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二十二章 雪子消融

    走到医院就看到雪子,整个人憔悴的躺在病床上。丰瞿走过去,问道:“你怎么样了?你生什么病了?”

    雪子张开眼睛,便看见丰瞿波澜不惊的脸孔,雪子淡淡的一笑,说道:“这下子你以后就不用再看见我了。”

    “乱说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丰瞿抓住雪子的手呵道。

    “医生说我的身体正在迅速衰弱,至于什么病因还没有查出来。”雪子轻轻眨动了一下眼睛,轻轻的说道。“极大的可能性,我会死掉。”

    丰瞿沉默的听着雪子的话,低着头想了一会回答,“不会的!”

    雪子唇边挂着苍白的笑,轻轻摇了摇头,说道:“没得救了,我能够感觉到我的身体一点一点走向死亡。”

    丰瞿不敢相信,这么一个鲜活的人刹那间就变得这么苍白透明。晚上丰瞿哄睡着雪子之后便回到家,刚进门就听见孩子的哭声,丰瞿接过孩子,一霎悲伤涌现。之后丰瞿亲自把儿子哄睡着。吃着家中的饭,丰瞿感到根不是滋味,刚要开口问这是谁做的,却突然想起一直以来都是雪子为他做饭。

    丰瞿突然很好奇,这些年来,雪子都在这个家里做了什么,在他不在家的时候,在他忽视他的时候。

    丰瞿找来佣人询问了一番,原来家中的一切事宜都是她自己打理的,包括打扫和庭院花草的修建,她这样热爱生活,努力的盛放属于自己的光芒。

    自从得知雪子时日不多了,丰瞿的生活上有了一些改变,他不在去那些情妇的房子,似乎是刹那间没了兴趣,他开始减少在外应酬的时间了。每天,每天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去医院陪着雪子,并且还被雪子嘲笑道:“这是迟来的温柔。”

    直到很久之后丰瞿才知道,自己不是没有在意过雪子,而是雪子已经不知不觉融入进他的生活,他的生命中,直到某一天某一天她一消失,丰瞿就发现自己不能离开雪子,再也不能了。

    丰瞿意识到这么久以来,自己都忽视掉了最重要的一份感情,忽视掉了自己的感觉,那么重要的感觉,就好像自己的身体喜欢一种东西,自己的思想却告诉自己自己不喜欢一样。这都是错误的知识害得自己。

    丰瞿捧着一束红色的玫瑰花,刚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雪子坐在床上正在和睿睿玩耍。雪子的笑容极浅极淡,眼中却有永远也不会消退的暖意。

    “睿睿,不要调皮,妈妈生病了。”丰瞿走进房间,把花送到雪子手上,然后抱过儿子对佣人说道:“送他回去吧,他已经呆在这里很久了。”佣人便抱着依依不舍的睿睿离开了病房,雪子抱着红色玫瑰眼巴巴的望着儿子。

    丰瞿把雪子搂在怀中,问道:“喜欢这花吗?”

    “喜欢。”雪子笑了,声音里透露出几分喜爱。

    “会好的,等你病好了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和儿子玩了够了!”丰瞿安慰道。

    雪子靠在丰瞿的怀中,轻轻的说道:“我不怕死。”雪子的声音很好听,尽管生病也只是让她的声音变的有些微小。“只是,我害怕。孩子还太小,没人照顾他。”说道这里雪子的泪忽然就落下了,一滴一滴都打在丰瞿的心上。

    丰瞿抚了抚雪子的头发,“别怕!我会照顾好孩子的。我知道你担心我会因为事业或者是外面的那些女人而忽视儿子,你放心从今以后家庭才是我放在心上的第一位,我会好好照顾睿睿的。所以你也不要乱想,我之前联系了一个医生,他是一个很有权威的一声,也许会对你的病有所帮助。所以我们或许要分开一段时日。你要好好接受治疗,好好看病,一有时间我就会带着睿睿去看你,你不要胡思乱想。”说完丰瞿抱着雪子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雪子,闭上眼,不去看丰瞿。丰瞿急了,说道:“怎么?你不相信我吗?”雪子张开眼,泪水便哗的流了出来,“我信你。”只是我害怕呀!“如果,”雪子刚一开口丰瞿就打断了她,“不要说如果。你怕我会对睿睿不好,还是怕我会给睿睿再找个继母?你放心,我心里现在都是你,没有其别的女人。睿睿无论怎样都是我儿子,我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没多久日子,再丰瞿的安排下雪子坐上了一艘不知命运会倒向哪一边的航班,雪子想自己下一次是会活着回来,还是只回来一具没有灵魂的肉体。

    “惊鸿确定不会再回到我的身边?你确定不要再为我做事?”雷筠拿着电话对雪儿说道。

    雪儿站在事务所的落地窗前,声音冰冷的说道:“我很喜欢现在这种生活,我不想再像过去那样每天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活着。雷筠,我需要阳光。看到这个世界这样美好,看到这么多可爱的事物,我没办法再在阴暗中活着了。”

    “好吧!”雷筠说完便把电话挂断了,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你们查过雪儿上次记得那个房子了吗?”

    “查过了,里面都是画。”一个人回道。

    “拿过来我看看。”雷筠说道,身边有人递出几张照片,都是那天进入雪儿收藏画的房间里拍的。雷筠看的很认真,他发现这些画下面都写着同一个名字,斯比。雷筠看向放在桌子上面的那一沓资料,手随心动,翻开一页便看到一个名字斯比,然后看到一张斯比的侧像。“就是他呀!”雷筠喃喃自语。然后把这张纸抽出来对身边的人说道:“去,把他带来。”

    两天后雪儿收到一卷录像带,当雪儿打开录像带的时候被里面的画面惊到。 竟然是斯比。没多久雪儿就受到了雷筠的电话,“惊鸿,录像带收到了吧?”雷筠用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说道。

    “雷筠,你什么意思?”雪儿坐在椅子上,目光盯着画面,声音冰冷隐约带着一丝隐忍的愤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