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一十章 归去

    好家伙把她游艇开出来了!雪儿跳上游艇“哼”了一声。心中有着很大的不满意!他人不知,这个游艇可是雪儿十分喜爱的。

    丰瞿在对面,看着那艘游艇转弯。突然说道:“开枪!身边的人对着游艇猛的一阵枪击。

    雪儿惊呼,“快趴下!”只听耳边枪声不断。

    雪儿抬头,突然看见丰瞿拿过手枪,瞄准许鹤溪,“砰”的一枪。雪儿握着手枪“砰砰”两枪枪,两颗子弹在空中爆裂,后来的那一颗打在丰瞿的手上。看着对面地上留下的鲜血,雪儿眼中泛着嗜血的目光,对着丰瞿身边的枪手一阵射击,枪枪必中。但是却都没有打到对方的要害,雪儿枪头再次对准丰瞿。“砰砰········”的几枪,众人连忙护着丰瞿不受伤害,但是却见除了第一枪的伤之外再无伤处。

    “她是在示威!她是在警告!让我们不要再开枪,否则死的会是我,会是你们!”丰瞿一字一句的说。“果然是个从不手软的女人!放他们走吧!”说完转过身往船里走去。

    雪儿送了口气,大家也放松了不少。海上又恢复了原本的平静,游艇往回去的路上行驶。可是,没多久甲板上传来雪儿的声音,声透半个天际!“啊!我的爱艇呀!许鹤溪你为什么要开来我的爱艇,你这杀千刀的。”紧接着传来一阵有什么落水的声音,以及聂倩倩惊慌失措的叫喊:“桔!”

    可见,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此言不虚呀!

    再后来,因为许鹤溪和聂倩倩已经和好了,于是聂倩倩便和雪儿分别了,一时之间看着这个空荡的房间雪儿还有些微微的不适应呢!

    广袤的天空,星星点点,阳台上一对璧影。似乎一切都是为了这一刻,枯枝长出了绿芽,月季结了花骨朵,就连阴霾的天也翻了新的一页。湛蓝,湛蓝的。穿过阳光的那些往事啊!都随了风,都掩埋黑土之下了。那些怨啊,那些恨啊!那些忧啊,那些愁啊!那些欢笑和泪水,似乎都是为了这一刻,为了这一刻,凝聚成亘古不变的思念了。于是,这个季节变的更为炽热,更为绚丽。

    聂倩倩依偎在许鹤溪怀中,仰着同一片星空。许鹤溪揽着聂倩倩的腰,一手扶住围栏。大概没有比这更美好的时刻了,心贴着心,不需要言语的交流,他们却了解彼此内心的感情,与想法。

    聂倩倩想如果自己能够早些放下岂不是更好,如今折腾了一圈,最后她还是他的,他也还是她的。可是在这之前,他们彼此之间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了。

    聂倩倩分外享受这种时光,心中有所念想,于是往许鹤溪的身边依偎的更加深了。聂倩倩心有感触的说道:“我好喜欢现在这个时刻。”

    “我会让你喜欢每一份每一秒和我在一起的时刻。”许鹤溪吻吻聂倩倩的额角,接着她的话说道。

    聂倩倩笑了,说道:“想不到几年不见,你倒是学会了甜言蜜语。从实招来,都对谁用过?”聂倩倩装作生气的样,娇中带嗔的。

    许鹤溪喊冤,转过身子,抱住聂倩倩的小腰,说道:“哪敢呀!心里只有你这个小东西,每天就想赶快把公司的事处理,这样我就可以尽快回国了。”

    之间聂倩倩抬起头,微微沉默了之后,聂倩倩说道:“当初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一直不明白你不告而别的原因。是什么原因,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吗?我想知道了!我现在心里只有你,所以告诉我吧!我不会在无理取闹了。”聂倩倩把脸埋进许鹤溪的胸口,为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而感到懊恼。

    “说来话长,听我慢慢告诉你。你只知道我母亲离开了我父亲,却不是知道这之前还有故事。这要从我继母做了我爸几年情妇之后,抱着孩子来我们家,说起。”许鹤溪牵着聂倩倩坐在椅子上,慢慢的说。聂倩倩很认真的听,不想错过任何事情。

    原来,当年许鹤溪的继母曲薇在做了几年的情妇之后,却不再甘心做情妇,于是在某一天曲薇打定了主意,抱着她偷偷和许鹤溪父亲生下的孩子找上了他们家,许鹤溪的母亲一看孩子只比自己儿子小四五岁,当是就崩溃了。自己被人哄骗了这么多年,竟然不知这人早就不爱她,连孩子都这么大了。

    曲薇使劲手段,许鹤溪目前不堪许鹤溪这样侮辱自己,于是和吴父商议离婚,此后定居国外再不回来。曲薇顺利上位,带着孩子过着吴家太太的日子,风光不已。但是许鹤溪不甘心,他本来以为父母是因为没有感情才分开的,哪里料到是父亲和另一个女人好上了,才让母亲黯然神伤。于是几年前,知道事情的原委,许鹤溪决定出国闯荡,许鹤溪母亲的娘家只有许鹤溪母亲这一个女儿,于是许鹤溪母亲娘家公司上绝大多数事务全权交由许鹤溪负责,为了回国与继母和继母的儿子争夺吴家的财产,许鹤溪在国外磨炼自己。

    早在多年前许鹤溪就发现曲薇对吴家的产业多有觊觎,许鹤溪决定绝不可以让曲薇和他的儿子拿到半分吴家的东西。

    在国外那些年,母亲常年郁结在心,身体变的越来越不好,所以只能交由他一人搭理,幸好那时候出现了雪儿,雪儿也不知是奇才还是怎么,总之在她的帮助下许鹤溪渐渐把公司运作的越来越好。就这样几年下来,许鹤溪与雪儿之间奠定下了很深厚的友谊。

    “所以现在我在能力上可以说都是惊鸿帮我提升了很大,就连之前突然离开我那会,还是惊鸿帮我打理的这边的事物,不然吴家的一半权利早就不在我手上了。”

    “那现在呢?公司上面的事你还还能处理的来吗?”聂倩倩有些担心。

    “已经全权在我的掌握之中了,吴家的东西迟早是我的。”许鹤溪野心勃勃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