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一十六章 再见

    “想到不呀!枳子,你是玩电玩的好手。”雪儿惊叹,看着枳子对着屏幕上的人物射击。

    枳子听了回头,目光清泠的看了雪儿一眼,这时候手却没有停止动作,而是对着屏幕上的虚拟人物一阵射击。雪儿哇的惊叫出来!心中赞叹,不亏是具有灵感的人!

    枳子像个小孩子,从未见过花花世界的孩子。他们玩了很多东西,又走了很多地方去吃东西,尽管枳子一路上都没有展颜,但是雪儿看的出枳子是开心的。枳子就是那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以平静的心情,平静的态度去面对。枳子是那种永远都不会失去冷静的那种女生。

    之后枳子包别,雪儿把枳子送到车站。月台上人来人往,有相聚的也有离别的,有欢喜的也有忧愁的。雪儿对枳子说道:“为什么要这么快回去?有时间你一定要再来呀!”

    枳子点点头,雪儿上前给了枳子一个拥抱,说道:“我会想念你的。”

    “我也是。”枳子声音清泠的说道。

    看着渐行渐远的火车,雪儿想:不知道要再隔多久才能见到枳子了。除非是有什么事件的需要,否则枳子是很少出山的。

    生命似乎已经早早做了打算,为了那场该来却迟迟未到来的离别。而初春的采集的那片粉花,为得是能留下那一片芬芳的记忆和暖怀的柔情。那些收集的青涩的柳叶,好像镌刻再心头刀剐不去的峨眉。那滴收下的迎风飘落的泪水,笼在掌心,尽管它晶莹剔透,美好无瑕,却不能不消融。但生命遇见的很多人,很多的风景,很多的事,似乎都是这个样子,尽管它消融于视线,却永久的弥留在那所空荡的心房。

    现在是时候该告别,现在是告别的时刻了。莫尚谦望着这个魂牵梦萦的女生,对自己说道。莫尚谦抱抱聂倩倩,说道:“你要保重。我走了!”

    聂倩倩点点头,说道:“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吧?”“会的。”莫尚谦肯定的回到道。

    原来真的有那样一种花朵,如果有一天散落的花瓣一片一片都是去了血色,一片一片都缩成一团,还有某种希望在还盛开的时期,希望有那么一个人把自己夹在书页中,就算年岁已久,就算失去了颜色,也还是使得自己能够记忆起,往昔的灿烂,那香气袭人的味道,就算某一天我们忘了,不再记得那片珍藏的花儿,但是花儿会了解到,会有那么一份感激,感激自己曾经存在过,不过在他心时日长短。

    那些动人的时刻,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美好。直到回到家莫尚谦还处于一种怅然若失的状态。

    “哥,你终于回来了!”随着莫尚谦进门有一道娇嫩的声音喊道,随之从楼梯上跑下来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女生,红褐色的卷发扎出一对双马尾,只见她一蹦一跳的走到莫尚谦面前。

    “宛儿,你回国了?”莫尚谦有些惊诧的问道。

    “我再不会来,你就死定了!”程宛儿盯着自己哥哥的脸狠狠的说道。

    “说什么呢!”莫尚谦呵斥,往沙发那边走过去,一边问道:“那爸妈回来了吗?”

    “爸妈没回来。只有我自己回来。”程宛儿跟在哥哥的身后,也一起坐在了沙发上,看着哥哥一会然后说道:“哥,你去看看落莉姐姐吧!她出事了。”

    “落莉?”莫尚谦疲惫的靠在上发上,本来他闭着眼睛的,但是一听程宛儿的话,立刻就张开了,坐起身子问道:“落莉怎么了?”莫尚谦恍惚记起,自己离开那一次还和周落莉在一起的,这才多久怎么就出事了!

    “你不知道吗?你怎么可以不知道!”程宛儿声音高了起来,有些指责的味道对着哥哥说道:“落莉姐姐出车祸了!而且是因为追你,才出的车祸。你竟然什么都不知道,实在是太过分了,还有这么久你到底去哪里了?还让我给你打钱,要不是你要我给你打钱,我也不会好奇你在做什么,于是打电话给落莉姐姐,但是是周佳尔姐姐接的,她告诉我落莉姐姐出车祸了。”

    “什么!”莫尚谦惊讶,“怎么会这样!”

    “还不止这样,她还失忆了!”程宛儿的话就像一个一个深水炸弹,让莫尚谦接受不了。

    “你说什么?失忆!”莫尚谦觉得脑子有些晕,一手撑住额头。“等一下,让我想一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天周落莉追着自己一起出来的,后来怎么了?后来自己坐上车就走了,至于周落莉后来怎样他根本就不知道,难道就是在那个时候周落莉出事情了!

    莫尚谦弯着腰,头往下狠狠的撞在茶几上。一切都是因自己而起的,这都要怪自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着急想要去找聂倩倩就不会让周落莉受伤了!

    程宛儿见哥哥懊恼的用头撞茶几吓了一跳,惊的喊了出来,“哥,你怎么了?别这样,哥!”然后一把抓住莫尚谦的身子,不让他再撞。

    “落莉现在还好吗?”莫尚谦声音无不凄凉的问道。

    “怎么可能好?刚进医院的时候浑身是血,差点就,”说到这里程宛儿停下没再说下去,而是说道:“幸好,抢救过来了。周伯父、周伯母直说只要人活着就好,你想是要有多大的绝望才会这样说这种话。”程宛儿想起自己去医院探望周落莉时候的那景色,周家二老既幸运周落莉活下来,又悲叹她失去记忆的这一事实,却仍忍不住感叹:活着就好。

    “你知道落莉在那个医院吗?”莫尚谦转头问道,满面的疲惫,满面的愁容。

    “我知道,你要去吗?”程宛儿问道。

    “是的。”莫尚谦站起来,“我去冲洗一下,再换个衣服就去。”

    “今天就去呀!”程宛儿觉得哥哥刚回家就立刻动身,实在太快了,但是看哥哥快速上楼的身影回答道:“我知道了,等一下我带你一起去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