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一十四章 枳子

    后来雪儿得知,小优祖父、在遗书里有确切的把财产分配清楚,后来小优几位叔叔,也因得到了相同数目的财产了停止了内部矛盾。

    “呐,你也在那种深山老林里待了很久了,不如去我那里玩几天吧!”回去的路上雪儿对枳子说道。

    枳子沉默,想了想便说道:“也好。”枳子是个深居简出的,对于外面的世界并不了解很多,也并不熟悉。枳子带着一丝好奇,一丝懵懂,像稚子一样不住的左看右看。

    雪儿见枳子这幅模样笑了,枳子是个很安静的女生,有些神秘,身上有种巫师的味道,大约是她对灵异的东西有特别的感应的缘故。枳子住在一个类似深山老林中的地方,过着类似于古人隐居的生活,她的感情很简单,直白。同时她身上又带有一份都市人很少有的恬淡,宁静的气息总笼罩在她的身上。“没见过吧?这是近几年才出现的东西。”雪儿笑着说道。

    “每一次出来总会发现世界在变化,那么快,新奇的东西又一次一次被更新。很不可思议!”枳子很少笑,甚至是从不笑,但是总可以让人感到她宁静恬淡的气息。这令她的没有笑容的脸也看起来很柔和。

    莫尚谦来到香樟区,找到了那家叫惊鸿侦探事务所的地方。走进来,只见一个头发及耳,五官秀丽的女生站在落地窗前,身上穿着一件紫色的纱裙,肩上罩着一件同色系的纱巾的女人。

    “请问,你是惊鸿侦探吗?”莫尚谦略带迟疑的问道,心中一边纳闷,怎么这个侦探这么年轻,还是个女人?

    枳子转过身,大量了一会莫尚谦回答,“不是。惊鸿在那里。”说着一指厨房的位置。

    枳子走过莫尚谦的身边,然后走到厨房,莫尚谦不自觉也跟了几步,走近一看,只见一个长发的女人身边放着斧子、扳子、螺丝刀各种工具,她正在修理水管。

    雪儿听到身后动静,回过头就听见枳子说:“惊鸿有人找你。”然后一闪身,雪儿便看见了莫尚谦。

    雪儿打招呼,说道:“你好!我是雪儿。有什么事情找我?”雪儿一边说一边手上处理了水管。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尽管她现在的姿态不那么优美,却有几分不拘小节的味道。于是说道:“你好。我是莫尚谦,想让你帮我找个人。”

    “好,我们稍后细谈。请你现在先在外面稍坐一会,我这里很快就好,不会让你久等。”雪儿笑了笑说道。

    莫尚谦点点头,回道:“好的。”

    雪儿又对枳子说道:“枳子,麻烦你帮这位客人泡杯茶的可以吗?”枳子转身走到橱柜那里,准备泡茶。雪儿然后问莫尚谦,“红茶可以吧?”

    “可以。”莫尚谦回答,便在外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打量了一下这个房间,房间除了摆设了一个办公桌并一把椅子,就是他现在做的这个沙发和茶几了。还有一件房间,是关着门的。屋里一切应用设施都具备。

    枳子把茶杯放在茶几上对莫尚谦说道:“请用。”

    “很香,谢谢。”莫尚谦看这个幽静的少女,道了声谢。

    雪儿走出来,说道:“久等了。”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

    “又是招人!”雪儿苦叫,说真的她还真是不太像接呢,却还是问道:“找什么人?”

    莫尚谦掏出手机,调出聂倩倩的照片,“找聂倩倩,就是照片上的这个女生。”

    雪儿挑挑眉毛,看了枳子一眼,问道:“为什么找她?”

    “我们是朋友。但是不久前她却失踪了,而且他们家又破产了,我很担心她会不会出什么事情!”莫尚谦越说越激动。

    雪儿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我接下了。那你准备好委托费了吗?”雪儿一个心眼在打转。

    莫尚谦拿出一个信封放在了桌子上,雪儿拿过来,看了看里面的钱,然后咧嘴一笑。“那我就收下了。”然后把钱放进抽屉中。转过身说道:“聂倩倩我想她现在过的很好。枉费你这么苦巴巴的寻她,你可以安心了。”

    莫尚谦站起来心脏快速的跳着问道:“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聂倩倩现在和许鹤溪在一起,具体在什么地方,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再查一查。”雪儿喝了一口茶说道。

    “告诉我她在哪里,好吗?”莫尚谦急急地说道。

    “没问题,等着。”说着雪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却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原谅她刚才没有把客人的名字记住。

    “莫尚谦。”莫尚谦回答。

    雪儿点点头,电话那头接通了,只听雪儿硕说道:“小悠悠呀,你回国了吗?这里有名叫莫尚谦的委托我寻人,寻的人是你,现在他说想要见你,你觉得怎么样?”雪儿口吻轻松的说道。

    聂倩倩在电话那头一听,差点没有跳起来,急急地说道:“见,要见!他现在在你那里吗?”

    “是呀!”雪儿看了莫尚谦一眼回答道。

    “我这就过去。”聂倩倩快速的回答,然后也不等说再见就把电话匆匆的挂了。雪儿拿着电话,嘟哝道:“急的倒是不轻。”

    莫尚谦见雪儿和聂倩倩通电话,又用那么熟稔的口气,“你们是认识吗?”

    “认识呀!”雪儿直接回答。

    “那你也好意思收人家委托费!”这之后枳子在旁边轻轻的说道,没有喜悦没有悲伤,却也不觉得这人冷淡。

    “生意归生意,我不能因为私人的事情就坏了我的规矩。这是原则!”雪儿脖子一挺说道。

    枳子瞥了雪儿一眼,眼角波光荡漾。莫尚谦倒是不甚在意,觉得只要找到自己找的人那便好。

    刚从外面回来的许鹤溪看到急匆匆而出的拿着背包的聂倩倩,说道:“嘿!你要出去吗?”

    聂倩倩没有太多功夫去理许鹤溪,之间聂倩倩连头也没抬起,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一边急匆匆往前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