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二十一章 惊愕

    雪儿把箱子放在一边,转过头就看见一个,成熟而又冷峻的男人,他的眉骨上面有一道刀疤,却让他本就冷峻的脸更显得冷酷无情。雪儿说道:“好久不见,雷筠。”

    “回国之后你似乎变的更野了。”雷筠伸出手抚摸着雪儿的头发说道。

    “你不就是喜欢野猫吗!我越是野性,你不就越是喜欢。”说着雪儿笑的极其妩媚,勾住男人的脖子,送上她红艳的唇。

    雷筠右手掐住雪儿的要,一手轻拂着她的脸蛋。似乎很是喜欢也很享受这种送上门来的感觉。很久之后雪儿的头微微的向后撤离了一些,胸口起伏,喘息着。

    雷筠对于雪儿来说是一个特殊的男人,在她的生命中。十二岁的时候她被逐出家门,无处可归,那夜她遇见了雷筠,他把她带走了,训练她、教养她,之后她成为雷筠的第一保镖保镖。然而在十八岁的时候,她同时也成为了雷筠的女人。他们之间没有爱情,雷筠因为欲望而占有她,雪儿则因为无欲所以无所谓被怎样,那时候雪儿是这样想的。

    如果当初雪儿可以预想得到,自己会喜欢一个人,那么她是不是会后悔当初对什么事情都不在乎,会不会后悔当初因为自己的不在乎而轻视自己的身体这件事。雪儿趴在雷筠的怀中,闭着眼睛。

    谁也看不到,谁也看不透雪儿此刻想着什么!没人了解雪儿有着怎么样的想法,她又有一颗怎么样的灵魂。回到别墅,雷筠就迫不及待的拉着雪儿回到了房间。

    雪儿穿着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袍,看着窗外的庭院的景色。说道:“新购置的房子还不错。”

    雷筠翻个身,说道:“你还喜欢吗?”

    雪儿点点头,说道:“不讨厌!”

    雷筠把头埋进被子里闷声的笑了起来。“这就够了!”雪儿走到桌子边,拿起茶壶倒了一杯水,慢慢的她走到床边送到了雷筠的手上。

    雷筠目光柔和的接过水,雪儿转身走到另一边浴室的房间,雷筠喝了一口水,听着浴室传来水声。换了人过来说道:“箱子里放的什么?”

    那人低声说道:“雪儿设置的密码极为复杂,我们解不开。”

    雷筠看了浴室那边一眼,点点头说道:“下去吧!”雷筠心中自有盘算,无论是什么东西迟早他都会知道的。

    雪儿拿着手巾擦着湿发走出浴室,雷筠似是漫不经意的说道:“我希望你尽快回到我的身边。惊鸿,我需要你!”

    雪儿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需要我来保护你?可是我刚刚看到玲珑了。玲珑的能力足以接替我保护你的位置。”说着人俯身快要贴近雷筠的身上,“而且作为女人,我看得出她也很想为你暖床。”说完雪儿恶作剧般似的直起腰笑了起来。

    “你在吃醋?”雷筠把被子放在床头柜上,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雪儿敛起笑脸,声音轻而缥缈的说道:“我不在乎。你知道的。”说到这里雪儿没再说下去。我不爱你!我们之间没有爱情,只是因为欲望和利益才把我们绑在了一起。

    雷筠沉默不语看着雪儿似乎想要把她看透,这个人给自己的感觉从来就是飘渺的,尽管自己已经占有了她,但是还是没办法掌握住她。对于雪儿雷筠总觉得这个人会在下一秒会突然消失似的。

    雪儿脱下睡袍,背对着雷筠,从地上拿起之前脱下的衣服,慢慢的穿起来。等到穿好衣服,雪儿把头发都笼在左侧肩上。雪儿走近雷筠,低下头吻住了他,然后抬起头露出一个笑脸,说道:“今晚,我就不陪你。晚安。”之后也也不管雷筠会说什么,毫不犹豫的开门,走出去她对着雷筠拜了拜手。

    走到客厅雪儿,看见自己的密码箱,然后拿过来,推着它走了出去。雪儿有特别租了一个房间,是用来专门存放从斯比那里买来的画的。只见雪儿走进房间,入目的便是一副又一副美丽的画作。

    雪儿在房间里把已有的画,挪了挪地方,然后把这幅画放在了合适的位置。雪儿后退几步欣赏般的看着这幅画,然后再去看另一幅画,走过一幅又一幅画的身边,每一幅画雪儿都看的仔细,认真而缱绻,

    时间、人生、幻梦,刻下了比一指针,更细、更深地痕;刻下了两万一千个日夜,太长太短;刻下了八万四千种烦恼,一叹息间太深又太浅。

    之后雪儿回到房间的中心,突然席地而坐,一手撑在地板上,一手放在膝盖上。连带着笑意把这里的画一幅一幅再欣赏,好像看不够似的,雪儿在这个房间里待了很久。这天夜里雪儿睡着这幅充满画的房间里,次日清晨才回到事务所。

    自从得知雪儿被另一波人救走了之后,丰瞿心中总有种越是得不到的于是想要到手的感觉。丰瞿一方面雪儿的身份,一方面猜疑雪儿背后的势力。

    “老板!”办公室走进来丰瞿的秘书,她面露出着急得颜色。“刚才从丰宅里打来电话,说是您太太身体不好了。”

    “身体不好就去医院,我这里没时间去管她。”丰瞿头也没抬,看着文件说道。

    “听说已经看过医生的,但是好像是很严重的样子。”秘书再次说道,很有不怕死的精神。

    “多严重?”丰瞿听秘书口吻不一样,于是抬起头问道。

    “听说还有几个月的生命。”秘书小心的回答。

    丰瞿腾的站了起来,声音冰冷的问道:“你说真的?”

    “电话里的人是这样说的,具体怎样他们也没交代。”秘书小姐紧张的回答。

    “会议延后。安排车。”说着就往外面走。

    坐在车上丰瞿给家里打电话,家里的佣人却说夫人在医院里。丰瞿于是就让司机拐去了医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