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零八章 冒险的生

    雪儿觉得自己有些教育后人的味道了,继续说道:“为什么呢?因为这本就是一件令女孩子吃亏的事情,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拥有了几千年的历史,尽管文化里就算接受了一些西方的意识,但还是拥有传统的中国式思维。但是你的情况不同,你是被迫的!我也就在换种说法劝你放开心去接受这件不幸的事,因为她已经发生了,我们没有能力去改变过去,但是我们有能力去预见一些隐患,所以面对隐患的时候我们要学会防患于未然,面对事成定局我们就要活的更加努力,以让未来的生活感到更快乐、幸福。”

    “呵!”聂倩倩笑着捶了雪儿一拳,“你这样子说话让我回到了还在上学的时候。那时候老师也是这么一大篇话,絮絮叨叨。”

    “喔!好呀,你现在又嫌弃我话多了。人家好心安慰你,你还挤兑人家!”雪儿佯装生气。

    “不,我很感谢你。谢谢你在我最脆弱、最需要人安慰、陪伴的时候陪在我身边。”聂倩倩认真的说道。

    雪儿一听,笑了。聂倩倩摸着肚子,“抛开孩子是谁的孩子,单去想那是一孕育在我肚中的生命,却被我扼杀了就觉得一阵心痛。”

    雪儿想说些什么,但是只是迟疑的伸出手,拍了拍聂倩倩的手,没说什么话的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雪儿站在事务所的额落地窗前,点起一支烟,慢慢的吞吐。关于生命,关于生活,这是自古以来就被人设问,被人解答,被人思考的类似于课题的东西。道家也好,儒家也好,释家也好,法家、墨家······反复叙说的也不不过是同一个道理,然而最深的便是如何去做一个人。

    人不是活着像一个人,或者有着人的假象便是人。原始人类最纯粹的人性,一代更替一代,人类的智慧迅速的攀升。这仅仅是文明、基因等因素吗?从率直粗鲁到八面玲珑,这之间人类经历了什么?

    往往藏的最深的,越是事物的真相!而表象,便是用来证明的真相的依据!

    这些天雪儿快要累坏了!不是因为有人委托案件,而是因为聂倩倩的身体经过打胎很是娇弱。雪儿站在厨房里,微着围裙,对着抽油烟机做仰望状。“向外一双芊芊玉手,竟然为了一个小丫头洗手作羹汤!”雪儿颇为不可思议的说道。

    锅里传来咕嘟咕嘟的声音,雪儿掀开锅盖,拿过勺子稍稍的搅拌,看着差不多了,便拿过碗盛了大半碗,送到了聂倩倩的房间。“虽说我做饭的时候少,但好在吃的好东西蛮多的,你尝尝这汤还是蛮好吃的!”雪儿把东西放在聂倩倩旁边的桌子上。

    聂倩倩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要不是她的身体娇气,只能吃自己家里做的东西,也不至于劳累到雪儿。

    “再别说这种话了。等凉一凉你就吃吧!”雪儿不在意的说道。

    一天夜里在雪儿离去之后,几个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出现在了了、惊鸿事务所内,几人进门,直奔那件聂倩倩居住的房间。二话不说从床上扛起聂倩倩,聂倩倩惊诧刚要开口说话,就被一人用东西捂再了嘴上,聂倩倩挣扎了几下,终于昏了过去。

    雪儿的游艇上一个男人站在暗处,只听雪儿说道:“她现在和我在一起。”

    “她还好吗?”

    “不好。”雪儿坐在一边吸了一口烟说道,“被人算计失了身,又刚打过胎,身体也很虚弱。精神以及肉体都遭受了重大的打击,”雪儿咳了咳,说道:“怎么可能会好。”

    之间那男人拳头紧紧的攥着,久久不能放开。“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

    “桔,我很为难。当时她被我从这里救上来,就在你看着的这片海水之下。她有自杀的倾向,我不敢再刺激他,我知道你找她找的已经发疯,若是她再次消失·······所以我答应了她的请求,那就是帮她向你隐瞒。桔,这点上我很抱歉。”雪儿歉意的说道,“而且在能力上我,我认为我也可以很好的保护她不受到伤害。所以我就想也许在哪个合适的契机下,我可以说服她。”

    “现在是合适的契机了吗?”

    “她现在很脆弱,前阵子她和我一起办了一个案件让我回忆起一个伤感的往事,她当时很是伤感,我想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但最近又发生了很多事,我想不可以再拖延下去了,我觉得她现在要尽快回到你身边。”顿了顿,雪儿目光幽幽一闪,“丰瞿,不是个简单的人。你要尽快把她收进你的羽翼下,只有这样她才会完全的安全。”

    “丰,瞿。”许鹤溪的声音渐渐淹如夜色之中。

    之后两人分别,决定把聂倩倩对许鹤溪的抵抗力减到最小程度,然后回到许鹤溪的身边。雪儿回到事务所,却看见事务所的大门敞开着,于是快步往里走了几步,一边叫道:“聂倩倩,你在不在?”走到房间那里,哪里还有聂倩倩的身影,之间房间里凌乱,雪儿明白事情不简单。于是跑出事务所,跑进附近管理出,找出当时街上的录像。确认了这几人的踪迹,雪儿回到车上,发动引擎。一边拨通电话,说道:“聂倩倩被人带走了,我猜带走她的人十有八九是丰瞿派来的人,我把车牌号发给你,你快查一下他们现在去了哪里,我现在正顺着他们走过的路追过去。”车子飞驰而去。

    “我知道了。”许鹤溪挂掉电话,立刻找来人查请车牌号去的地方。没多久许鹤溪拿过查到的地点,对身边的人说道:“带上人跟我走。”一边就往外走,一边给许鹤溪打电话。“他们往码头的地方去了。今天丰瞿在船上办了个聚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