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零六章 故人归来

    “巧!真是太巧了。”丰瞿摸着下巴笑脸起来,“不知道会不会是那个女人!我总觉得是她的可能性很大!”毕竟那个女人在破解那件蓝宝石项链失踪案的时候是那么灵敏而智慧的。

    “地址!”丰瞿说道,一手伸出,那人递出雪儿事务所所在的位置。丰瞿有些迫不及待的说道:“那么我们去会会那位可能是故人的侦探吧!”

    丰瞿站在接到外面看了看“惊鸿侦探事务所”这几个大字,然后走进里面。

    “雪儿,好久不见!”丰瞿站在门口对着那个半侧身子看杂志的女人说道。

    “丰总!”雪儿回过头带着惊讶,说道:“见到您真高兴。您是有什么事委托我吗?”雪儿眼里只有事件,其余的一概靠边站。

    “有些事想请教雪儿。”丰瞿笑着说道。

    “不敢当!里面请。您能光临此地,真是蓬荜生辉呀!”雪儿迎过去也笑道,这种客套话谁不会说,雪儿才懒得理丰瞿这把戏呢!

    丰瞿坐在沙发上,雪儿问道:“您喝什么?”

    “什么都可以。”丰瞿随意的说道。

    “那就普洱吧!”雪儿去另一边准备茶水,没多久端出来两杯茶,一杯放在了丰瞿面前的桌子上。

    “有什么事情?”雪儿坐在沙发上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更何况对方已坦白有事,那这事依照雪儿多年来的经验来看多半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丰瞿这个人看起来就跟个老狐狸似的,狡猾的很。

    丰瞿把一沓照片放在了雪儿面前,笑意盈盈的说道:“这些可是出自雪儿的手笔?”

    雪儿拿起来,一张一张的看起来,只觉得越看越眼熟,于是咧嘴说道:“这照片拍的真漂亮!不瞒你说,这些照片是我照的,你看把你拍的也这样英俊潇洒!可是这些定西怎么在你手上呢?”雪儿放下照片,肯定这些照片是从她拍下的录像里面弄出来的。

    “那是因为有人把它放到了我的办公室桌上。”丰瞿吹了吹茶水,曼斯条理的说道。

    “嗯?”雪儿要笑不笑的问道:“你说这东西在你的办公室桌上?”雪儿开门见山说道:“看样子您什么都知道了吧!”

    “对,李立找你调查了她的老婆,知道我是她老婆的偷情对象。所以,”丰瞿放下另一张纸,雪儿拿起来看了看,俨然是那样帖满字的纸。

    “他勒索你了?”雪儿惊讶的说道,“这个看起来没什么胆量的人,竟敢勒索你?哇塞!”雪儿摇摇头,“真没看出来!兔子急了也能咬人。”说完还认真的点了点头。

    把东西放下,雪儿问道:“所以,你来只是来向我确认这种事情的吗?还是变相的问罪?说起来你也真是酸辣苦甜什么都吃,连公司下面人的老婆都勾搭上了,丰总倒是不忌口!人家这样做,也是事出有因,这件事说起来也是你不忒的不道义了!要知道我是个侦探,他来委托我,他付钱我自然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了!”雪儿无所顾忌,想起什么便说什么,一点也不在乎丰瞿有没有脸面这件事情。

    丰瞿见雪儿这幅样子觉得好笑,这人很有意思,于是摇摇头,说道:“都不是。至于他那老婆,是他老婆自己找上的我,无非是想攀个富贵人,就连做别人情人也愿意。我见她还有那么点姿色,又是人妻,自是别有一番味道。”丰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不过是你情我愿罢了!”

    雪儿嗤之以鼻,却并不表现出来。“好个你情我愿!所以说呀,丰总你是自找麻烦!活该人家勒索你!老话说的好,苍蝇不沾无缝的蛋!”雪儿嘻嘻哈哈的说道,然后端起桌上的茶慢慢饮着。心中暗骂:人渣!连人妻都搞!还能不能更道德沦丧一些!

    一抬起脸雪儿又挂上招牌式的笑。雪儿穿着一件红色的上衣,下配一条白色长裤,蹬着一双高跟鞋。乌黑的长发,有一半束在脑后,一半自然的披散下来。整个人透着精明能干,和清爽干净的味道。丰瞿咂摸咂摸嘴巴说道:“雪儿风情更胜之前了!”

    雪儿眉毛一挑,想这个人多半又是动了什么不老实的心思了,也不多去计较笑道:“多谢!”

    “其实这次来更多是是为了见见故人。”丰瞿把来意告诉了雪儿。

    “故人?”雪儿感到自己的牙有些酸。自己能算是他的故人!

    聂倩倩这时候从外面推开门颤颤巍巍的进来,脸上一片苍白,额上一头虚汗。

    雪儿激动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小跑了过去。“你怎么了?你不会是今天去了吧?你怎么没叫上我呢?不是说了我会陪在你身边的吗?”看着聂倩倩小脸惨白,雪儿心中着急。“我送你进去躺着。”

    丰瞿看着那个许久不见的人,找了那么就居然就在雪儿身边,还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就这么意外的被他撞见了。丰瞿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张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聂倩倩一听这声音腿下一软,整个儿人儿倒在雪儿怀里,雪儿“呀”的叫了一声。聂倩倩目光幽幽,泛着恨意的看着丰瞿。

    雪儿回答丰瞿说道:“抱歉,她现在身体很不好。我先送她进去休息。”说完就扶着聂倩倩走回房间。把她安置在床上,“你有什么需要的吗?我帮你准备。”

    聂倩倩摇摇头,“不用了。”

    “很痛吗?怎么办呢?”雪儿见她冷汗刷刷的流,心中泛着心疼问道。

    “没关系的。”聂倩倩扯扯嘴角,推推她说道:“你出去吧,外面不是还有客人在吗?”

    雪儿点点头,“我会尽快送走他的。”聂倩倩点点头,雪儿为她关上房门。

    雪儿坐在丰瞿的对面开口,说道:“丰总,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