放着各种各种玩具,还有睡床。很显然这是一个小孩子的房间。

    雪子本来陪着儿子玩耍,但是听到仆人的话,就突然顿住了,心中无限悲凉,却又无力去挣扎什么,只是声音清淡的说道:“我知道了。”又是有约,每一次都是因为有约会而不回家。

    雪子垂眸看着儿子看着儿子无忧无虑玩耍的小脸,这孩子尽管还很小,但是却像极了他的父亲,从眉眼到鼻子、嘴唇。这是她和丰瞿的孩子,今年已经两岁了,是个很可爱的孩子。“没关系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