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零九章 智斗

    雪儿收到许鹤溪发来的消息,方向盘一个打转,拐了个弯。笑道:“我可要比你先到一步了!”事实上雪儿一个拐弯就快要到达地方。

    雪儿把车子扔在一边,在码头上来回找寻。这时候有人走到廖静身边,说道:“雪儿,丰总请您上去一叙。”

    “我也正有此意。”雪儿扬眉,点头道。一边走一边给许鹤溪打电话,说道:“我上船了,一艘很漂亮的船。”然后随着那人,走到了一艘船上,在慢慢往里走。走近一间套房,便看见丰瞿无不惬意的端着酒杯坐在沙发上。“欢迎光临!”丰瞿笑着说道。

    “你好呀,丰总!”雪儿同样挂着笑意说道,但是话很快就拐弯,“我今天来是有目的的,丰总咱们开门见山吧!聂倩倩你把她带去哪里了?”

    “雪儿请坐。”丰瞿慢悠悠的说道。然后为雪儿送上一杯红酒。

    雪儿坐在沙发上,说道:“丰总,可以放掉悠悠吗?她连二十岁都不到,而且又不懂事,放在丰总这样的人身边是在是麻烦,不如让我带回去也省掉丰总很多烦恼!”

    “不!不!我并不觉得张小姐是个麻烦。相反她很有趣,总是让我平淡无味的生活充满了乐趣。”丰瞿笑着摇头说道。

    “像猫戏老鼠吗?”雪儿刻薄而诚实的问道。“丰总后院的献花想比不必古代君主的后妃少多少,为何执着这一个不起眼的仙人球!”

    “每一种花都有她独特的味道,仙人球也不例外有她独特的魅力。”丰瞿摇头,不认同雪儿的话。丰瞿对于女人的喜欢自有一种独特的认知方式,他认为各种女人都有其不同的美丽姿态,所以他才会对于各种女人总是充满喜爱。包括现在对雪儿也是有这种感受的。

    雪儿哈哈一笑,说道:“那么个丫头有什么魅力!”

    丰瞿看了看那没动的红酒说道:“雪儿不喜欢这红酒?还是怕丰某下药!”

    “对呀,我怕你给我下药。”雪儿笑着端起酒杯,轻轻的嗅了嗅,“下春药!毕竟丰总是个有前科的人。”说完雪儿举杯,往嘴里送了一口。品了品味道似乎还不错,于是就又多饮了两口。

    “当然了,雪儿也是有你独特的魅力的!”丰瞿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到雪儿身边,望着她那抹红唇说道。

    雪儿抬眸一笑,“丰总,你现在是在挑逗我吗?”

    “是又如何?女人,尤其是美丽的女人,更具可爱。”丰瞿伸出手想摸她的脸,又没有摸,只是虚虚用手指勾出她的轮廓。

    “看样子对于女人丰总有着独特的喜爱!”雪儿半眯着眼睛,无不妩媚的说道。

    “因为这世界上只有女人才可以吸引男人。”丰瞿说着低下头,闭上眼睛往雪儿唇边吻去。突然他的动作顿住了。低下头看见一支手枪抵在她的肚子上。

    雪儿仍带着笑意说道:“丰总的这杯酒如果没添加什么东西我想会更加美味。”

    “你没事?你不是喝了吗?”这杯酒里是加了媚药的酒,丰瞿有些不相信雪儿能没有半点反应。

    “现在告诉我聂倩倩在什么地方?”雪儿笑着说道:“毕竟枪在我手上,你不该让你的人全部出去的。”这房间里除了他们两人再无其他人。

    “你为什么维护聂倩倩?是因为许鹤溪吗?还是因为你也爱着许鹤溪?所以爱屋及乌才多加照顾聂倩倩的?为了聂倩倩你敢只身犯险,这不像你的作风。”丰瞿一点也不着急,颇有挑破离间的味道。

    “我的作风怎么可能仅仅只是几张纸上的东西就能定义的!”雪儿一副你失算了的表情。

    “带我去找她吧!我可不想打爆你身上的任何一处。”雪儿站起来,示意丰瞿也跟着站起来。“丰总,最好不要突然之间记忆丧失。因为我和聂倩倩不同,她不敢杀人,也许连伤害一个人就足够她内疚很久的了,但是我不同,你知道我是做什么的。”说到这里,雪儿笑的极其优雅。

    丰瞿并没有绕路,而是真的把她带到了有聂倩倩的一间房里,聂倩倩手脚被绑在床上。

    “绅士是不可以这样对待女士的。”

    “她刚打过胎,我不想她太过于折腾坏了身子,所以才绑住她的。”丰瞿说道。

    雪儿看到聂倩倩那么狼狈的样子,说道:“解开吧!”

    丰瞿走过去,为聂倩倩解开绳子,聂倩倩一巴掌抽在丰瞿的脸上。雪儿在后面看到咧咧嘴,一定很痛的吧!然后对聂倩倩说道:“快过来!”

    丰瞿仰起脸,没有半点生气,“你们走不掉的,这个船上到处都是我的人。”

    “我没有说过我有带帮手吗?”刚说到这里就听到外面一阵声响,紧接着便看到许鹤溪带着人赶过来了。

    雪儿忍不住埋怨:“哎呦!你可不可以再慢一些!”

    “桔!”聂倩倩有些吃惊的看着许鹤溪,瞬间感到有那么美好的快乐,但是又有些忧伤。

    许鹤溪走过来一把抱住聂倩倩,“再也不要离开我了,好吗?”

    沉默很久,聂倩倩哽咽的回答道:“好!”

    “丰总,你的穿上恐怕有不少贵人的吧?如果把事情闹大了,我们是无所谓了,倒是丰总········”雪儿说着顿了顿,“在闹下去对你也的不好多少好处了!你也不想面子里子都丢光的吧?”

    丰瞿心中暗自思量:今天失算了,本来想把俩人一起弄走的,但是现在看样子,是没有办法了。

    丰瞿十分不想让这次机会错过去,但是没有办法。让人把路让开,许鹤溪瞪着丰瞿,恨不得要把她撕吃了。雪儿抓住他的手拉了几次都没拉动,“这是他的地盘,能活着走出去就不错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还不走!”

    走出去雪儿一看,对面那只游艇怎么那么眼熟,再仔细一看,那不正是自己那艘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