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一十二章 诡异家族之一

    第九百一十二章 诡异家族之一

    这个女人,丰瞿想起雪儿,嘴边勾起了笑容。这个女人勾起了他的兴趣,让他想要,却还没有到手的女人,丰瞿越想越觉得兴奋,觉得有趣味。

    餐桌上雪子坐在丰瞿的一旁,慢慢的为丰瞿不布菜,雪子自己却吃的很少,但是每次看到丰瞿吃的时候她就会露出好看的酒窝,一副满足的样子。

    她是喜欢这个男人的,很早就喜欢了。忘记了是怎样的一个季节,怎么的一种悸动,她似乎是忽然之间爱上了他,但是当初的她并不知晓得这种感觉,知道后来,她嫁给他做了她的妻子很多年过,她回忆起往昔,才恍然觉悟,她爱他!大约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怎么想却也想不起来,也想不出个为什么。只是这些年下来,雪子只觉得只是爱他的那种感觉,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感情、自己的经历,她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她庆幸上天让她遇见了丰瞿,更让她爱上了她,可以让她为他做很多事情,尽管丰瞿并不爱她,尽管她知道丰瞿在外面有数不清的女人,尽管她曾经无数个月夜,无数个枯寂的日子里,她怨恨、痛苦、无奈,但是她更没有办法去阻止他,正如她不嫩个强迫他爱她一样。

    所以夫妻多年,她装作一切都不知道的样子,只是为了还可以一如既往的和他生活在一起。所幸她还有一个2岁 的儿子,很多时候她也能从丰瞿那里得不到的感情,儿子可以用他简单纯洁稚嫩的喜爱来填补她生命中一部分的空虚。

    丰瞿有情妇事实并没有经过可以的隐瞒,但也没有到对雪子说出过的时候。所以丰瞿认为尽管他什么没有说,雪子大概有些许的察觉到,两人对待这件事就这么的保持着缄默的态度,谁也不曾先提起,丰瞿是没必要提起,雪子是不愿提起,提起就意味着战争的爆发,更何况这是一件不可以改变的事实,丰瞿不会放弃自己想要的,而自己又离不开丰瞿。所以,她唯有忍耐,却又暗自嫉妒着那些女人。

    第二天丰瞿突然好心情的,陪着儿子玩起了玩具,在那间儿童房里,父子俩很快乐的玩着。雪子,端着一碟水果,站在门口看着,嘴边挂着淡淡的笑。

    这种时光是很难得的,丰瞿很少在家,更莫说是陪着孩子玩游戏了。一家三口,两个在屋子里玩耍,一个就这么站在门外看着,两方都没觉得自己有多累。雪子实在是不想打扰这对父子快乐的时光,可是见丰瞿累的额头出了汗,想是从没有这样和孩子玩过,所以有些不知所措吧,于是雪子端着水果出现。

    一边雪子又拿过手绢轻轻为丰瞿擦着额头的汗,丰瞿看了看雪子,觉得她有多大趣味,但是如果让他舍弃雪子去娶别的女人,他却是不愿意的。因为雪子,很懂事,从不让他操心什么,雪子又识大体,让他很有面子,同时雪子还很温柔,每次和雪子在一起他心中总是很平和的,尽管有时候他会刻意的去生气,不过是想看看雪子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反应。

    “玩的开心吗?”雪子抱过儿子,轻轻的问道。

    小孩子再雪子怀中乱挥手,想要去找丰瞿,雪子一看便明白了,说道:“顽皮!你看爸爸已经很累了,和妈妈一起玩吧!”雪子哄着儿子,决定要让丰瞿休息一会。

    奈何小孩子不乐意,丰瞿见儿子急了,边说:“我和他玩,你去忙你的吧!”

    雪子有些为难,她多少是有些担心的,于是小心的问道:“你没问题吗?这小子很调皮呢!”

    “小孩子,能怎么调皮?刚才和他玩的时候我才发现这孩子远没有我小时候调皮的厉害。”丰瞿把手绢往地上一方,对儿子说道:“儿子呀,接下来咱们玩什么呢?”

    于是雪子把孩子交给了丰瞿,但是还是叮嘱了一句,“如果有事就叫我。”这段时间里雪子去厨房准备午餐,洗菜切菜,雪子做事井井有序,不慌不乱。丰瞿玩累了于是抱着儿子出来找他妈,就看见雪子在厨房娴熟的准备着午餐,而保姆只是在一边,想要帮忙却被雪子劝退了。

    看着那个安静的身影,忙碌起来确实还蛮不错的这种感觉。吃饭的时候丰瞿发现,这味道做的很和自己的口味,而且依稀和以前每次吃饭时候的味道都很相似。于是问道:“家里的饭一直以来都是你做的吗?”

    雪子抬头,轻轻的眨了眨眼,回道:“是的。不和你的口味吗?”

    “没有,很好吃!”丰瞿表情变的柔和了起来,问道:“怎么会想起自己做饭?家里不是有保姆吗?”

    雪子浅浅的笑了,露出两个小酒窝,说道:“我想多学一些东西,我想多做一些事情。”向更接近你,想为你做更多我想做的事。

    “什么时候开始学做饭的?”丰瞿为雪子夹了一个虾仁。

    “刚结婚没多久就开始了。”因为丰瞿的胃口有些挑剔,很容易什么东西吃的不舒服,所以雪子就想亲自为丰瞿做些什么事情。

    丰瞿惊讶,居然会这样早!自己竟然都没有发觉过,原来这些年家中的饭那么可口,竟然从来不是厨子做的,他还以为他这次终于找了一个很不错的厨子了呢!

    阳光四散,各种景色都因为阳光而更加严厉,阳光在空气中折射出好看的颜色。

    一处远离市区的······大概是村庄之类的吧!一户坐落在······雪儿抬头望去,便见对面青山隐隐,大概类似深山老林之类的地方吧!

    雪儿仰头望天,脚蹬黄色土地,把她白色的球鞋装装点点。“为什么车子不可以上来!”雪儿心中哀叹。为什么要接下这种案子呢?看着这个在前面引路的年约二十岁左右的叫小优的男子。雪儿不禁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