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九十四章 车祸之二

    周佳尔那里知道自己的妹妹现在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生死未知呢!

    那么躺在这里的这个人又是谁?柏林低头脑海里浮现出那张鲜活而苍白的脸孔,心中想道。“我是柏林,有些事情稍后再说。现在救护车上躺着一个跟我相亲过自称周佳尔的女人,她出车祸了。”

    “什么!落莉出车祸了?你们现在在哪里?”周佳尔一听立刻坐不住了,立刻拿着车钥匙出门。

    柏林把医院的名字告诉了周佳尔,周佳尔工作的地方由于离医院比较近,所以比周家而老来的要快一些。来到医院就见到柏林站在急救病房的外面。

    “周落莉,周落莉!”周佳尔跑到医院,一看周落莉躺在急救室里,满身的是血,周佳尔当时就慌了,嘶声喊道,一边拍打着门。

    柏林见状走到周佳尔身后,安抚的说道:“你冷静一下,她正在抢救。”

    周佳尔一回头便看见柏林,于是问道:“你是柏林?”这是周佳尔第一次见柏林。

    “我是。里面的人·······”柏林点到为止,他希望周佳尔可以自己告诉她。

    “是我妹妹。”周佳尔无心再去隐瞒什么,妹妹已经这个样子躺在了病床上,她还有什么心情再去思考更多的东西,于是哭着说道。“我才是周佳尔。有些事现在解释不清楚,我们等事情结束了,你想怎么和我算账都行。现在落莉这个样子,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周佳尔哭着,依靠在一边的墙壁上,以维持她将要倒下的身体,目前的她已经耗尽的力气。

    “我了解。”柏林说道。这边柏林话音刚落,就见一男一女后面跟着几个人走了过来。

    周佳尔迎接了上去,叫道:“爸妈!落莉她·······”说着又是一顿哭。

    “她怎么样?”周父紧张的问周佳尔,丝毫没有注意到柏林这个人的存在。

    “好好的怎么会出车祸?她人呢,她人在哪里?”周母挂着两行泪,也问道。得知女人出车祸周家二老当时就厥过去了,幸好有人把药喂给了他们在,这才清醒过来。

    “在里面急救。”周佳尔看着父亲的眼睛,一指后面的急救室说道。

    “天哪!”周母,惊呼一声,周父赶紧扶住周母,然后把周母交给周佳尔手里,走到急救室门口,入目的就看见自己那个可爱美丽的女儿,周围围着一声,女儿正躺在床上身上插上各种仪器,一动不动的躺着,

    周父心惊腿一软,柏林赶紧上前扶住。周父抬头看了柏林一眼,很快里面走出一个医生,说道:“我们现在要给病人做手术,谁是家属。”周父回道:“我是。”于是签过名,周落莉被推进了手术室。

    周家几人并柏林一起等在病房外面,周家二老由于过于担心周落莉的伤势,所以并没有在意到有柏林这号人物,只有周佳尔问柏林要不要先回去,手术结果出来了会给他打电话买单时被柏林拒绝了。后来周佳尔偶尔会和柏林对望一眼。

    之后手术的灯灭了,周落莉一脸惨白,昏睡的被人退出来。医生说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大概几小时后就会醒。于是周家二老送了一口气,周佳尔的心也放进了肚子里。

    病房里,周佳尔忽然想起来柏林一直陪在这里这么久,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在意到,于是跟父母介绍柏林。

    “爸妈,跟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柏林,是他把落莉送到医院来的,电话也是他通知的我们。”周佳尔很是充满感激的说道。听说是柏林及时把周落莉送过来,如果今天不是周落莉和柏林巧合的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后果也许就是一个翻转了。

    “伯父伯母,你们好,我是柏林。”柏林走上前说道,“虽然自我介绍的有些晚了。”

    “不会,不会。我们要谢谢你,谢谢你把落莉送过来。”周父颇为感慨的说道。

    “柏林,这不是之前和你相亲的男人吗?”周母先是盯着柏林看了一会,思考之后才问周佳尔。

    周佳尔嘿嘿一笑,心中发软,害怕自己母亲追究这件事情,于是硬撑着说道:“是~呀!”然后看着柏林,目露祈求。柏林发笑的看着这人,然后又看到了病床上躺着的周落莉。

    周家二老点点头,柏林见周落莉的情况也很稳定了,于是便告辞离去。周家二老也不挽留毕竟对方帮了很大的忙又跟着在医院守候了那么久,于是便让周佳尔送人。

    医院的走廊上,周佳尔面露愧疚之色对着柏林,周围很少有人来往。

    只见周佳尔弯下腰万分抱歉的说道:“对不起,之前的事是我拜托落莉帮忙的。因为我已经有了很喜欢的人,所以没有办法去和你相亲,但是我的爸爸妈妈我也无法反抗,两难之下我只好做了这个决定。所以之前和你见面的是落莉,我是周佳尔。真的很抱歉!” 周佳尔把事情的经过全部想柏林坦白了,毫无隐瞒,只是希望柏林能够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要记恨她才是。

    “原来如此,难怪她和我见面的时候,总是让我能生出厌恶感!”这个她自然是指周落莉,柏林恍然了悟,毫不在意的笑道。柏林一手放在裤兜里,眼睛像窗外看去。

    周佳尔面露赤色,吭吭唧唧道:“那,也是我们商量好的策略!”周佳尔看不出柏林什么意思,于是再次坦白。周佳尔认为在做错事情的情况下,坦白坦白,在坦白是绝对不会有错的!

    “你们还搞策略了?看样子把我狠狠的研究了一番吧?”柏林没想到这俩人为了让自己讨厌他们,甚至是不再见他们第二次竟然还把他深深的研究了一番。柏林回过头打趣道,“不过你们还是很有策略的,当时我是真的不想再见周落莉第二面。”口吻轻松根本没有要计较的意思。

    周佳尔心有愧疚,不住的道歉,说道:“对不起!如果你要怪就怪我吧!落莉是被我逼迫的。”周佳尔把所有的错都归咎与自己,希望妹妹可以不被对方怨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