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一十九章 王子画画

    第九百一十九章 王子画画

    莫尚谦听话的抬起头,周落莉很轻易的就看见他眼中那深深的愧疚之色,周落莉对莫尚谦说道:“你不要向我道歉,虽然我也有了解到我出车祸的一些原因,但是你看我现在已经失忆了,所以当时的我究竟是怎样一种情况我自己也不清楚。所以你也不要再自责了,那只是个意外。”

    莫尚谦眼中的悲痛更深了,说道:“那怎么可是是个意外!如果那是意外也是一个可以避免的意外,是我的错!”

    “你就不要再自责了,你看我现在很开心的。你看我现在连老公都有了!”说着拉起柏林对莫尚谦说道。“所以,说不定这就是我命中注定的呢,注定我死里逃生,必有后福。”说完周落莉说完就哈哈的笑道了。

    “你好,我是落莉男朋友,柏林。”柏林和莫尚谦打招呼。

    “你好,我叫莫尚谦。”莫尚谦也简单的介绍了自己。

    “听说你是我的青梅竹马?青梅竹马似乎感情都挺好的,那么我们还做以前的青梅竹马吧,好吗?不开心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看我现在也很好呀!而且如果不开心的话,我也不知道要怎么不开心,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去怪你,怎么接受你的道歉。”周落莉天真乐观的对莫尚谦说道。“所以,你就当是放过我,我们不要再提这些事情了好吗?”

    周落莉越是这样说放下,莫尚谦的心就越是不能轻易的放下,他对自己的自责愈加的深了。莫尚谦的心就像被什么重重的堵住了一样,无论怎样都没办法去释放心中那股莫名的情绪。这种感情压抑的让他很痛苦。

    于是莫尚谦便想到想要用什么办法尽力的去弥补周落莉。

    雪儿坐在事务所的椅子上,转一圈,转一个圈。最近的生意似乎有些冷清,连上门委托她事情的人都那么少。之前有聂倩倩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还能东扯一句西扯一句的,再不济聂倩倩走了之后还有枳子,虽然枳子话少,但是也聊胜于无,现在呢?看着这个只有她一个人的房间,雪儿有些无聊,又转了一个圈。突然她停下来,既然得了清闲,不如去看看那个人好了!

    雪儿想到这里,腾的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跳着如同花蝴蝶一样回到卧室,找出一件孔雀蓝的裙子,然后对着镜子又整理了一下妆容,头发她挽了一个好看的发型,整体看起来她既美丽优雅,又玲珑动人。

    雪儿走过,裙摆下面就画过一道美丽的弧线。

    “嗨!美丽的小姐,你来了。”男人从一片画中抬起头,像在一片画的海洋之中,他自由,快活,美丽,是的!画和在画中的他都是美丽的!他的目光没有焦距望着前方,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

    这一间坐落在街尾,少有人注意到的画廊,画里面的署名都是同一个名字,斯比。是个混血儿。一个优雅,柔和的男人。

    雪儿笑,连眼中都闪着细碎的温柔的光。“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你身上的香味我已经熟悉了,而且你也没有变过。你知道的变成瞎子,使得我其别的感官对于外界的感受变的更加集中了。”斯比如是说道,并没有因此过分的伤感。

    斯比的眼睛是在他十二岁的时候失明的,在这之前斯比是跟着他父亲一起学习绘画的,他的父亲据说是一个小优名气的画家。后来斯比失明后,就把生命中的所有感情倾注于绘画上,再后来父亲去世,这使得斯比更加孤独。

    大约十年前,雪儿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结识了斯比。那时候他在一在街道的边上,四周摆放着不同风景的画,那是雪儿第一次注意到他,一个瞎子画的画。雪儿走过去惊奇的发现那些画很美,尽管当初他的技法和用色都过于稚嫩,但是却透出自由,雪儿发觉她的灵魂竟然可以与这些画沟通。很显然,这人的画有灵性。唯有真挚的东西才足以打动人的内心。

    当时其中一幅就被雪儿买下来了,之后雪儿总会有意无意的光顾这人的生意,每一次都会买有一幅画,如此一来,两人渐渐从陌生人变作了熟人。斯比是个很有修养的画家。雪儿很爱亲近斯比,每一次也是借着买画的借口来接近斯比。因为除此之后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来相处。

    “你应该多吃一些,好像又瘦了。”雪儿看着画中的人,有些心疼的说道。

    “每顿饭我都吃三大碗,已经很多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不胖。”斯比也颇为无奈。

    对于斯比雪儿是有不为人知的情愫的。和斯比在一起的时候雪儿总可以感觉到放松,好像温柔的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暖暖的。但是这种倾诉,她却不敢开口。是埋藏太深才查不出因原?是团聚太浓郁看不透本质?叶子呀!翩飞、飘落,惊扰了一池静水,那些心事呀!某一天也许会裸露,小心翼翼的,不被察觉的,太阳刺穿云朵的时刻,流淌忧欢嗔痴离合。橱窗里呆坐著,飘过灵魂熟悉的,因不能倾诉,散发‘它’苦涩的味道。

    这种情愫雪儿不敢对斯比倾诉,她要怎么说?难道要吓走这个如和煦一半温柔的男人吗?一方面斯比又让雪儿感到怜惜,很奇怪一个女人竟然会对一个男人产生怜惜之情!

    雪儿看到一幅画,一池水中盛开着类似于莲的某种植物,绿的粉的叠加着,整个画面一半处于朦胧,美中,一半粉绿荷与叶点点,很是美丽。雪儿拿过这幅画,“我想要这幅画。”雪儿坐在斯比身边,歪着头说道。

    “好!”斯比溢着温暖阳光的浅笑说道。

    只有接这种方式来见他,喜欢着她。却再也不敢走近一步,唯恐走近,就会伤害到他。斯比也从没问过她的职业,而她也从未提及,是不想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