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八百九十九章 单身汪

    一次谢豪千方百计的终于找到了穆寻,帅气的大男孩脸上满是慌张的神色。

    穆寻望着谢豪轻轻的蹙起眉看着他。“我还太年轻。”像个孩子,是个除了单纯之外,还有怯弱和不安的人。穆寻心中补充道。

    离大学生活快结束的日子她过的很乏味,偶尔的穆寻会在路过的那棵银杏树下稍做停留,记忆中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时刻。

    那封情书被穆寻小心珍放了很多年。从大学里毕业到参加工作,然后被父母逼迫着去相亲。可是穆寻念念不忘的似乎是那封信,那封信的主人。

    我点着头,一边记下最后一句话,然后问她。“你爱他?”

    “是的!”穆寻很肯定的回答。

    看她目光坚定,明亮动人时我已了然。“那你想怎么登?”

    “你愿意帮我?”

    “我尽力而为。先说好别抱太大希望,我可不想看见别人失望的神色。”

    “好。”

    “时间,地点。”

    “10月29日,黄海街青山见。”

    “黄海街,青山?”

    我又重复了一遍,可是她却毫无反应。

    “署名银杏叶的等待。”

    “这样他就能找到你了?”我迟疑着最后还是问了出来。

    “他会找到我的。”

    这可真有意思。我左手托腮,夜里一盏小孤灯照着我的桌面,右手上的笔不停转。想了一会我把早晨的记事本拿出来放在了桌子上,稍微整理了一下然后放到了一个文档里。

    在我看来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开始。

    是不是在感情的世界里,人们都变得懦弱了?

    第二天我拿着文档交给了二姐。林岚,社里的第二把交椅,人称:二姐。“二姐,就靠你了。”

    “什么事?不安好心的家伙!”二姐打开文档。

    “这个给我留个空,够发这篇文章和放个寻人启事的就行。”我朝二姐挤挤眼。

    “雪儿,你什么时候走的这个路线?”二姐看了看稿子把目光转移到我的身上。

    “柔情的不是更能触动人心嘛!”

    二姐还想说些什么,我快速地转身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礼盒,眼角扫着二姐。“这家的红豆糕听说很好吃的。”

    二姐看看红豆糕,再看看我,一伸手我拖着的礼盒就不见了。

    我低下头趴到二姐的耳边轻声说:“是你喜欢吃的那家。”

    “坏东西!这个就交给我了,你回去吧。”二姐拍拍稿子,左手已经拿着糕点开吃了。

    “得嘞!”

    29号

    那天我也去了青山,那处风水好,人烟少的地方。

    “呀呀呀,什么事非要到墓地这来说,怪瘆人的。”

    我左顾右盼搓搓手臂愣是没看见一个人。“再找不到人我就走!”

    我很好奇穆寻见到谢豪之后会怎么样,他们会说什么话,是不是会来个久违的拥抱或者是一个热情的吻?

    呦呵,有人!我的眼睛锁定在一个没有动作的人身上,因为天色灰朦的笼在他身上,我打了个哆嗦。

    “那个,”我拍了一下他的肩,他却挂着两行水渍满目哀伤的转头看我。

    “有事么?”他用衣袖胡乱的一抹脸。

    有事还是没事?我一阵纠结的看着他的脸。说还是不说?

    “你怎么了,哭成这样?”

    他转过头去盯着墓碑看,我也顺着视线看去。

    穆寻白皙安静的脸凝固在石碑上。

    不可置信,太不可置信了!冷静下我突然想起来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那么慌张,那么无助,和发颤的声音。

    我已经大致猜出眼前的这个男人是谁了。

    “我是报社的人。”我先开口。

    “雪儿?”

    “是的。”

    谢豪转过身子向后倒退一步,竟折腰。“谢谢你!”

    抬起头时,男子汉的气节硬生生被他一双红眼眶扼了去。

    “不用谢,我没帮多大的忙。”

    我看着墓碑上穆寻那张算不上惊艳,但是越看越有味道的脸。

    “如果不是你执笔的话,或许它不会被人关注,我也不会从朋友那里听到这个故事而来找穆寻。”

    “那不是我写的,是穆寻写的。”

    我点燃一支烟,在黑夜里它就像在我手上的星星,但是在白昼里它注定黯淡,只有缭绕的烟气呛入心肺鼻腔,又在风中消散。

    有关穆寻的一切是个未知的迷。不过,在离开的时候我看到谢豪在墓碑前放了一片金黄色的叶子根部套着一枚戒指闪闪发光。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这就是我想做侦探的契机,很简单,也很突然。”雪儿对聂倩倩说道。

    然而聂倩倩却早已泪流满面,原来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单纯的爱情,这么无奈的错过。雪儿给聂倩倩递上纸巾,幽幽说道:“有时候我想等待固然美好,但是对于爱情还是应该要勇敢一些。这世界上错过是件很轻易的事。”雪儿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有些错过就是一辈子,就因为一时的想不开而造成一辈子的遗憾。”

    再说那条据说叫沙拉的狗,在奔波了两天之后雪儿在某处别墅的大门外看到了它,二此狗正对着别墅里一个高贵的白色贵宾犬不住摇尾巴。雪儿笑道:“这是一只多么好色的狗!”聂倩倩忍不住也笑开了。

    最后雪儿拨通了沙拉主人的电话,那名一身米色的休闲装的男人,当看见了沙拉,他一把抱住了他。了解到沙拉春风又一度,该男子和贵宾犬的主人商量可不可以让沙拉做他家贵宾的男朋友。该主人一声否决,沙拉求爱未果,只好垂头丧气的尾随着主人离开了。此事也就此告一段落。

    雪儿坐在事务所点着手中的钞票,每点一张她心中就多快乐一分。她对聂倩倩说道:“以后再也不能接这种案子了!浪费我这颗智慧的大脑!我是要做大事情的人!”

    “好!好!”聂倩倩漫不经心的回答,把一杯泡好的咖啡放在雪儿桌前。

    雪儿抽出几张红票子,对着聂倩倩说道:“拿去买衣服!”

    聂倩倩喜滋滋的收下,“那就谢谢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