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九十八章 回忆

    现在是上课时间!穆寻赶快看向讲台,老师不紧不慢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一只粉笔,只见掉落的粉末之后留下一行字:Come back my love。

    老师伸出中指戳了戳鼻梁上的眼镜,不重不轻的说:“念。”

    台下一众同学异口同声震天吼:Come back my love!

    那个人猛然抬起手一阵乱抓,同学们不掩饰的笑和想掩饰的笑都落在了他的眼里,他又看了看讲台,老师还是那副斯文模样正襟危坐的。他摸摸右脸,摸摸左脸不好意思的往下缩缩头,眼睛瞟到了左边。

    “咦!”同时发出声音。

    竟然是谢豪。他们两人都深感惊讶,然而穆寻仍然淡笑着收回了目光继续写笔记。

    “原来你的选修课也是这个!”谢豪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穆寻抬头看去不知道何时谢豪竟然跨过距离坐在了她身旁的位子上。

    穆寻点了点头没有看他,“是的。”

    “你叫穆寻,对不对?”谢豪似乎很开心,兴奋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穆寻有些惊讶,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

    “山人自有妙招。”谢豪自豪的笑了笑,受伤竖立起一个大拇指。

    穆寻看着这个大男孩似的男生,微微笑了笑。

    “叶子你没有丢掉吧?”

    “没有。”

    “那就好。”

    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她总会在学校遇见这个帅气的大男孩,在狭小的楼道里,在林荫的小路里,在食堂在宿舍的门口,说起来有些巧合,但又是那么随意的遇见。

    “嗯。不是很熟络,也不是很陌生,有种莫名的感觉。”

    穆寻坐在床上呆望着窗外的天空,咬下一口薯片,把它嚼的咯吱咯吱响。

    高中同学会她受了邀请,但是人数比较多,而且来到的人有很多她都没有见过。

    “这些人是咱们班的么?”穆寻走到主办这场同学会的同学身边。

    “我把咱校同年级的都邀请来了。”

    穆寻对着她竖起大拇指。她得意的一仰头,“我李萧是谁,全校就我人缘最好。”

    穆寻笑了笑点头称是。

    “对了,谢豪是不是和你一个大学?”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嘿,你向后转90°。”

    “干嘛?”穆寻说着然后转了过去。“谢豪怎么在这里?”

    李萧喝了口杯子里的酒说:“他班就在咱们班隔壁。”

    “不会吧!”穆寻不敢置信的问道,眼睛瞪的大大的。

    “当然是真的了。我估计你上高中那会除了你同桌我,前后桌的人,班级里的人你都不知道谁是谁。”李萧撇着嘴理所当然的说道,并且把穆寻上学时候的史记再次说了一遍。

    穆寻盯着那个背影好长时间,在同学会结束各自离去的时候她也没有走上前和他打声招呼。

    “穆寻!”后面有个声音叫她,转过身他看见谢豪朝着她这里跑来。“你走的好快啊!”他站定身子,一阵扑鼻的酒气。

    “你喝了多少?”穆寻问道写好身上的酒气问道。

    “没多少。”谢豪从衣服里摸了半天摸出一个板板整整的红色信封,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最后却放到了穆寻的手里。

    穆寻拿着信,歪着头看他,说道:“给我的?”

    “嗯。”谢豪红着脸低低的应道,然后又叮嘱,有些不好意思,“拿回家再看吧!”

    “知道了。”穆寻眼中荡着细碎的笑意,却没有显露出来只是听话的点点头。

    “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这种时候你们女生应该脸红的啊!”

    穆寻一听这话脸迅速的燃烧了起来,说了声再见就逃离了这里。

    这家伙怎么什么都那么心直口快。这种信自己怎么会不知道呢,人们把它定义为情书,对不对?

    想着她不由的羞涩笑了笑。

    回到家后她就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信封,把信抽出了三分之一她就止住了动作,她转过身去衣橱里拿了件衣服褪下那件外出时的衣服换上了粉色棉质的睡衣。系好衣带,又拢了拢头发她这才慢步走过去坐在椅子上拿出那封信。

    信纸打开之后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奇形的黄色的纸。“怎么包裹了那么多层呢?”她喃喃自语。

    穆寻小心地展开那张黄色的信纸,眼前立刻安放着一片大大的银杏叶,那上面写满了字。她捂住嘴瞪大了眼睛笑开了。

    左上角上‘穆寻’这两个字干净的排放在那里,之后的字也清晰的跃入她的脑海里:今天我故意喝多了酒,这样我就能鼓起勇气把这封信交到你的手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故意安排好的,因为我猜到了你会因为那句话而羞红了脸颊。我想我是有点小坏,不然怎么老是故意的出现在你面前却让你觉得这是巧合呢?你在操场上多停留的那几分钟,琉璃般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个孩子一样单纯,笑的时候呢又静美的像朵花。我贪恋你的一颦一笑,所以写了这样一封信。这是你第一次收到情书对不对?我听说之前爱慕你的人都被李萧处理了,不过,我却感到很开心。

    我喜欢你!我想保护你,爱惜你,疼惜你。

    第一次写情书,第一次喜欢一个女生,第一次喝酒壮胆告白,都给了你。

    你第一次收情书,第一次被人告白,也都给了我。

    所以,我们第一次恋爱,第一次亲吻,第一次婚姻,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都给彼此好不好?

    穆寻娇羞着不知所措的放下了信,信封右下角写的是:银杏叶的等待。

    等待,多美丽的一个词语。

    第一次的美好都给彼此,做独一无二的人。

    次日穆寻主动找的谢豪。

    “你是不是愿意答应我了?”谢豪刚一见到穆寻就喜悦的兴奋的问道。

    “我,”穆寻看了谢豪一会子,这个张兴奋的脸孔,穆寻张张嘴,看着他最后低下了头,说道:“很抱歉。”

    于是结局就是这样的,短暂的喜悦相逢,相逢之后便是分别了。

    谢豪懊恼,愤怒,悲伤却无可奈何。“是不是我的举动吓到你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