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天降专宠:捡来总裁太钟情

第九百二十三章 惊鸿一瞥

    “我只希望你回来我身边。我需要你,惊鸿。”雷筠声音认真的说道。

    “继续做你的保镖还有你暖床的情人?”雪儿嗤笑,问道:“你在哪里?”

    “我以前带你去过的那个山顶,如果你还想斯比可以继续画画的话就来吧!”雷筠看着远方天际,脚下是河流。“用你自己来换斯比!”

    雪儿听完就把天花挂断了,驱车一路向西,两个小时之后来到那座山顶。上面停着一架直升机,雷筠的人,雷筠和斯比都在这个山顶上。

    “我来了!”雪儿看见斯比,眸光微闪。

    “惊鸿你来就代表你是要和我一起走吗?”雷筠和斯比站的位置比较靠近悬崖。雷筠对着对面的雪儿大声说道。

    “惊鸿,是你吗?”斯比听到雪儿的声音,大声说道,他的目光茫然,两手伸向前方,慢慢的移动。

    斯比站在悬崖边上,雪儿看的胆颤心惊,斯比看不到根本不知道周围的环境是有多么糟糕。

    雪儿心中一阵紧张,于是说道:“是我,斯比!斯比你不要乱动,好吗?你所在的位置是悬崖,你知道吗?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所以你不要动好吗?”

    “惊鸿,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斯比疑惑的问道,很显然对于目前的状况斯比根本就不清楚。

    雪儿心中愧疚,说道:“斯比,是我连累了你。你放心你不会有事情的,我会让你安全的回去的!”然后又对雷筠说道:“你要做什么直说吧!我什么都会答应你,现在放开斯比,我和你走。”

    雷筠听到很是高兴,对雪儿说道:“好。”然后对抓着斯比的手下说道:“放开他!”雷筠慢慢的行走,对雪儿说道:“和我一起走吧!”

    “惊鸿,惊鸿你怎么了?你要去哪里?”斯比听到两人间的对话,惊慌失措的问道。两只脚不住的乱走,想要找到雪儿。

    雪儿几步上前,但是却在距离斯比几步远的位置被人拦住了。只听拦住雪儿的人说道:“老板在等你。”雪儿回头看见雷筠已经坐上了直升机,在里面看着她。

    雪儿转过头看着斯比,直升机的那边飞来风,把雪儿的发都吹乱了,风中黑色的发在飞舞,雪儿红色的裙摆也在飞舞。雪儿对斯比叫道:“斯比!”

    斯比听到雪儿的声音,耳朵一动脚步慢慢向着声音的方向找寻。雪儿心惊,斯比身边已经没有限制他自由的人了,但是这样的斯比更危险,因为斯比失明的缘故。雪儿喊道:“斯比你别动,站住不要动!”然后对身边的人说道:“你去把他带过来,把他带到安全地方,并且把他从回去。我现在就走。”说着脚步往直升机的方向走去,回过头雪儿看了一眼斯比,轻声说道:“斯比,再见了!”

    直升机带来的风越来越大,斯比听到脚下方寸大乱,惊慌喊道:“惊鸿,你去哪里?”

    雪儿的不舍的再次回头,却让她胆战心惊。之间瘦弱的斯比因为脚步不稳向后栽过去,雪儿嘶声喊道:“斯比!”雪儿甩开从直升机上伸过来的雷筠的手,飞快的跑过去,超过了另一个要抓斯比的身影。

    当雪儿快跑到悬崖的时候,只看见斯比惊慌失措的脸,以及一双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没有抓住的双手。“斯比!”雪儿一把扑到地上,双手用力一抓,却徒劳的抓住一片空气。

    雪儿往前爬了几步,之间一个黑点迅速消失,再没了踪迹,只余一片汪洋大海。“斯比!”雪儿声嘶力竭,泪水瞬间留下。心痛的无法自拔,在没有比这更令她悲痛的了!“斯比,斯比,斯比!”一声一声雪儿趴在悬崖上呐喊着,不厌其烦的念着这个名字,却只换来了风的呼啸声。

    雷筠被这戏剧性的一幕惊到了,站在直升机的门前,看着这一幕,看着雪儿失去风度,狼狈不堪的为着一个男人,痛不欲生。

    “雪儿!”在雪儿之后赶到的男人,弯腰低声叫着雪儿。然而无济于事,雪儿置若罔闻,整个人,整个世界都沉浸了失去斯比的悲痛中。

    也许爱情从未来过,雪儿知道这种爱情只是单纯的存在于她的世界之中,她知道斯比也许不能爱上过自己。雪儿想。不!她从来也没有问过斯比,到底有没有爱过自己。可悲的是自己竟然从不知道斯比喜欢不喜欢自己。

    雪儿从地上爬起来,坐在地上,泪眼朦胧的看着对面的景色,无论美丽还是怎样都无法入她的眼睛。

    “惊鸿!”雪儿恍惚之间听到远处有什么声音再叫着自己,于是回过头便看到了雷筠,那个冷峻的男人,他正无不担忧的看着自己。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一个。她十二岁的时候遇见他,十六岁的时候做了他的保镖,十八岁她成为他的女人,之后她再也没有自己,从身体到灵魂,她完全的属于黑暗,属于雷筠。

    没有自我,雪儿就这样活着。却因为一场意外,遇见斯比,爱上了斯比。从此以后她有了自己的想法,她想为自己活着,想活的更自我一些。然而此刻,斯比不在了,一切都没有用了。

    雪儿眼中挂着泪珠,毫无感情,毫无温度的望着雷筠。雷筠感到雪儿离他是那么遥远,从过去到现在。不!现在是更加空虚的感觉。雷筠心惊,往前走了几步。

    雪儿站起来,定盯地看着雷筠,一手毫不在意的推开身边的人。她想人生在世,因果循环,欠了别人的总是要还的。雷筠曾经对她伸出过手,所以从十二岁到二十六岁她把自己的灵魂、生命、身体全部交与雷筠。然而现在,斯比因自己落海,欠的总是要还的,现在她欠斯比。
Back to Top