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零一章 黑白色晏清记之二

    莫尚谦看着我,大约是琢磨我是不是坏孩子,他说道:“我听说一般说自己是坏女生的人,都不是坏女生。”莫尚谦又想了一会,才说道:“好吧,那就先谢谢你了。等我已经和家人联系让他们给我汇款了,但是他们似乎出国了,不过我想很快就会给我汇钱了。我不会打扰你很久的。”

    我点点头,没有在意。次日,我便带着莫尚谦来了我家,一个不足五十平米的小房子,“你不介意睡客厅吧?”我说道。“这里是我租。”

    莫尚谦点点头,“没关系,你肯收留我就已经很好了,真的很谢谢你。”莫尚谦说道他找的那个女孩叫聂倩倩。每天看着莫尚谦像傻子似的人海茫茫中找着这么一个人,我心中不止一次的叹气。

    几天相处下来,我觉得莫尚谦是个很有意思,很善良的男人。不忍心再看莫尚谦这样茫茫人海里招人。我把放在心中已久的那件事告诉了他,那是之前我特意和我那些狐朋狗友打听到的。在香樟区,那个最繁华的地带,有一家叫惊鸿侦探事务所的,据说什么案子都很快的解决,我告诉莫尚谦找到那个地方,也许惊鸿侦探事务所的那个人会帮到他。

    莫尚谦听了之后很开心,立刻动身。那天,我把莫尚谦送到地铁站。

    其实莫尚谦不知道,那个晚上我是故意撞的他的。他不知道在那晚之前,我每天都会在同一个路口看见他,还有他拿着手机,问着路人,有没有见过这个女孩。

    其实那晚是我想要搭讪他,但是我却不知道怎么才会让他注意到我,于是就用了一个比较独特的方法,后来更是故意让他和我住在一起,这样我就会有更多的时间去接近他,他也有更多的时间是可以看到我,甚至只要他愿意他就可以了解我。

    揭开新的一页,我以为什么都已经改变了,于是拿起笔快乐的画着。可后来发现手还是我的那只手,我的思想没有发生任何改变,我的心还像天空中漂浮的云朵,找不到石砌的柱子依靠。我坐在黑色的椅子上,好像静坐在花盆里的植物,永远一个位置,永远不变的世界,永远灰暗的天空,永远沉默的垂头。

    曾经,我曾经多富有朝气多向着光亮的地方,多像个向日葵永挂着灿烂的笑。可是变了,都变了。向日葵垂下了头。池塘里倒影一张张愁绪的脸,多希望那不是我,多希望能移开目光不去看,眼睛来回打转,却始终在水面上飘荡。我已经无法形容,这是一颗孤寂的心,也许等待着希望,也许等待着死亡,期待着有一天头发和血肉都化成了灰烬,就这样在天空飞舞,就可以永恒的沉默再也不需要去想,去问,品尝着寂寞,给自己括一个弧里面填上一个谜一样的答案,或者是一团烟雾,一吹就散的那种。好像始终都在追寻着,追寻着······人生却没有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背对着莫尚谦,我挥了挥手。我知道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这一次的机遇就想一次偶然,我们都有各自的方向。于是我潇洒的对着莫尚谦挥手,却没有回头看他一眼,不想看他或是平静或是忧郁或是期待他想念的人的快乐的脸孔。

    就这样散了吧!我心中有个声音说道。我把自己丢在一个空间,创造出无数个世界,一扇门一扇门,都掩喻着奇幻。可以今天选这个,明天选那个。开篇都已部署好,自己设置的自己明了,可一个一个都是虚幻,一个一个都可以破灭。

    我知道,有一种缘分仅止于此。莫尚谦和晏清。

    后来当生活一成不变的进行着,天空一成不变,季节一成不变,我感到枯燥,乐趣便是写写文字,可文字也不是那么容易写的,文字越写越寂寞。于是我就更加不敢深思,以免那些静夜都独自失眠,有时从窗里向窗外望,一望就是一整天,什么变化都在固有变化,于是变化也就平淡。

    花样少女的年纪笑是灰色的,眸子是凝郁的。心是被动的,于是我不解。我问叶子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叶子颤抖了身躯,我问洋娃娃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洋娃娃幽幽的盯着我,我问萤火虫为什么会这个这样?萤火虫钻进草丛。之后它却领回它许多朋友,围着我圈出一个圆。那一霎,我的泪止不住了,我不再问为什么,也不问自己那永远沉默的影子。

    后来,当我怀着复仇的心回归一个不属于我的家,父亲不爱我,继母只会想我死去的冷漠的家中时。

    当我利用一切手段把姐姐的未婚夫抢走,当姐姐哭着求我,继母为父亲递刀,父亲双目充血想要杀死我的时候。当我挽着姐姐的未婚夫和他一起吃饭,一起上街,一起看潮起潮落的时候,我总会想起那个叫莫尚谦的像阳光一样温暖的男生,那个我叛逆青春时候喜欢过的唯一的一个男生。那个大男孩,像逐日的夸父,追逐着他爱的女生。

    还有啊!我那再也不能回头的生命。后来总有一个梦在午夜里回荡,那是一个午后当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时候,莫尚谦为我披上一件他的外衣,之后,很久之后我再也没感到过冷冽的滋味。

    当姐姐的未婚夫,问我是不是爱着他的时候,当他问我,我的眼睛是不是在看着他的时候。我认真的看着他,看着他的瞳孔,看尽他瞳孔深处,忽然我亲吻他的眼睛,那是一双神似莫尚谦的眼睛!

    我吻了吻他的眼睛,然后我对他说这辈子永远不会对莫尚谦说出口的话,对着那双神似的眼睛,很认真很执拗的说:我爱你。于是,他像我求婚,他告诉我他也爱我。我笑了,之后我接受了他的求婚。当夜总想留下来什么的时候,笔尖落下空白。一息太静,象海;一息暗涌,象海。

    可是莫尚谦,你知道吗?曾经,我爱过你,那么倔强、叛逆、无声、深深地爱过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