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九十七章 寻狗路上

    “你们怎么认识的?”坐在雪儿的车上聂倩倩好奇的问道。

    “你之前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做这一行的吗?我接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这个男人的初恋。那时候我还不是侦探,也没想过做侦探,只是那个奇迹让我突然有了做侦探的念头。”雪儿有些回味的味道。

    “快说,别卖关子!”聂倩倩扯了扯雪儿的手臂,紧接着车子随着手臂也一样来回晃动。

    “会不会开车!”一辆从身边而过的白色私家车,拉开车窗对着雪儿大声喊道。

    雪儿惊道:“喂!坐好,这样很危险诶!”雪儿对着那人回道:“对不住了!兄弟!”待到把车子开稳,对聂倩倩说道:“这是一个很长的、又有些忧伤的故事。”

    “说来听听。”聂倩倩起了兴致。

    “那我就文艺一把!”雪儿挥挥手臂说道。“那时候我还不是侦探,只是一个小报社的编辑,偶尔也会出去做一些采访。这是个平凡但又美丽的女人,我心中如是评价······”

    雪儿慢慢回忆起往事,雪儿像一个艺术家,大约是曾经执笔的缘故,往事竟被她说的像一则美丽的故事,动人又忧伤。

    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这是个平凡但又美丽的女人,我心中如是评价。一双细长弯弯的眉毛,下面是琉璃球般的眼睛,可现在她的眉微蹙着染着古典美女般的惆怅。

    怎么了?

    我刚要开口问她,一旁的服务生温和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小姐,您要什么?”

    “红茶。”

    “好的,请稍等。”

    待到服务生离开后,我稍微整理了一下心情。

    “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她投给我一个难以捉摸的眼神,手指反复摩挲着杯子的边缘。

    “我想请你帮我发一则寻人启事。”她蹙着眉头紧张的看着我,顿了顿接着说:“你不是在报社里工作么?请你帮帮我!”

    这个女人叫穆寻,我们仅有一面之缘。那时她作为为我提供材料的人员而出现,除了她那双雕塑般地手让我印象深刻之外,对于她的容貌我记得不太清楚。如果不是昨天夜里她突然来了一通电话,说是尽快的想要和我见一面,我想在我奔波的旅途里她的名字我也许会很快的忘记。今天我恰巧休假,于是就和她约定在这个咖啡屋里早早的见面。

    “这个……”我心中打鼓,一时难以承诺什么,于是端起杯子润润唇以掩饰我的心思。

    穆寻脸颊红红,急促着说,“可不可以这样,你先听这个故事,然后再做决定。”

    “好。”我拿过背包掏出里面的记事本。

    “您的茶。”

    服务生端着一杯冒着轻烟的茶放到我面前。

    “谢谢。”

    我把桌子上的茶推到一边,放上记事本,拿着钢笔。“开始吧。”

    “我们是在大学里认识的。”

    她捧着杯子,有点欣喜,有点悲伤。

    “嗯。”我点头。穆寻整个人陷入回忆里。

    “后来高中同学会我才知道,高中的时候原来他和我同校同年级!”

    我停下笔,抬起头看她。过了好一会才问:“他叫什么名字?”

    “谢豪。”

    “大约在大三的时候我遇见他。金黄色的叶子挂满了银杏树的枝头,风一吹就沙沙的响,偶尔的落下来几片。谢豪就是从那棵树的背后窜出来的。”

    “窜?”我笑道,这词可真新鲜。

    穆寻微微笑了,“因为,他是拱着腰,像兔子一样敏捷、快速的出现。”

    我恍然大悟,点点头,“你继续。”

    穆寻接着回忆,而我也像是走近了那场动人的青春年代里。突然出现的人惊吓的穆寻倒退了一步,却见那人孩子般的笑容,手里拿着一片金黄色的叶子在她眼前扬了扬。

    “嗨,吓傻了?”

    “你才吓傻了呢!”穆寻被这个不礼貌的男生惹的满脸通红,恼怒的瞪着他。

    “嘿嘿,你看这叶子好看么?”

    穆寻心里不乐意,看着他憋了半天才说:“还好吧。”

    “送你。”男生把那片完整还有丝气息的叶子向前一伸,宛若送的是一束鲜花一样。

    “不要。”穆寻鼓着腮帮子,心里想:这个人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呢!

    “要吧,要吧。”

    “莫名其妙。”穆寻嘴里嘟嘟囔囔,不再搭理他抱着怀里的书转身就要走。可男生抓住了她的双臂,一个转身就把她推在了树上。

    “你要干嘛?”穆寻往后缩着身子试图离他远一些,无奈却被他牢牢的固定住了。

    “我叫谢豪。你别乱动。”谢豪说着话,一边松开手翻阅她手里捧着的书,把叶子夹进了第一本。

    但是他却没再说什么话转身就走了,留下银杏树下的穆寻不知所然。

    其实有很多次她都可以把那片叶子丢掉的,但是她却动了恻隐之心。那天在晴朗的天空下,她站在窗口拿着那片金黄色的叶子转过来转过去。

    “穆寻,哪来的叶子?挺好看的。”同寝室的一个女生说。

    “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她微微笑了笑,把叶子又夹进了书里。

    有时候学校的操场上穆寻会看见他拍打着篮球奔跑,挥洒的汗水如雨露一样,跳跃快速的灌篮闪耀的像颗明星。

    抬手拍了自己脸颊一巴掌,穆寻有些懊恼的说:“胡想什么呢!”然后快速的离开了空无一人的操场。

    此时教室里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于是她低着头用书本挡住自己的头,选择了最后一排空着的位子。

    可是,没多久。

    “呼呼,呼呼。”

    穆寻坐正了身子,皱着眉偏过去头。右边隔了好几个座位的地方一个人后脑勺对着她,头深深的埋在手臂里。

    “呼呼。”

    这次她确定了发生源,原来是那人在打呼噜。穆寻赶快用手捂住嘴,低下头去身子颤颤地发抖,她再次看了看那个睡着的人,眉毛拧着半开着,眼角却喜悦的扬起。

    “别走,别走。”他突然大声嚷叫起来,“我的神威小龟!”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