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九十五章 前尘

    “算了!我也不是什么小气的男人。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柏林见周佳尔这幅样子,本来就不想再追究这件事情,更何况他也不是个小气的男人,于是用轻松的口吻说道。“就到这里吧,我想伯父伯母那里还需要你照顾。”但是周佳尔还是把柏林送到了医院外面才会病房,柏林有把电话留给周佳尔,以便周落莉醒来后可以第一时间通知他。周佳尔没想到柏林竟然很好说话,看样子这一劫是过了。只是想起周落莉周佳尔心中仍泛着担忧,于是快步往病房走去。病房里爸爸妈妈守在周佳尔的床边,母亲的泪自从得知周落莉出事之后就没有断过,而父亲随没有像母亲表露出的那么明显,但是心中也是万分伤心的,就看父亲那锁住的眉头,和悲伤的要出水的眼睛就可以看出来了。

    柏林回到车上,往嘴里放了一支烟,拿过打火机,但是点了好几次都没有点着,柏林自己一看才发觉自己的手抖的很厉害。柏林轻笑,把嘴里的烟拿下来,丢在了烟灰缸里。心中呐呐的,周落莉出车祸竟然把自己吓到了。

    冷静了一阵子,回过神的柏林才启动车子,开车回家。夜晚。柏林从浴室刚走到房间,便听到了电话的铃声,他心想也许是周落莉的消息,便急匆匆的走过去接过电话,说道:“喂。”

    电话里传来周佳尔的声音,周佳尔轻声说道:“落莉醒了。”

    柏林听到后送了一口气,说道:“太好了。她还好吗?”但是感到周佳尔的口气似乎不会过分的喜悦。

    接着又听周佳尔幽幽说道:“还很虚弱,只说了几句话就又睡了。”

    柏林听出周佳尔的口气似乎还是那么忧郁,便问道:“是不是她哪里不好了?”这点是柏林目前很担心的事情。

    “落莉,”周佳尔顿了顿,说道:“落莉,她失忆了!”爸妈知道后心痛不已,但是却想只要人还在就还有希望,记忆还可以找回的,就算找不回来,他们家也可以好好照顾好周落莉的。

    “失忆!”柏林失声叫道。从来没有想过会出现这种状况。竟然失忆了!

    几次日出,几次黄昏。几天来码头附近的人竟没人发现这里藏匿了一个人。这夜聂倩倩又坐在重复的位置,望着月亮。

    这个世界上是没有谁能救的了自己的,能就自己的唯有自己的双手。聂倩倩心中想。可是她现在却以无力抗争命运,她从灵魂道身体已经被黑暗侵蚀了,她没办法再抱有任何希望,任何光明来继续活下去了。

    丰瞿果然手段了得,如他所言聂倩倩的信念在此时已经被他全部粉碎。

    这个码头有多少人离别,有多少又重聚了;多少人哭了,后来又笑了。聂倩倩喃喃着:“桔。”

    聂倩倩闭上眼睛,站起来,左手攥着一枚硬币,向前走,一步两步三步,第五步的时候只听见海水发出很响的一个声音。再看码头那里还有那个悲凄、狼狈的身影。只余蓝色的海水,和白色的船只。

    “什么声音?”某一个船上躺在甲板上的一名戴着墨镜的女子嘟囔道。她挺起腰,一手撑在甲板上,望着这黑色的海水。“什么都看不见呀!”她呐呐道,然后又自言自语,“哦,我戴着墨镜呢!”说完自己就乐开了。

    拿下墨镜她往前走了几步,发现海面很是平静并没有什么东西。难道是幻听?她想。可她转念又想不会是有人失足掉进去了吧!这么想她心中一个激灵,回到船舱拿出一把小型氧气瓶,一副防水眼睛和一把手电筒,回忆着记忆中的声音的方向,跳进海中。

    雪儿扎了很深,手电筒子在海里来回的照着,当她心中感到失望,又有些庆幸没人失足的时候,她看到一个沉沉浮浮的身躯,她奋力朝那边游去,一把抓住聂倩倩的手,拔下最终的氧气瓶放进聂倩倩的嘴中,慢慢的把她晚上带。

    把她拖到陆地上做了一切紧急措施,聂倩倩才慢慢转醒。“你是在自杀吗?”雪儿带着惊后的笑意,半开玩笑的问道。

    聂倩倩咳嗽了好几口才看清这人是谁,惊讶的说道:“怎么是你?”

    “幸好是我,我最近都在这里疗养精神。遇见我算你命大,不然你今天就交代在这里了!”雪儿一手指弹在聂倩倩额头上。

    聂倩倩皱皱眉,“桔,也和你在一起吗?”

    “没有,只有我自己。”雪儿回道,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呀,我应该快些告诉他你在我这里,你不知道他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说你是怎么藏的,藏的也太严实了。”说着拉她走到了自己游艇上。

    拿出几件衣服扔给聂倩倩,对着她说道:“快去用热水洗洗,不要闹生病了。”

    聂倩倩拿起衣服对雪儿说道:“不要告诉桔我在哪里!”

    “理由!”雪儿动作僵硬了一瞬间,她放下手中的事情,半倚着桌子。

    “没有!总之我不要见他!”聂倩倩拿着衣服转身就往外面走。

    “站住!”雪儿呵住她,纤细的手指夹着一支纤细的烟,她美丽的薄唇吐出一口烟雾,“你去洗澡。”

    聂倩倩转过身,看着雪儿似乎势要等她一个答复。“够倔强的,我不说就是了,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跟在我身边,我要知道你的行踪。不告诉桔我已经很对不住他了,若是找到你再弄丢你,我恐怕没办法面对她。如果你知道桔有多在乎你,就会知道这件我有多么的难办。”她顿顿,“可以就立刻去洗澡,如果你敢现在走我立刻就给桔打电话,并且我保证!不出几个小时她就会找到你,想的怎么样?”

    “我知道了。”聂倩倩点点头,这回拿着衣服老实的去洗澡了。

    “呀!一个比一个麻烦!”雪儿烦躁的用手揉乱了她动人的长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